Posted in 佳文共赏

古代大规模城市的卫生怎样搞?

文/大象公会 常有人认为,中国古代城市规模远超西方…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佳文共赏

不关心政治的人不值得深交(转自猫眼)

 文/肥猪满圈 人是什么?人,就是水里的鱼,没错吧…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佳文共赏

贾康:经济下行的原因、风险的认知和2020年的作为

​​本文系贾康先生在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经济形势专家研…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佳文共赏

范海辛:智商高的中国人,为何在科技上一直落后?

我在网络上写文章常偏重于两个话题:一是宣传人类学的…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佳文共赏

贾樟柯:在北美遭遇“爱国青年”,我竟无言以对

《海上传奇》放映之前,我早早出发去电影院。 一到电…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佳文共赏

为什么人类总是免不了立 flag|大象公会

为什么人类总是免不了立 flag|大象公会 大象公…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佳文共赏

郑永年:知识分子争相进入名利场,中国进入“全民弱智”时代

中国知识的悲歌时代 文: 郑永年 无论就中国历史还…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佳文共赏

【转载,作者:闻韶】关了大半年还能健康出来,这是一个奇迹

1906年,法部郎中韩兆蕃前往浙江钱塘县监狱考察。…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佳文共赏

【转载】中国古代为什么没有流行四轮马车?

实际上,中国古代是有四轮畜力车的,但是相对于两轮畜…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