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抛弃的孩子啊,长大啦!(第十幕)

杜家的房子装修考究,家具和地板全都是价格不菲的红木,门的左侧摆了个神龛,半人高的关二爷一身镀金的铠甲,单手擎金灿灿的青龙偃月刀,横眉立目的看着三位不速之客。

       李雄飞笑嘻嘻的冲着关二爷抱拳作揖,说了声打扰。

       侯广善不以为然的斜了他一眼,带着罗杰先上二楼检查杜光宗夫妇的卧室,接着再到楼下察看杜兰兰的房间,而李雄飞把重点放在厨房和客厅。

       杜兰兰的房间在一楼的右手边,房门正对着客厅,再过去是厨房,房间不算太大,跟普通的小女孩子的房间一样布置的很温馨:墙壁、衣橱、梳妆台、书桌都是粉红的色调,被子枕头印着卡通人物,桌子和置物架上摆满了人偶玩具和各种各样的小挂件,都是些比较可爱讨小女孩喜欢的造型。

       书桌的上方放着二、三十本书,几乎全是小说,罗杰随手拿起最上面的一本,是《呼啸山庄》,翻了几页合上,然后径直在书桌前的转椅上坐了下来,一本接一本的翻开。

       侯广善点了根烟,靠在衣柜上,望着罗杰聚精会神的样子,轻声说,“我这个人有个很大的缺点,就是不喜欢看书,尤其是外国人写的,一看头就晕,不然的话,可能厅长都干上喽,呵呵。”

       罗杰咧咧嘴,没有出声,继续翻看剩下的小说。

       李雄飞忙完了自己的份内事,被房间的安静吸引过来,斜靠着房门问,“怎么,有发现?”

       罗杰没有马上回答,而是飞快的翻看完最后一本书,慢慢合上、放下,眼神凝固在面前的一摞小说上,“还不知道算不算发现——杜兰兰看的这些小说的主角基本上都是孤儿,虽然最终的结局都还不错,但无一例外的在成长过程中饱经了磨难。”

       候广善不假思索的说道:“这小孩的家庭环境很不错的,已经算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不该喜欢这种类型的作品吧?不过,也可能是个例外,只是单纯的喜欢。”

       “除非的父母亲不喜欢她、讨厌她,甚至冷落她、虐待她!”李雄飞接过侯广善的话头,“师傅,咱们可没少办过这样的案子,表面上和和睦睦的一家人,生活优裕,可实际上却是,哼,一言难尽。”

       罗杰转身望着侯广善,“侯老,关公像脚边有个小小的佛像,是个送子观音像,而杜光宗夫妇的卧室窗台上恰好也有个送子观音,考虑到杜兰兰的年龄,我觉得这两口子应该有非常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

       “光宗耀祖,哼,看名字都知道想生儿子。”李雄飞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

       “那你说这两口子有没有可能虐待女儿呢?”侯广善盯着李雄飞,如同老师看着学生,“要有凭有据,不准信口开河啊。”

       “有,非常有可能。”李雄飞站直身体,正色说,“我们不妨大胆的假设,假如这两口子把怀不上儿子的责任推到女儿头上,有些脑满肠肥的人,在赚钱之外的智商基本为零,又极度迷信,通常会把什么算命先生、风水大师的话当成圣旨,把责任推到女儿头上既能击中他们心底的痛点,又能不断的骗钱,何乐而不为呢!?”

       “证据呢?”

       “第一个证据是送子观音;第二个证据是冰箱,里面基本上没有小孩最喜欢吃的零食;第三个证据是小女孩的衣橱和鞋柜,不但没有名牌,而且很少新的——师傅,我分析的有没有道理?”

       “总算靠谱了一次。”

侯广善难得夸奖了一句,转头望向罗杰,“小罗,你刚刚在谈到那些小说的时候,用了‘饱经磨难’这个词,记得吗?你昨天晚上在XX县也用了‘饱经磨难’,你说,是不是已经有所发现了?嘿嘿,咱们现在可是一个团体,信息要共享哦。”

       罗杰想了想,“侯老,这样说吧,暂时我只是找到了几颗珠子而已,还没有发现把珠子串起来的线索。不错,我也倾向于把凶手的动机归类到仇杀,但到底是把孩子当成仇恨的一部分,还是给孩子以救赎,实在难以下结论。”

        侯广善从床沿站起来朝门外走去,“看来最后的希望还是寄托在杜兰兰的疯话上了,否则,只能等凶手继续作案,唉。”

       李雄飞走在前面开门,罗杰走在最后,他在客厅门边停住脚步,掏出手机回身拍了张360度的全景照片,然后才走了出去。

       在公安厅大门前跟侯李二人分了手,罗杰见天色已晚,抬手叫了辆的士,去省城最有名的步行街上下八路,在的士穿街绕巷迤逦前行的半个钟头里,罗杰一直紧盯着后视镜。

       随意找了地方让司机停车,罗杰快速开门下车,连续穿过两条小巷,来到一条主干道前,扫了辆共享单车,上车后骤然加速,径直从不远处的立交桥底下钻过去,再沿着绿道越过滨江公园,这才下了车,缓缓步入一条繁华的商业街。

       此时六点已过,马路上的车流如同涨潮般的涌了出来,熙熙攘攘而又喧闹不已的人群从写字楼里蜂拥而出,充塞着街道和马路——都市的夜生活开始了!

       罗杰在人群中挤了五六分钟,最后在一家装潢考究的粤菜馆前停下,习惯性的再次回身打量了一下,确认自己没有被跟踪,才慢悠悠的走了进去。

       报上名字之后,侍者把罗杰引到二楼临窗的一个包间里,身着便装的谷雨笑嘻嘻的朝他点点头,示意侍者离开,然后马上扭头俯瞰街道。

       “怎么,没甩掉?”

       “确认下而已。”谷雨随手拉上窗帘,起身上前抱住罗杰的胳膊,拉着他一起坐下,轻声说道:“专案组的成员可全都是咱们省警界的一流高手,可不是开玩笑的,要是被他们发现我在搞鬼,那可就小命难保喽。”

       罗杰点点头,感慨道:“确实都挺厉害的。对了,还有那个萧然,你的学长,竟然第一次见面就知道我胳膊里装了定位。”

       “萧然这个人城府很深,有点阴。”谷雨皱了下眉头,“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谷雨仰着脸看着罗杰,关切的问,“你到专案组好几天了,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唉,人家在局里竟然什么都问不出来,真是要气死了。”

       “有,而且有很多。”罗杰慢条斯理的说道:“第一,萧然邀请我过来时,说的是算顾问,可等到了专案组,才发现在我的定位上,专案组内部意见其实并不一致,有强烈的反对意见,显然事先没有协调过,我感觉,很像是萧然自作主张;第二,我故意提出些超出顾问职责范围的无理要求,可他们竟然都答应了;第三,他们似乎有意识的让我多发表意见;第四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们安排了相当多的人手监视我。嘿嘿,刚刚从省厅过来的路上,我能确认在跟踪我的就有两拨人。”

       谷雨脸现忧色,“那你现在的结论是怎样啊?感觉好像有阴谋的样子。”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极有可能是他们的怀疑对象。”罗杰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语气格外的平缓,“苦于没有证据,于是放了个‘请君入瓮’的大招,让我自己露出破绽。”

       “不会吧!?”谷雨放开罗杰的手臂,嘴张得大大的,“他们也太异想天开了,不过…”

     “不过他们都是省内一流的刑侦高手,没有点把握,怎么敢这么玩?”罗杰接过谷雨的话头,“我想我可能被人算计了,算计我的人应该不是专案组,而是这几起案件的凶手。”

       “你认识凶手?”谷雨柳眉紧锁,“难道是你之前的客人?”

       “未必是客人,但必定跟我做的梦境调查有关联。”罗杰笑了笑,“我这几天要好好捋一捋,看看谁的嫌疑最大。”

       “我能帮上忙吗?”谷雨急切的问。

       “当然啦。”罗杰注视着谷雨关切的脸,“我每天上下班的路线是固定的,你看看能不能——”

       “我知道了,交通或者治安的监控录像,不在场证明。”谷雨连连点头,表情稍稍放松了一下,“简单直接,最有效。”

       罗杰摇摇头,“我建议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这么简单的事情,那些老油条怎么会想不到?”

       “那你还要我找?耍我啊?哼,人家这么关心你,竟然——”

       “别生气嘛。”罗杰连忙把谷雨揽入怀里,柔声解释:“我是想看看,漏洞在那,这样摊牌的时候才能有所准备啊。”

       谷雨撇了撇嘴,恨恨道:“好,你怎么说都有理,行了吧。”

       罗杰见气氛太紧张了,马上打个哈哈,“其实,这些都是我的推测,未必是真的,呵呵,说不定是我搞错了,杞人忧天呢。”

       “只要有萧然在,就不会有错。”谷雨摇摇头,“这个人不但城府深,而且极其自负,假如案子跟你没有关联,他宁愿破不了,也不会主动请外面的人协助,更何况,更何况——”

       见谷雨欲言又止,表情怪异,罗杰忍俊不禁哈哈大笑,然后替谷雨说出了下半句,“更何况我还是他的情敌!”

       “喂,不要乱讲喔。”谷雨的脸瞬间变成一块红布,“我,我,我跟他可没有什么瓜葛。”

       “可他暗恋你,这,你不会察觉不到吧?”

       “好,就算有又怎样嘛?关我什么事啊?人家又没有招惹过他,是他自作多情。”谷雨不但脸涨得通红,眼睛里竟然泪花闪烁,显然是真的急眼了。

       罗杰见形势不对,慌忙灭火,“我知道,我知道,所以说他是暗恋你嘛。”

       “神探啊你,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第一,我在网上查询过他的履历,嘿嘿,他跟你是同一所学校毕业的,是你的学长,所以在时间和空间上存在有过交集的可能;第二,他跟我第一次见面时提到了肖克,我想,假如公安部真的有派人到鹏城核查肖克的事情,不可能绕的过你;第三,性格分析,城府深的人一般喜欢找性格爽朗的人,而你恰恰就是;第四,你人长的漂亮工作能力又强,配得上他的自负;第五,你完全无视他,激起了他征服的欲望,因为这种人的词典里,没有失败这个词的;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能从他身上感受到浓浓的敌意,雄性之间的敌意,而不是工作带来的,这是我的直觉。”

       “算你厉害。”谷雨点点头,“当年我是新生,萧然研究生都要毕业了,本来就没怎么接触,他又是那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看着都烦。哼,他是想追我来着,可我怎么会给他机会呢。”

       说到这里,谷雨光洁的小臂圈住罗杰的脖子,以两三个厘米的距离凝视着爱人的脸颊,“人家可是一直把你摆在心里,等着你的喔。”

       罗杰心中一荡,轻吻谷雨的脸颊,“我也在等你啊。”

       谷雨闭上眼睛,陶醉在恋人的柔情蜜意中,随口问道:“这几天有没有想我啊?省厅的警妹靓不靓啊?”

       “当然想啊,我想你想的都快想不起来了。”罗杰开了句玩笑,接着作思索状,“警妹嘛没看到,我们专案组都是男的,只有接待处那里有个女孩子。”

       “是不是很漂亮?”

       “长得还行吧,不过,没有你漂亮。”

       罗杰自以为回答的天衣无缝,可胳膊上瞬间传过来的痛楚告诉他错了。

       “都掉到人家挖的坑里了,还有闲心看人家小姑娘长得漂不漂亮,你个大色狼。”谷雨一边用力掐肉,一边严厉警告,“哼,我让小豪天天跟着你,盯死你,看你还敢不敢动歪脑筋。”

       “别,别。”罗杰连连摆手,“他们安排了两组人跟踪我,小豪再过来,分分钟被发现,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谷雨冷笑道:“我们就是要让他们知道,有人在看着!你没当过警察,不知道悬案在那里挂着要面对多大的压力,而每个人承受压力都是有极限的,再加上一个极端自负、不能接受失败,却又身居高位的情敌,哼哼,还不该自保吗?”

       “我错了。”罗杰明白了谷雨不是单纯的胡闹,当即接受,“让小豪过来吧。”

       “算你听话。”谷雨在罗杰脸上捏了一把,“唉,扯了半天,都饿死了,来,快点菜吧。”

       “你点吧。”

       “我都行。”

       罗杰调侃道:“我想起了《爱情公寓》里面的一个桥段,也是点菜的,女孩子都是随便,随意,都行……”

       “找打啊,竟然敢讽刺姐姐我,岂有此理。”

       谷雨顿时凶相毕露,包房里爆出一声惨叫。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