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书》中司马懿忠于汉室的言论,并非其真实的态度与立场!

曹魏代汉,司马氏照葫芦画瓢,用同样的方式建立晋朝,原本应该是半斤八两的事情,但由于司马氏擅权在前(司马懿),弑君在后(司马昭),极尽阴谋之能事,再加上间接造成了“五胡乱华”的混乱局面,故而遭到后世的鄙夷和唾弃。

然而,成书于唐朝的《晋书》,却记载了一个司马懿勇于反抗强权,反对曹操而忠于汉室的事件:汉建安六年,郡举上计掾。魏武帝为司空,闻而辟之。帝知汉运方微,不欲屈节曹氏,辞以风痹,不能起居。

简单的白话文翻译:司马懿明白汉室衰微,不愿失去气节,装病推辞掉。

假使司马懿的生命在此戛然而止,或许可以得到忠于汉室的身后之名,然而他并没有,并且在不久之后就说出一番自相矛盾的话。

既而从讨孙权,破之。军还,权遣使乞降,上表称臣,陈说天命。魏武帝曰:“此兒欲踞吾著炉炭上邪!”答曰:“汉运垂终,殿下十分天下而有其九,以服事之。权之称臣,天人之意也。虞、夏、殷、周不以谦让者,畏天知命也。”

孙权上表,建议曹操称帝,曹操知道其目的是想让自己失去大义的名分,成为众矢之的,断然否决。但是司马懿却以所谓的天命和此前朝代更迭中类似的事例为由,力主曹操代汉。曹操的决定和司马懿的建议哪个更高明,不是本文的重点,故而暂不讨论,笔者所关注的是司马懿的建议立场,完全没有体现出对汉室的任何尊重,用后世的观点来看,是个不折不扣的贰臣。

或许有人认为,司马懿是故意在试探曹操,但是彼时的司马懿在曹操的心目中没有多大分量,人微言轻,试探还轮不到他。再者,《晋书》中的记载是曹操先表明态度立场,然后司马懿才劝言的,不符合试探的一般规律。

       既然司马懿并非忠于汉室,那么当初他为什么要拒绝曹操的征辟呢?

       原因很简单,雄才大略的曹操,早在征讨四方的过程中有了自己的谋士班底,诸如郭嘉、荀彧、荀攸、贾诩等等,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且跟曹操建立了深厚的情谊,司马懿虽然有些名声,但对于曹操来说,属于可有可无的,这也是初次征辟没有动粗的原因之一。

司马懿精于算计,如何会看不清形势,所谓“锥处囊中,其末立见”,高手林立的环境中是很难有机会出头的,故而选择了拒绝。当然,内心的想法,外人是无法真正看透的,所谓的“不欲屈节曹氏”,要么是后人捧臭脚,要么是司马懿本人给自己脸上贴金。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