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抛弃的孩子啊,长大啦!(第五幕)

省城果然是省城,跟鹏城这个副省级城市相比,多出来的不仅仅是城区的面积,还有空气里的污染物和路上的喇叭声,还有的就是上下班高峰期的交通拥堵程度,换句话说,从鹏城居民的角度来看,省城在这三个方面的表现都糟糕的很。不过,省城的居民同样看不起身上贴着爆发户标签的鹏城,认为那里是文化沙漠,没有文化底蕴,更没有生活的气息。

       罗杰的坐车单单从高速公路下来到公安厅短短十几公里的路就走了将近50分钟,而窗外全然是灰蒙蒙的一片,想想当下还是雨水渐多的雨季之始,要是到了干燥少雨的旱季,真不知道会差到什么地步。

       罗杰望着车窗外黑压压的车流和模糊不清的风景,不禁感到喉咙有些发痒,下意识的干咳几声,这时,开车的年轻警察在后视镜里露出劫后余生的喜悦,打开转向灯,离开主干道,慢慢滑向公安厅的大门,嘴里喃喃说道:“可算出来了!”

       专案组的办公室在九楼,独占整层楼不说,还特意配备的专门的勤务和安保人员,既显示出省厅对案件的重视也隐隐表明对公安部专家组的尊重。负责送人的年轻警察把罗杰交给接待处的小姑娘之后便告辞离开,后者领着罗杰来到里面的一间会议室,轻轻敲了两下,推门低声说道:“萧处,罗先生到了。”

       “请进请进。”

       随着热情的招呼声,萧然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抓住罗杰右手紧紧握住,微笑着说道:“欢迎欢迎,哈哈,路上是不是堵了很久啊?唉,现在几乎没有不堵车的城市。”

       罗杰微笑着回应,“还行吧。”

       萧然把罗杰让进会议室,回身面向与会众人,提高声音郑重其事的介绍道:“各位,他就是罗杰,在鹏城被人称作梦探,是精神分析领域的专家,擅长通过详尽的调查和严密的逻辑推理来解析那些诡异的梦境。经我大力举荐,部领导特别批准,此次专门邀请罗先生过来,作为我们专案组的特别顾问,发挥他的特长,以便尽快找出线索。”

       萧然停顿了几秒钟,把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接着说道:“各位都是公安系统的精英和骨干,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也都是专家级的,但是案情的发展进入了对我们大家来说比较陌生的领域,所以我希望大家能秉持客观谦虚的学习态度,不要带有抵触情绪和怀疑心理。要知道,早日破案把凶手缉拿归案,才是我们唯一的、根本的目的!”

       萧然说话的时候罗杰悄悄打量了与会者的表情和各异的眼神,顿时明白萧然的提醒或者说威压不是无的放矢。

       “小罗,我先给你介绍一下专案组的成员。”

       萧然首先指着坐在门边的一个黑瘦干瘦、目光却像锥子般的小老头,说道:“这位是侯广善,侯老,痕迹学专家。”

       老头子默然的扫了眼罗杰,下巴仅仅以几毫米的幅度动了一下,算是回应了对方的点头致意。

       不待萧然说话,紧挨着侯广善的粗豪中年汉子便站起来,主动握住罗杰伸过去的右手,“赵勇,老刑警。”

       萧然笑嘻嘻的补充道:“老赵是省厅刑侦局的副局长,刑侦专家,也是咱们这个专案组的组长,特豪爽,特谦虚。他这个人呐表面上看起来像个马大哈,其实心细如发,不知道多少罪犯栽在他手上。”

       “以后肯定要向赵局长请教很多事情的。”

       罗杰边说边凝神打量——赵勇身材高大、魁梧,肩宽背厚,显得孔武有力,一张方方正正的国字脸,浓眉下是总是带着笑意的眼睛,眼眸中带着些让人看不透的东西。

       “咱们互相学习。”赵勇打个哈哈坐了回去。

       第三位是个满脸书卷气神态雅儒、面容清秀,有着双灵动眼睛的年轻警察,面前放着会议室唯一的笔记本电脑,萧然介绍道:“周明介,电脑和网络专家,是我从部里专门借过来的。”

       周明介站起身先扶了下眼镜,然后握住罗杰的手,说道:“我也很喜欢精神分析学说,大学的时候看过几本这方面的书,很难懂,以后还要向你请教。”

       “没问题——咱们互相学习。”

周明介是在座警察当中,唯一没有带有明显敌意的人,再加上身上特有的读书人的气质,让罗杰有种找到同类的感觉,立刻产生了好感。

       第四位是个四十来岁的男警察,皮肤白净手指纤细气味沉静,眼球白多黑少,表情是那种有点僵硬的严肃,罗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浓烈消毒水味道和他的座位与其他警察之间的距离推断,应该是法医。

       萧然介绍到他的时候下意识的停在两步外,用的是半开玩笑的口气,“付慕秋,主任法医师,省厅的刀王——握手要小心喔,他的手完全没有温度的,据说握过之后不马上用温水洗手的话,晚上还会做噩梦的,当然,你应该免疫,呵呵。”

       付慕秋的手跟罗杰稍微碰触一下便缩了回去,加上转瞬即逝的笑容,不难推测出,他应该属于不太愿意跟人打交道,或者带有一定程度洁癖的人,当然,也可能两者兼而有之。

       排在最后的是个身材匀称筋肉结实,精力似乎有点过剩的年轻男警,主动上前跟罗杰握手,萧然笑嘻嘻的说道:“李雄飞是咱们刑警的门面,擅长擒拿格斗飞车追捕,枪法如神百发百中,总而言之,荧幕上警察英雄那一套都是他的特长,唉,没能做电影演员是他唯一的遗憾。”

       李雄飞跟罗杰飞快的握手,说道:“千万别听萧处乱说,我可没想当演员。”

       萧然请罗杰挨着自己的位子坐下,重新进行自我介绍,“我是研究犯罪心理学的,跟你算是半个同行。”

       “同行是冤家啊。”

       李雄飞的声音从后面飘过来,换来一阵哄笑和组长赵勇的笑骂,“你小子就是没事找抽型的,再胡说八道挑拨离间把你给下放到派出所去。”

       “我错了。”

李雄飞站起来,毕恭毕敬的向大家鞠躬,抬起头的瞬间故意又做了个鬼脸,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好了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赵勇看了看表,示意大家坐好,准备开始会议,萧然拉着罗杰在赵勇的对面坐了下来。

       赵勇把两条胳膊架在桌面上,眼睛直视对面,说道:“小罗,你虽然是部里特意请来的顾问,但毕竟不是公安系统的内部人士,所以有些事情必须事先说明。”

      见对方点头表示理解,赵勇接着说道:“第一,你在这里所接触到的有关4.18案件的全部信息绝对不能外泄。第二,你现在已经是专案组的成员,工作由我来安排,不能随意行动,当然,这一条仅仅是针对跟案件有关的工作而言,其余的部分我们不会限制。第三,我会对你接触的信息提前进行筛选,只有必要的和允许的部分才能给到你,请你谅解。第四点,也是最后一点,破案是警方的事情,你是顾问,只要给出你专业方面的解答即可,不能干预或者插手警方的行动。”

      赵勇在介绍条条框框的时候,萧然扭头看了看罗杰的表情,见后者神色如常,不过还是宽慰了一句,“小罗,这些规定是我们内部的标准流程,并不是特意针对你的。”

       罗杰笑了笑,“我没事,这样挺好的——泾渭分明就不会越线。”

      听了罗杰的回应,众人都松了口气,赵勇的四条规定带起的紧张气氛随即缓和了下来,此前一直盯着投影屏幕的侯广善也意外的扭头瞟了罗杰一眼。

       萧然靠近罗杰,低声问道:“介绍案情要播放凶案现场的照片,场面比较血腥,你没问题吧?”

       罗杰摇摇头,“没问题,完全没问题。”

       赵勇瞟了眼萧然见他微微颔首,提高声音吩咐道:“小王,放幻灯片,老侯,介绍案情。”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