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抛弃的孩子啊,长大啦!(第四幕)

“谁报的警?”

人随声到,阿发挂断电话还不到两分钟,三名制服笔挺的警察就出现在大门口,把院子里的人,包括罗杰在内,都吓了一跳。

       三名警察呈品字型走进来,拖后的两名警察体格魁梧全副武装,前面的身材匀称相貌英俊皮肤白皙,看起来像个文职,年龄大约在30岁左右,可是当罗杰的目光滑过对方的肩章时,不禁眉头微皱,感到极不寻常。

       一颗四角星花代表的警衔是三级警监,通常只有做到副厅或者正处才能被授予,一般来说如果从基层做起的话,至少要熬到40岁以上才有机会,并且要一路顺畅——怎么可能派这种级别的警察来处理110警情呢?

       “我,我,是我报的警!”

阿发展现出跟老婆滚刀肉般的凶悍截然不同的懦弱本性,畏畏缩缩的上前几步,在为首的警察面前嗫嚅着说道,“这,这,这几个保安非礼我老婆。”

       保安队长举起手机准备辩解,警监却竖起右手,用不容争辩的语气命令道:“不用说了,全部带回去做笔录,谁是谁非,我们自然会搞得清清楚楚。”

       “你——”,警监落下的手掌指向罗杰,不动声色的说道;“请跟我走。”

       “对,对,抓他,事情都是他搞出来的。”感觉到警监身上散发出的逼人的气势,片刻之前的悍妇乖乖爬起来,冲着罗杰得意洋洋笑着,“等下到了派出所,看你还牛不牛。”

       保安对这种场面早已司空见惯,可谓轻车熟路,冲着警察点点头,一言不发往外走,两名武装警察分左右看住阿发阿娟,催促道:“快走,快走,别磨蹭。”

       见警察的态度似乎不是那么友好,引得保安回过头来,边做鬼脸边发出一阵窃笑。

       罗杰望着警监,说道:“楼上有位精神病患者,完全没有自理能力,所以我暂时不能离开,请谅解。”

       警监笑着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回身望了望门口,恰好看到悍妇不甘心的回头质问,“为什么那个姓罗的不跟我们一起走?”

     “你刚才没听到吗——他跟我们领导一起走。”警察不耐烦的回应着,返身把门带上。

       警监回过身,向罗杰伸出右手,“我叫萧然,公安部刑事侦查局的。”

       “您好,我叫罗杰,我想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罗杰开门见山。

       “不错,我是专程过来找你的。”萧然做了邀请手势,“咱们在这院子里散散步,顺便聊聊——你联系的精神病院的专车应该没那么快。”

       被人窥视的感觉油然而生,罗杰感到有些不爽,不过还是迈步跟了上去。

       “罗先生,我比你要大上几岁,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以后就叫你小罗,你可以叫我老萧。”

       不待对方给出回应,萧然便开始使用新的称呼,显然是个惯于发号施令的人物,“小罗,你知道吗,现在你不单单在鹏城警界是个知名人士,甚至在我们公安部、刑侦局里都有不少拥趸哦!”

       “怎么会呢?没理由啊!”罗杰感到有些迷惑,“我仅仅是帮客人解解梦而已。”

       “装糊涂可不太好哦,呵呵。另外,请不要把警察当成白痴!”萧然在一个名为‘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盆栽前停住脚步,低声说出一个让罗杰震惊的名字:“肖克。”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案发当年部里的专家已经开始怀疑案犯有可能是内部人员,于是部里悄悄启动了背景审查,他是为数不多被打上问号的人之一,可惜的是,既没有找到作案动机又没有证据,只能封存档案。”

       “原来如此。”罗杰轻轻出了口气,“那你们为什么不早点公布结论呢?”

       “有意义吗?”萧然冷笑着反问道:“你和你的朋友不是也想过替他掩盖吗?”

       罗杰点点头,“我现在都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从内部的程序来讲,那个案子已经结了,所以咱们彼此都没有必要再自寻烦恼。”萧然停顿了几秒钟,把话题转到自己的来意上,“我这次来是想请你帮忙调查一个案子,大概要花上一段时间,因为这个案子比较复杂,并且需要到案发地去跟当地的警方合作,进行实地调查。”

       “我拒绝!”

       “为什么——这个病人吗?”萧然笑得有点阴险,“你搞得定他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吗?嘿嘿,一个堂哥堂嫂已经够你折腾的了,何况还有些虎视眈眈的远亲。”

       “我有他姐姐的授权。”

说完之后,想想刚才发生的一幕,罗杰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不是那么笃定。

       “我知道。”

       “你什么都知道,”罗杰的话慢慢有了火药味,“可你不知道我的责任,不知道他的处境,不知道他姐姐的不舍。”

       “但这些都不足够,远远不够,毕竟,亲疏有别,一旦他姐姐死了,你,会变得非常被动。别忘了,这里是中国,宗族的观念可不是一般的强噢。”萧然还是那份淡定的样子,“所以,如果你真的想救他治他,肯定需要得到强有力的帮助。”

       “谁的帮助——你吗?”

       “是——我可以让他的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族人亲戚统统闭嘴,用合理合法的手段。怎么样?”

       罗杰眉头一挑,问:“如果我还是拒绝呢?”

       “当然可以。”萧然嘿嘿一笑,“那警方将请你协助调查——这起案件跟你似乎还有些关联,而如何处理这些关联的尺度则当然是由我们警方来把握喽,哈哈,虽然说疑罪从无,可是请有涉嫌人员协助调查的权力警方还是有的,是不是?”

       萧然在说到“协助”和“关联”两个字的时候特意加重了语气。

       “跟我有关联?”罗杰愣了愣,苦笑着摇头:“这么说我无论如何都要跟你走一趟喽。”

       “不错。”萧然宽慰道:“协助破案除了没多少钱赚之外,还是有些好处的嘛,你是聪明人,不用我来提醒。”

       罗杰想了想,苦笑道:“既然如此,能否先透露些案情给我,好有个准备。”

       萧然看了看表,又回身看看门外,确认目力所及范围内没有第三者存在,这才低声说道:“你们省内过去三个月连续发生三起灭门惨案,并且作案手法相似,但案子一直没有破,局里压力很大。最后一起案件中找到一个幸存者,可惜的是,已经被吓疯了,白天整天胡言乱语,晚上梦话不断,根本无法进行正常的询问——请你过去是因为你擅长从梦境中发现端倪,想看看你有没有办法从幸存者那些毫无逻辑可言的话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因为我们根据现场调查得出的结论,她极有可能看到了案犯并且目击了整个作案过程。”

       “可是这跟我没有什么关联啊?”罗杰不解的问。

       “关联是肯定有的,是在别的地方,不过,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我告诉你,岂不是等于通风报信,公然违反纪律?”萧然看了看表,说道:“这样吧,我给你三天时间处理手头的事情,三天后鹏城市局会派专车接你过去。”

       萧然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在罗杰的右臂上扫过,“这可是保密级别很高的案件,所以你,必须干干净净的过来。”

       罗杰心头再次泛起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冷笑着问道:“看样子,你们应该已经监视我很长时间了吧,不然,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没有,绝对没有。”萧然矢口否认,“部里两天前才做出的决定,我只是例行公事,没有别的意思。”

       罗杰想了想,回身望着二楼的阳台,内心感到异常矛盾。

       “小罗,你不用担心病人。”萧然上前一步跟罗杰并肩而立,“你我都很清楚,精神病的治疗是个漫长的过程,你只要判断症状没有问题再托付给信得过的医生就可以了,再者,你的特长应该也不在治病救人上。”

       “老萧,你好像已经把我研究的通透了,这是你的个人爱好还是职业习惯?”罗杰的语调虽然平缓,但还是能听出一丝不满。

       萧然哈哈大笑,“两者兼而有之吧!如果你觉得被冒犯了,我向你道歉。”

       萧然瞟了眼罗杰的脸色,接着说道:“至于那两个活宝,你就不用担心了。派出所会留置他们二十四个小时,在此期间,物业的保安会上门清场,把他们私人物品处理干净,等他们从派出所出来的时候,肯定是进不了这个小区的大门了,我想,除了直接回家之外,他们应该不会有其他选择。”

       “他们难道就不会到医院去找病人闹?”

       “这个倒是没想到。”萧然想了想,把手一挥,“既然如此,干脆让派出所直接把他们刑事拘留算了,虐待或者非法拘禁,罪名都是现成的,他们赖不掉,也没有冤枉他们。”

       罗杰虽然对发哥夫妇非常不爽,可听到这位高级警员用如此轻描淡写的语气给他们定罪,还是感到意外和无语。

       萧然完全没有理会对方的情绪变化,而是径自在他肩头拍了两下,“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可要抓紧时间哦,部里那些老头子可不像我这么有耐心哦!”

       罗杰望着对方不徐不疾的背影,气得牙根痒痒,咬了咬牙,下意识的握紧拳头,心中却涌起一股无能为力的感觉,忍不住一拳打在旁边的廊柱上,这时,萧然不咸不淡的声音从院子外面又飘了过来,“我帮你解决了这么棘手的事,也不谢谢我,哈哈,哈哈。”

       罗杰猛地转过身来,冲着对方远去的背影怒吼道:“谢谢啊!”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