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到三国,虽名将辈出,却打不出漂亮的歼灭战,原因何在?

汉末天下大乱,群雄并起,大大小小的战斗此起彼伏,但是直到三国鼎立后魏蜀吴之间的相互征伐,始终都没有哪一方能够打出漂亮的歼灭战,乱世之所以能长时间的持续,与此也有一定的关系。

例如,著名的汉末三大战役,官渡之战,赤壁之战和夷陵之战,几乎无一例外的是击溃战,由于获胜的一方没有能够在战斗中最大限度的歼灭敌军的有生力量,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胜利的成果有限,以至于完全没有乘胜追击,将敌军彻底瓦解的机会。而规模足以与前面三大战役相提并论的汉中之战,曹操是在确认无法获胜后主动撤退,故连一般意义上的击溃战都算不上。

然而,纵观整个两汉,在与匈奴的历次战役当中,虽然面临种种不利因素,仍然打出了多次漂亮的歼灭战,其中有几次还斩首数万。假如我们把时间上溯到楚汉争霸和战国时代,会发现歼灭战的例子更是比比皆是,非但排名第一的秦国有之,而且连赵国、燕国等等实力稍弱诸侯国都有这样的战例。

要想打歼灭战,必须有两个前提条件,即军队具有强大的机动能力和攻坚作战能力。机动性确保了能通过迅速果断的迂回、穿插等战术动作将敌军分割、包围,而出色的攻坚能力则是在敌军在构筑工事负隅顽抗之时,能将其歼灭之——这两个条件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既然从汉末到三国鼎立之时,都不能打出大规模的歼灭战,必然是无法达成上述两个条件中的一个或者两个。

我们先来看看汉末军队的机动能力如何。

持续了两三百年的汉匈之战,大汉以倾国之力与匈奴进行殊死战斗,由于匈奴全是骑兵,汉军不得不改变了传统的中原军队模式,把原本的步、骑、车三兵种组成的混合军团慢慢的演变成以骑兵为绝对主力,步兵辅助作战的结构,以此来适应长途奔袭和野战,彼时的汉军机动能力并不亚于匈奴主力。

然而,连年不断的战争造成了巨大的人员和物资损失,其中,马匹的损失格外严重,等到了东汉末年,汉军边地的骑兵已经严重依赖乌桓、匈奴等异族,这也是董卓率领的骑兵为主力的凉州兵能威慑住关东联军的原因之一。

没有充足的战马和训练有素的骑兵,就不能对敌军实施大范围的迂回包抄。当吕布被曹操抓住之后,他用来说服曹操放了自己,并差点成功的说辞竟然是:“明公将步,令布将骑,则天下不足定也”,便足以说明优秀骑兵的匮乏。

我们接下来再看看汉末军队的攻坚能力。

基于同样的原因,两汉在与匈奴作战之时,由于匈奴是游牧民族,几乎没有固定的城郭、据点需要坚守,汉军自然不需要配备攻城器械,更不用专门去训练相应的攻坚战术,久而久之,无论是前线还是后方,都忽略工程器械的发明、创造,甚至改进都很少,相关的使用经验更是极度匮乏。

官渡之战中,曹操兵微将寡,却能挡住袁绍的大军,原因就在这里。

“八月,绍连营稍前,依沙为屯,东西数十里。公亦分营与相当,合战不利。时公兵不满万,伤者十二三。绍复进临官渡,起土山地道。公亦于内作之,以相应。”

面对构筑坚固野战工事的曹军,袁绍所能做的仅仅是挖地道、起土山,从上面往下射箭,完全没有有效的突破方法和器械。

除了军队固有的上述两个严重缺陷之外,汉末和三国时期的主战场南移也是个重要因素。曹魏和孙吴的战线长期稳定在合肥一线,已经处于丘陵向水乡过渡区;曹魏和蜀汉的战线则是分割中国西部的秦岭山脉,是不折不扣的山地;蜀汉和孙吴接壤处,则是长江中游的山区——不利的地形严重的制约了军队的机动能力,同时给防御方提供了天然的屏障。

综上所述,汉末到三国都打不出大规模歼灭战,事出有因,而非将帅无能。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