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父亲(第十四幕)

罗杰赞许的点头,“张总,其实在太太的潜意识当中,早已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但是质疑、唾弃自己的父亲是大逆不道的,于是在大脑意识层面的审查和过滤的强制作用之下,把这种意识赶入了潜意识,使其只能通过扭曲、移置甚至反转的方式进入意识层面,并且必须是在审查和过滤作用减弱的时候,简单的说,就是在睡眠中,才能通过梦境来表现出来。”

“假如不能通过解析把这种潜意识导入意识,彻底消除其负面影响,那么持续不断的抑制作用必然导致神经病症的发生,这也是太太致病的根本原因。”

听了罗杰的解释,张世杰虽似懂非懂,但还是理智的放弃阻止。

罗杰随即拿出三张黑白照片和两张的彩照,反转过来推到陈爱玲面前,“这三张是当年的毕业师生合影,你父亲旁边站着的都是他喜欢的男学生,你看他的右手,似乎是不经意的,但却恰恰都放在右侧学生的敏感位置,虽然是黑白照,也还是能看出学生的表情不是很自然,很不舒服,或者说,非常的痛苦。”

“彩照是在你家宿舍里拍的,内容是辅导学生用的书桌,字迹是用削铅笔的小刀刻上去的,从内容上来看,作者应该是那些被辅导功课的学生,从笔迹上分析,刻字的学生至少有五六个。”

“陈兴邦,狗日的。”

“陈兴邦,老B养的。”

“你不得好死。”、“我长大了要杀了你!”、“将来把你的手剁了喂狗!”

 陈爱玲异常冷静的读完照片上仇恨的宣言,紧咬嘴唇,默默的靠回沙发上。

 “综合以上种种证据,再结合你的噩梦,不难推导出你父亲是个重度的恋童癖患者,而且极有可能还是个同性恋。多年以前,我们的社会环境和舆论对于同性恋的态度是不允许、不承认,并且保持高压态势,所以你父亲不得不掩人耳目,跟你母亲谈了一场虚假的恋爱。应该是在你出生前后,你母亲慢慢发现了真相,而你大伯也不知道从哪里发现了异常,或者说,他原本就是个知情人,于是,后面的家庭变故便自然而然的发生了。至于恋童癖,则被你父亲完美的掩盖了下来,几乎无人知晓。”

“你母亲当时是竭尽全力想把你带走的,但遭到陈氏家族的反对,双方妥协的最终结果是定期向她说明你的近况,并邮寄照片。”

“不错,我小时候照相比别的孩子多多了,家里的相机是学校的第一个——原来如此。”

“你父亲被压抑的性需求和恋童癖只能在学校里释放,对象自然是那些长相清秀、成绩好又听话的男孩子,值得庆幸的是,他还仅仅停留在猥亵的阶段,没有更进一步的侵害,否则,早已经出事了。”

罗杰把前面照片推到旁边,放上一张崭新的大彩照,“现在我们来谈谈你父亲的真正死因。”

“他,他不是自杀吗?”张世杰目瞪口呆。

“不是,是他杀。”罗杰马上补充道:“当然凶手绝对不是张太太。”

罗杰没有直接了当给出答案,而是顺手拿出一张十二寸的彩照,“你们看,这是师生联谊会的纪念照,包括你父亲在内的几位老师站在中间的位置,而你父亲边上的这几位学生,正是当年毕业师生合影中表情痛苦那几个。按常理来说,他们对你父亲应该是避之惟恐不及,合影更要躲得远远的,因为今非昔比,他们不再是当年任人宰割的少年,完全有拒绝的能力,可是他们却没有这么做。”

“你父亲的右手虽然被红围巾挡住了,但根据手型推测,极有可能还是放在右手边那位同学的敏感部位,可是这位同学的表情既不是延误、也不是享受,而是冷笑。”

“唐勇,他叫唐勇,我认得他。”陈爱玲缓缓说道:“以前父亲特别喜欢他,唉——”

罗杰又摆出三张视频的截图打印,场景是师生联谊会聚餐的内容,陈兴邦亲正在被学生们围着劝酒,主力依然是那几位同学,而前者显然很享受这种气氛,红光满面频频举杯痛饮。

“你父亲被灌的烂醉如泥,三个学生主动提出护送老师回家——这既合乎情理,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他们安顿好老师一起离开,在经过小区大门口时还特意按了下汽车喇叭,让保安看到,从旁观者的角度得到完美的不在场证据,因为大约在半个小时之后,你父亲坠楼身亡了。”

张世杰愕然出声,“爸爸既然是被谋杀的,那警察怎么没看出来——好像这个局不见得有多高明啊!”

罗杰轻轻点头,解释道:“警方的命案调查是按照标准程序来处理的,第一步就是根据现场和尸体的情况来判断是自杀、他杀还是自然死亡,具体到这个案子,不难推测警方应该是根据以下几点得出结论的:1,坠楼地点是卧室的窗户,而家中没有遭到入侵的迹象,也没有丢失财物;2,死者前晚大量饮酒,神智不清,并且有段时间在莫名的痛哭,甚至痛打自己,这一点有宴会上的数十人可以证明;3,坠楼处没有挣扎、搏斗的痕迹;4,坠楼的时间段内没有外人进入小区;5,没有仇人,也没有跟人结过冤;6,护送的学生有过硬的不在场证明。”

“那您为什么说是谋杀呢?如果是,凶手,凶手是怎么做到的?”

“通过第四个人。”罗杰语出惊人,“护送你岳父的学生离开后,接到信号的第四个人径直进门,把你岳父引诱到窗边,然后趁他有些意醉沉迷之时,轻轻一推。”

“你刚刚不是说,警方在案发的时间段内没有发现外人进入小区吗?难道说…”

“不错,假如我的推测没有错的话,这第四个人应该是跟你岳父住同一个小区,同一栋楼,楼上楼下,并且我还见过他。”

罗杰指着师生联谊会的纪念照左上角的一个男子说道:“他在当年的黑白照片里占位是紧挨着您岳父的,而在联谊会当晚,他却以有急事为由提前离开,显然是具备作案的全部条件的。”

罗杰掏出手机打开相册,展示了几张在黑暗的环境中拍摄的楼梯间照片,“楼梯间既没有摄像头,也没有灯,凶手又不想被人看到,不得不在黑暗中摸索下楼,自然而然的会抓着栏杆的扶手。这些扶手长期无人打扫,上面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尘,故而留下了清晰的手印。此外,可能是作贼心虚的缘故,凶手还试图监视我,没想到在楼梯间又留下了新的痕迹。”

“岂有此理!”知道了真相的女婿勃然大怒,“噌”地站起来,大声说道:“报警,马上报警,把他们全部抓起来,给爸爸报仇。”

“杰哥,算了!”

陈爱玲缓慢而坚定的摇头,呆滞的目光透过玻璃窗,投向远方的海滩和无尽的蓝天,幽幽说道:“父亲伤害在先,别人报复在后,如果他老人家泉下有知,也能理解我们的。追究下去无非是多几个家庭支离破碎,父亲和整个家族的名声也算是毁掉了——不值得!”

张世杰看看妻子又看看罗杰,慢慢坐了回去,口中兀自喃喃说道:“杀了我的岳父竟然还能逍遥法外,真是太便宜他们了。”

       “策划整个事件的主谋并不是动手的那个,而是唐勇。”罗杰语气沉重的说道:“在我离开之前,唐勇他们已经知道我揭开了谜底,然后,然后,咳咳,唐勇就自杀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陈爱玲猛地直起身体,眼睛直勾勾的看了眼罗杰,然后转向自己的丈夫,“杰哥,这,这,算不算我造的虐?”

       “不不不,他是赎罪,给爸爸赎罪。”

       “张太太,不用自责——唐勇抢救过来了,现在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你怎么不早说!”张世杰狠狠的瞪了罗杰一眼。

       罗杰连声道歉,“不好意思,我没想到张太太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陈爱玲摇摇头,示意罗杰继续。

       罗杰轻轻咳了一下,正色说道:“前面交代的这些是为了全面解析张太太的梦境做铺垫,接下来的部分才是我份内的工作。”

       夫妻二人这才意识到正题还没开始,连忙收拾心情正襟危坐。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