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父亲(第十三幕)

饭后,谷雨和罗杰跟唐勇等人一起去了躺医院看望陈容江,伤者情况已经稳定,睡下了,家人也已经赶了过来照顾。

  唐勇跟处理事故的交警打个招呼,简单询问之后,谷雨和罗杰回酒店休息,在回来的路上,谷雨看着默不做声的司机罗豪,脸色不豫。

  “阿雨,不是我特意要瞒着你的。”罗杰尴尬一笑,解释道:“一般我每次外出,都会暗中安排人支援的,这次是豪哥主动要过来的,他很怕你,再加上我开始以为应该是件很普通的案子,所以…”

  “哼,”谷雨没有理会罗杰,而是继续死盯着罗豪,没好气的问,“小豪,恋人之间是不是应该坦诚相见?”

  “当然,那是必须的。”罗豪见大魔头没有找自己的麻烦,心中暗喜,自然不顾上老哥了。

  “真能装啊,那天在集市上演得跟真的一样,搞得我真的以为被人跟踪了。”

  谷雨这次扭头恶狠狠的瞪着罗杰,“哼,还没结婚就不老实,这要是结了婚,还不把我耍的团团转。”

  “可不是,你还不清楚,我哥这人从小就有点阴。”罗豪乘机落井下石,看笑话,“雨姐你放心,我这当弟弟的绝对忠心不贰,惟你马首是瞻,帮你严密监视他。”

  罗杰眉头紧皱,“阿雨,说正事,那天在集市上,我们真的被跟踪了!后面的车不是小豪,还有,陈兴邦房子里发现的照片应该也是有人特意安排的,哼,哪里有怎么巧的事情。”

  “难道是李强?”

  “我开始也怀疑是他,可是经过今晚的事情,我觉得应该另有其人。”罗杰摇摇头,“案子并不复杂,可是我总感觉有人在暗中帮忙,可动机和对象我怎么也想不出来。”

  “那会是谁呢?”谷雨想了想,“小豪,你有什么发现吗?”

  “我哥让我追踪过那辆商务车,可对方很鬼,用渡船直接把我甩掉了,唉,人家地方比咱们熟悉多了。”罗豪想了想,接着说:“我感觉这些人应该是冲着我哥来的,跟这个案子应该没有直接关系。”

  “何以见得?”

  “我翻看了行车记录仪,那辆商务车应该是从你们出高铁站就跟着了,只是中间换过几次车牌。”

  “有道理。”罗杰点点头,“我们过来,本地除了陈容江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无论是李强还是唐勇,都没时间安排的。”

  “那接下来怎么办?”谷雨冷笑道:“要不要给他们来个直截了当的?”

  “用不着,也没机会了。”罗豪摇摇头,“雨姐,我们有两辆车,今天都没有看到对方,看来早跑了。”

  “假如对方是帮忙的,那让我看到照片,他们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罗杰不假思索的说道:“这种事情多想无益,还是静观其变吧,是友是敌,后面肯定会再出现的。”

  谷雨点点头,“也对——咱们还是早点回去吧,这个鬼地方,真让人琢磨不透。”

  罗杰点点头,目光投向窗外漆黑的夜色,“希望唐勇能把事情彻底摆平,否则的话,可没那么容易走。”

  “以他那种性格,会解决的,否则,他会首先解决自己。”谷雨不无遗憾的说道:“我在他身上,仿佛看到肖队的影子,唉,希望他不会走上那条路。”

  “应该不会。”罗杰补充道:“他有几个至交好友,这,会很有帮助的。”

“但愿如此。”谷雨抿住嘴,望着茫茫前路陷入沉思。

整整过了一周,罗杰才夹着厚厚的公文包出现在张世杰的宅邸前,久候多时的主人夫妇在廊前相迎,忐忑不安的打量着梦探的表情,后者没有让他失望——在跟男主人握手的瞬间,罗杰贴着他的耳边轻声说道:“结果已经出来了,没问题的。”

主客三人带着迥异的心情上楼到了书房,罗杰进门之后特意说道:“张总,麻烦把门锁上。”

张世杰夫妇二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露出些许惊讶之色,陈爱玲慢慢在沙发上坐下,右手不由自主的抓起一个抱枕放在怀里,脸色越发显得苍白。

“咔嗒”锁上房门,张世杰紧挨着妻子坐下,轻轻揽住后者的肩膀,低声安慰着。

罗杰在茶几对面坐下,取出公文包打开,然后看着张世杰夫妇,说道:“调查工作已经全部完成,接下来我会把解析的结果和相关证据一一提交给二位过目。由于调查的过程和最终结论涉及到陈兴邦先生不为人知的一面,所以解析的内容绝对不能外泄。”

张世杰用力点头表示了解,左手悄悄握住太太伸过来的冰冷而颤抖的手掌,抚摩着给予鼓励。

“张太太,我的调查和解析得到的结论证实了之前的推断——你父亲的死跟你的梦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好消息并没有让张氏夫妇轻松起来,罗杰严肃凝重的表情已经预示着接下来有不好的事情要公布。

罗杰没有直接了当的透露坏消息,而是开始了漫长的讲述和论证。

“张太太,在你的记忆中,母亲是因病去世的,同时根据你伯父和部分邻居的说法,致病的原因是夫妻感情不好,而在你出生之后两人更是陷入了冷战,处于事实上的分居状态。你的大伯父似乎认为责任在自己的弟弟,并因此与你父亲长期交恶。当然,父辈的事情应该会尽量避免传到你这里,但是你应该有所察觉吧?”

“大伯父很疼爱我,每次回老家就让大娘把我叫过去,做满满一桌子好吃的给我,但是他好像是不怎么喜欢跟爸爸讲话,甚至走路都尽量避开,哥哥们只告诉我他们俩以前吵过架,我也没往深处想。”陈爱玲抬起头望着书架,在脑海中搜寻遥远的回忆:“至于妈妈和爸爸的感情问题,从来没有人跟我提过,更加不知道她的病是因爸爸而起。”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罗杰停顿了几秒钟,尽量用比较平静的语气说出惊人的消息,“其实,你的母亲不是病死的,准确的说,她非但没有死,而且活得好好的。”

“什么!?”陈爱玲手抚胸口,嘴成了“O”型,“妈妈没死,还活着?”

“是的。”罗杰继续说道:“她叫高艳,对吧?虽然她离开你们父女二十多年,可从来没有忘记过你这个女儿,她一直在通过你的父亲,关注着你的一切。”

罗杰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张便笺纸和一张彩照递了过去,“这是你母亲的近照和电话,请收好。”

“可,可这是为什么啊?”张世杰挪了挪屁股,好像沙发下面有东西顶到他一样。

罗杰回应道:“这个问题我接下来会一起回答的。”

罗杰继续望着陈爱玲,提出第二个问题:“张太太,在你的记忆中,父亲的形象是个尽心尽责的老师,经常利用休息时间辅导学生,那么你有没有发现这些学生有什么共同的特点?”

“共同的特点?”陈爱玲重复着对方的问题,眉头紧锁,想了好一会才用不太确定的语气说道,“都是些成绩比较好的学生吧?成绩差的好像没来过我家宿舍。”

“老师总是偏爱成绩好的学生,不奇怪啊,嘿嘿,像我以前读书不行,就很不讨老师喜欢。”张世杰笑着插进一句话,试图打破书房内紧张压抑的气氛。

“这个不是重点,张太太,你再想想。”

“都,都是男孩子!”冥思苦想的结果脱口而出,陈爱玲被自己的回忆惊呆了,下意识的捂住嘴,惊慌失措的望了望罗杰,又看看丈夫,而后者,同样目瞪口呆。

“严格来说,都是成绩不错,而且长相清秀的男孩子。”

张世杰望着太太眼中几乎要夺眶而出的泪珠,突然觉得罗杰的分析过于残忍,“罗先生,请打住,分析到此为止好不好?费用加倍,不,我给十倍!”

“不行,我一定要听完!”陈爱玲双眼用力阖上,把两颗泪珠挤出,再慢慢睁开双眼直视罗杰,用不容置疑的声音说道:“罗先生,请继续,我,一定要知道真相,完完整整的真相。稀里糊涂过了这么多年,爸爸都已经不在了,我现在一定要活的明明白白。”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