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之乱的本质乃是皇权衰落下的地域之争

东汉末年的乱局,实际上肇始于汉灵帝的死亡,由于他未能在生前指定皇位的继承人,于是乎宦官、外戚、握有兵权的州牧、朝廷高官、皇室宗亲等各种势力立刻展开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一直延续到魏蜀吴三国鼎立才宣告正式结束。

从表面上看,权力是在宦官、外戚、握有兵权的州牧、朝廷高官等不同利益集团之间转移,但本质上却是不折不扣的地域之争——宦官和外戚与皇权之间是生物学上的共生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当皇权不可避免的衰落之后,宦官集团和外戚随即退出历史舞台,随之登场的则是地方实力派,而他们身上则带有极其鲜明的地域特征。

两汉对西北边境地区的持续性开拓和发展,催生了西北豪族的崛起,无论是最先向皇权发起挑战的董卓,还是随后叛乱的边章、韩遂,以及最终被曹操击溃的马超,都是西北豪族的利益代表,而他们的诉求是最大可能的参与和控制朝政,改变汉朝的边地政策,同时向一直在歧视、贬低凉州人,将其视同蛮夷的关东地区进行报复。《后汉书》、《三国志》等史书中将董卓率领的军队统称为凉州人,董卓在洛阳受挫后撤退到长安,目的是靠近自己的根据地,这便是最好的例证。

当然,实力最雄厚的地方势力是中原豪族,其代表性人物是曹操和袁绍。

考察曹操的起家班底,武将都是来自沛国,曹姓本家子弟+夏侯氏就占了大半,大家耳熟能详的有曹仁、夏侯惇、夏侯渊等,最主要的谋士则来自颍川,像荀氏的荀彧、荀攸,还有郭嘉。

袁绍的本家是汝南袁氏,正儿八经的门阀世家,不过,由于起家的地方在河北,故而无论是谋臣还是武将,都是河北的豪族居多,当然,从南阳追随他的也不算少。武将的代表颜良文丑都是河北人,谋士中的田丰、许攸是南阳人,逢纪和审配则是河北人,假使袁绍最终统一天下的话,毫无疑问,河北和南阳豪族将在朝廷中居于主导地位,恰如光武中兴之后的南阳、河北士族一般。

东吴从孙坚起,都是完全依托江东士族的鼎力支持,是三国之中地域特色最为明显的一个,由于孙家善于笼络人心,江东人尽其才、地尽其用,故而虽然偏处相对落后的地区,依然能够维持下去的根本原因。

刘备起家的班底是河北集团,在创立蜀汉之时,由于得国不正,从一开始就必须面对蜀地本土豪族的质疑和不满,故而不得不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平衡,而等到诸葛亮主政之后,则采用法家严酷的手段来压服,最终蜀国轻而易举的被征服,与此不无关系。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豪族与领袖家族的利益一致之时,是其最有力的支持者,一旦利益相冲突,便成为你死我活的敌人,从魏晋到南北朝的几百年历史,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点。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