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父亲(第十二幕)

“阿雨,冷静。”

  罗杰用眼神示意谷雨稍安勿躁,扭头看到唐勇正在慢吞吞的把手枪平放在饭桌上,枪口不是对着自己,而是斜指着一个空位,心中顿时有了计较,坦诚的说道,“唐所,咱们之间似乎还没有到需要以命相搏的地步吧?”

  唐勇抬头瞟了眼罗杰,脸上带着少许的困惑和怀疑,他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出声,而是苦笑着摇摇头。

  罗杰继续说道:“不错,谷雨是警察,不过她在休假,此时此刻是在以女朋友的身份在帮我做事而已——假如我们真的想对你们不利的话,别的不说,单凭刚才发生的事情,几位还能坐在这里吃饭聊天吗?”

  “可惜,我们的善意换来的是谋杀。”谷雨的声音从唐勇背后冷冷的飘过来。

  韦志高额头冷汗直流,慌忙起身抱拳,连声说道:“误会,都是误会。我,我向你们道歉,赔罪!”

  说罢,韦志高推开椅子,走到罗杰和谷雨面前,分别鞠躬,然后回身瞟了下唐勇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既然咱们相互之间都没有恶意,可不可以把话说开?”

  这时李强五指轮转,轻快的在桌面上连击数十下,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吸了口气,提高声音说道:“陈兴邦的事情,我从一开始就是持反对态度的,所以没有参与。我现在说出来,不是想撇清关系,只是要表明自己的立场和态度。”

  李强看着罗杰,缓缓说道:“罗先生,说实在的,我不是没有想杀掉他的冲动,我想,假如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你也会有同样的想法。”

  “我能理解。”罗杰点点头,“我们在陈兴邦宿舍的书桌上发现很多刻字,基本上都是诅咒他发誓要杀他的话,我估计在座的几位应该都有份。”

  听到这句话,一直没出声的姚虎狠狠的瞪了唐勇一眼,后者依旧保持沉默,连眼皮都没有翻一下。

  “联谊会那天,老东西可能是酒喝多了,胆子壮了,故态萌生,竟然又对我们动手动脚,可是他忘了,我们已经不是当年懵懂无知胆小怕事的乡下少年了,是不可能继续忍受这种奇耻大辱的。”

  李强叹了口气,“我的意见是报警,让他身败名裂无处容身,可兄弟们如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爱惜羽毛,不愿意引火烧身,所以就选择了让他彻底的消失,后面的事情我不说,你应该也已经知道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是没有用的,我没有参与,又确确实实是相关者,所以我想做个中间人,看看咱们能不能找个稳妥的解决办法。”李强扫了眼三位同学,“他们是我的老同学,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假如能够保住他们的自由的话,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愿意。”

  众人的目光汇聚在罗杰脸上,其中包括沉默良久的唐勇,他轻轻的摇摇头,“李医生,你想错了,我不是冲着钱来的。”

  罗杰稍微停顿了一下,解释道:“法律是道德的底线,但在法律之外,还有人情,还有伦理,还有道德,还有公义,我虽然是个普通人,可心里也是有杆秤的。以陈兴邦多年来的所做作为,不知道给多少孩子带来伤害,造成终生的心理阴影,甚至可能把他们原本光明的人生带入无尽的黑暗。站在我个人的立场上,我觉得判他死刑都不毫不为过,然而现实很骨感,按照当前的法律,即便他真的被告发定罪,可能判个三五年都算顶格了。”

  听了这番话,唐勇长出口气,拿起酒瓶给自己满上一杯,一饮而尽,两只血红的眼珠死死的盯着桌面。

  “那你到底想怎样?”韦志高伸着脖子,急切的看着罗杰,焦灼之情溢于言表。

  “各位,刚才已经说了,我来这里是接受了陈爱玲的委托,来解开陈爱玲梦境谜底的,现在梦境中相关的场景元素全部搞清楚了,但是要想把最重要的部分,也是陈兴邦的死亡能够合理的解释过去,还需要各位的配合。”

  “你的意思是…”

  韦志高感到有些难以置信——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人,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帮助的人不久之前还在策划谋杀?

  “志高,别纠结了,听罗先生慢慢说。”

  李强看了下唐勇,用命令的口吻说道:“勇子,能不能麻烦你把枪收起来?”

  吩咐完唐勇,李强站起身向还在全神戒备的谷雨报以歉意的笑容,“谷小姐,麻烦过来坐下——我用性命担保,他们绝对不会再乱来的。”

  唐勇默默的把枪收起,继续自斟自饮,喝着闷酒。

  谷雨在唐勇斜对面坐下,警惕的目光依然不离对方身侧。

  罗杰对李强的处置非常满意,点点头,接着说道:“陈兴邦的自杀事件,你们处理的非常高明,因为有另外一位隐形人的帮忙,所以各位都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可是有个临时的突发事件是你们没有预料到的,当然,你们也可能根本就不知道。”

  “什么事?”

  韦志高和姚虎不约而同的问,唐勇也难得的抬起头,静待罗杰说出答案。

  “陈兴邦在厨房装了部电话,在你们进去把他控制住之前,他正在跟人讲电话,听到门铃之后,他就挂断了。”

  罗杰看着众人,说道:“假如这个人站出来证明他当时处于清醒状态,并且没有异常的话,自杀的说法就不攻自破了。所以,我希望你们自己能解决这件事。”

  “电话是谁打的?”李强问道。

  “陈兴邦的妻子,陈爱玲记忆中早已死去的妈妈,高艳。”

  罗杰的话不啻于深水炸弹,掀起一阵波澜,“阿雨回拨过去确认的,这对曾经的夫妻是有约定的,每隔段时间通报下女儿的情况。”

  “原来她没死?”李强喃喃说道。

  “当然没死。”罗杰苦笑道:“发现丈夫有恋童癖加同性恋,她能怎么办?虽然具体的细节还需要挖掘,但应该没多大出入。”

  “她是守活寡守不住,跟一个野鸡戏班子里的小生私奔了。”唐勇终于开口,讪笑道:“报应不爽,哈哈,哈哈。”

  “原来如此。”罗杰脑海中闪过陈爱玲描述的梦境,顿时茅塞顿开,“是不是在那个那个什么‘赶会’的时候。”

  “你怎么知道的?”唐勇双眼圆睁,惊奇的望着罗杰。

  “陈爱玲的梦里有这个情节,看来是亲眼目睹自己的妈妈跟人走掉的,可怜。”

  李强点点头,低头想了想,“罗先生,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们能保证陈爱玲妈妈不出声就可以了,陈爱玲那边由你来搞定?”

  “是这个意思。”罗杰点点头,补充道:“不过,绝对不可以用刚刚对付我们的办法,否则,我们肯定会举报的。”

  “绝对不会,我保证。”李强神情轻松起来,看着自己的几位同学,“唉,你们几个,都到了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向一起人家罗先生谷小姐诚恳的道歉?还有,容江被你们弄的差点没命,是不是有点过了?嗯!”

  韦志高忙不迭的再次连声道歉鞠躬,姚虎则默默起身道歉,坐下前看了看对面的唐勇,后者一动不动。

  “勇子,你他妈的是要跟我跟大家过不去吗?”李强有点不耐烦了,厉声喝叱。

  “强哥,罗先生谷小姐,这两件事的主谋都是我,第一件事,我没有后悔,第二件事确实做的不对。”唐勇的声音透着股寒气,“差点害了你们和容江的性命,人命关天,岂是道歉能解决的!?强哥,你放心,我,会给他们三位一个满意的交代的。”

  唐勇说着端起酒杯,“二位,真的对不住!”

  李强瞬间领会了他话里的意思,嘴角抽动了一下,怒吼道:“你他妈的脑子进水了,难道死一个人还不够吗?”

  “哈哈,哈哈,”唐勇一阵狂笑,“这些天来,陈兴邦的影子他妈的总是在我脑子里晃来晃去的,真他妈的奇怪啊,竟然想起来很多他对我们好的事情——给我们打饭,辅导作业,到宿舍嘘寒问暖。你们说说,他妈的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嗯,是那个猥亵少年的恶魔,还是关心学生的老师?”

  李强眉头一皱,推开椅子走到唐勇身边,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把唐勇打得一愣。

  “男子汉大丈夫,事情做了就做了,能补救就补救,婆婆妈妈的有个屁用。”李强吼道:“陈兴邦就是个人渣,他那些好都是为了骗我们老老实实的让他为所欲为的,哪里是真的对我们好。你他妈不会想想,那些成绩好,可长的不咋地的同学,他关照过哪一个?愚蠢!”

  李强的当头棒喝让唐勇瞬间清醒过来,低头陷入沉思,前者得理不饶人,“就你这个智商,考不上大学也正常,这一点,你确实怪不了陈兴邦。”

  “李强,别,别人身攻击。”韦志高担心唐勇脸上挂不住,“唐勇以前成绩也不算差,是不是。”

  唐勇摸了摸略微有些红肿的脸颊,苦笑着摇头,“强哥,你教训的好,兄弟服了!”

  姚虎见问题圆满解决了,连忙说道:“扯了这么久,肚子都饿瘪了,咱们边吃边聊,好不好?再等下去,老板要赶人关门了。”

  众人纷纷点头,收拾心情,准备吃饭。

  罗杰向谷雨悄悄的点了点头,后者咧咧嘴,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