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父亲(第十一幕)

罗杰回过身来轻轻的摇了摇头,想驱散那种诡异的感觉,这时,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嗡嗡的震动起来,把他吓了一跳,掏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短信:

危险,快走!

       罗杰转身悄悄把手机递给谷雨,然后对陈容江说道:“江哥,咱们就回镇子上住,晚饭还在那个那个——”

       “滨河餐厅。”陈容江莫名的兴奋起来,“要不,再把他们几个都叫上?”

       “最好不过。”

罗杰警觉的打量着汽车前后的景物,下意识的咬紧了嘴唇。                                                                                                                                                                                                     北方的秋夜来的格外的早又格外的快,离开小区时天刚刚开始放暗,可是当宝骏730才驶过横跨运河的大桥,穿过收费站,四周已经是漆黑一片,近处的树木远方的田野村落完全笼罩在浓密的夜色里。远光灯刺破黑暗,照亮了空寂的公路,汽车在嘶吼声中疾驰而过,带起满地的落叶,旋转着飘舞着,然后在夜风的劲吹下飞向远方。

       陈容江虽然没有看到示警的信息,可却被黑暗放大了恐惧——在叔叔家房子里一幕可没那么快忘记,一路上闷声开车,而罗杰和谷雨则肌肉紧绷,时刻高度警惕着每一辆从后面追上来或者对向车道上开过来的汽车,同样沉默不语。

       高速行驶了二十分钟之后,前方地平线上出现一片亮光——目的地马上就要到了。

       罗杰和谷雨对视了一眼,神情稍稍缓和了一些。

       “草泥马!”

驾驶位的怒骂刚起,车头就猛的打横,一头冲进一条崎岖不平、狭窄的土路上。

       陈容江的脚方才放到刹车上,一股巨大的推力从后方涌来,同时爆出沉闷的撞击声“砰——!”。

       罗杰和谷雨尽管系了安全带且抓住了把手,还是感觉身体被高高抛了起来,心脏在突如其来的失重状态下飘了起来,接着车身重重的落下,发出“轰隆”的闷响。

       “江哥,加速,他们是故意的!”看着后视镜里模糊不清的汽车,罗杰高喊道,“往前开,快,拉开距离。”

       没等陈容江反应过来,后面的汽车再次加速撞了过来,陈容江的身体猛地往后一靠在椅子上撞了一下,然后用更高的速度砸向方向盘。

       “小心!”间不容发之际,罗杰左手疾探,在对方的胳膊上拉了一把,然后,仅仅减慢撞击的速度而已。

       陈容江的额头“噗”的声砸在方向盘中间,黑乎乎的血顿时喷涌而出,人随即软软的歪道在座位上,生死不明,汽车歪歪斜斜冲向路边巨大的树桩。

       罗杰猛地按开安全带,“砰”地薅住方向盘,连打几把,堪堪让车头避开路边的树桩,可是后视镜里,那团巨大的黑影再次逼了上来。

“阿雨,准备跳车!”

谷雨早已解开安全带,她随手拉开车门,探头望着黑暗中的袭击者,静候罗杰的信号。

       崎岖不平的土路把车颠过来又颠过去,而罗杰极不舒服的位置让汽车的行进路线更加诡异、难以预料,竟然因祸得福,接连避开了后车连续两次的撞击,罗杰得以偷眼打量四周的环境,找寻脱身之处。

       两分钟后,道路尽头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小小村落的轮廓,几个农家小院出现在土路的两旁,与此同时,后面的车发出惊天动地的狂吼,显然要全力阻止罗杰等人逃进村子。

       两车接触的瞬间,罗杰迅速把方向盘左打九十度,汽车一个干脆利落的转弯冲上旁边长满野草的田间小路,然后一路疾驰,直奔数百米外的河堤。

       后车冲过了头,虽然死命刹车,还是跑出去近百米才停下,然后疯狂倒车,可是到了路口才发现,横跨水沟的路口对他们的车来说太窄了,不得不停下。这时,又一辆没有开灯的汽车也赶了过来,停在路口。

       没有丝毫的犹豫,一道道黑影迅速下车,手里全部拎着明晃晃的大砍刀,顺着小路追了上来。

       罗杰能控制的只有方向盘,没办法加速减速,干脆让MPV直接冲向河堤,最终被卡在了半坡上,他飞速开门下车,跑过去跟谷雨一起把陈容江拉出驾驶位,平放在地上。

       “阿雨,河堤那边是芦苇荡,咱们过去躲起来。”

       “那,那江哥怎么办?”谷雨刚刚握住罗杰递过来的右手,问道:“难道就扔在这不管?”

       “他们的目标是我们,不是他。”罗杰拉起谷雨的手,边跑边解释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下手的人没准还会特别关照他的。”

       越过堤坝,两人猫着腰一路小跑钻进芦苇荡,周围干枯的芦苇越来越高,越来越密,很快便把他们的身影严严实实的遮蔽住。

       罗杰在前,谷雨在后,迅速在芦苇丛里绕了个圈,迂回到刚刚钻进芦苇丛位置右侧百余米的堤坝底部,在一丛异常茂密的芦苇后面蹲下,悄悄扒开身前的芦苇,望着一群摇晃着手电筒的大汉跑到了堤坝顶部。

“1,2,3……总共11个。”谷雨冷笑一声,自信满满的说道:“等下他们肯定会散开之后进来搜索,咱们先偷袭,放倒他几个,把刀弄到手,然后嘛,嘿嘿。”

罗杰听着耳畔狰狞的笑声,急忙阻止,“不能轻举妄动,万一他们手里有枪呢?”

“麻蛋,早知道带把枪出来了,管他什么纪律不纪律的。”

谷雨懊丧的猛地把身前的芦苇折断,咬了咬牙,“我不信他们有枪,哼哼,就算有枪我想他们也绝对不敢用,咱们赌一把。”

“别。”罗杰连连摆手,“等等,我想个稳妥的办法。”

谷雨望着袭击者们分成了两拨:三个人站在堤坝上用手电筒四处乱照,其余的人以五六米宽的间隔走进芦苇丛,呈扇形向前搜索。

“他们有防备了,现在稳妥了,来来来,老夫子,你的办法呢?”谷雨气急败坏,反倒冷静下来,看着芦苇丛里晃来晃去,渐渐靠近的手电筒光,慢悠悠的说道:“一直躲着可不是办法哦,嘿嘿,你想做缩头乌龟,人家会给你机会吗?”

罗杰悄悄拉起外套罩住头和手机,手指飞快的敲击了几下,几秒钟之后,屏幕一闪,他顿时面露喜色,“没必要冒受伤的风险,再等个几分钟,他们肯定会走。”

“吆,竟然还有小秘密瞒着我呢!”谷雨又惊又喜,心里同时又觉得堵的慌,“哼,等下要你好看。”

“等下再给你解释。”罗杰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举手示意谷雨安静,看了看表,再次拿起手机,拨打电话,在静寂的夜晚,拨号声既清晰又诡异。

       “都这个时候,你打电话还有什么用?”

谷雨大失所望,看着距离最近的两个袭击者不约而同停住脚步,侧耳倾听,看着向另外一边搜过去的袭击者,心又提了起来。

       “我现在是打给120的,江哥受了伤,不能再耽误了。”罗杰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把这些王八蛋想的太好了,以为会救他,没想到竟然完全不管不顾。”

       谷雨点点头,反问道:“你刚才说过五分钟他们就会离开,难道是想用120把他们吓跑吗?晕死啊,他们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啊,还是打110吧!”

       罗杰连连摆摆手要谷雨不要说话,向120急救中心报告位置,完全陌生的地方加上又是夜晚,说了好久,而罗杰渐渐有点焦躁,声音越说越大,谷雨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他,这时,袭击者们已经分辨出了声音的来源,“快过来,他们在这呢!快,快,别让他们跑了!”

       谷雨眼睁睁看着对方收拢队形,轻声说道:“已经五分钟了,你的救星呢连影子都没有,唉,还是得用我的办法。”

       八支手电迎面照射过来,被放大的黑影如同远古的恶魔,迈着巨大而沉重的脚步向前逼近,渐渐封死了罗杰和谷雨的两侧。

罗杰打完了电话,慢慢从芦苇丛中站起身来,毫无惧色的望着越来越近的袭击者,几乎在同一个瞬间,一阵汽车马达的轰鸣声从堤坝那边传来,紧接着,黑暗中跃起几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留守在堤坝上的三名袭击者扑倒在地,随后,两道炫目的灯光从堤坝上笔直的照过来,聚焦在袭击者身上,后者慌忙下意识的抬起胳膊挡在眼前。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