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吊民伐罪,为何还会有“屠城”的恶行?

蒿里行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

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

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

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

淮南弟称号,刻玺於北方。

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

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

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上面这篇汉乐府诗《蒿里行》是曹操所作,描述了东汉末年关东联军讨伐董卓,最终却纷纷拥兵自重割地称雄,相互攻伐,形成新的割据局面的过程,以及由此给平民百姓所造成的深重灾难。诗歌的最后一句“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表现出曹操对百姓遭遇的深重同情,而在其戎马生涯当中,一直在吊民伐罪,希望能恢复和平,让流离失所的百姓重新过上安定的生活。

       然而,同样是这位乱世枭雄的曹操,却有过多次屠杀百姓的记录:

初平四年,曹峰为父亲报仇,攻击陶谦,对无辜的百姓大肆屠戮,“过拔取虑、雎陵、夏丘,皆屠之。凡杀男女数十万人,鸡犬无余,泗水为之不流,自是五县城保,无复行迹。”

建安四年,征讨吕布,“冬十月,彭城,获其相侯谐。”

建安九年,征讨袁绍的儿子袁尚,“初,曹操攻邺城。”

除此之外,曹操的部下在征战中也偶有屠城的举动,即使不能完全算到他头上,但是干系肯定是脱不了的。此外,曹操在征讨张邈的弟弟张超,攻破雍丘,曾经“夷邈三族”,同样算是酷烈的手段。

假如用现在的观点来看,曹操的表现简直有些自相矛盾,甚至可以称得上“人格分裂”:一边口口声声对百姓的境遇表示深切同情,另一边毫不犹豫的举起屠刀大肆屠戮。

然而,如果将曹操的行为模式放到当时的历史环境中去看的话,得出的结论可能会有很大的不同。

比如,秦末陈胜吴广起义之后,以残暴著称的项羽多有屠城的举动,可是以正面形象出现的高祖刘邦及其部下,同样经常使用屠城的手段,仅仅《史记》里就有多处提及:齐军归,楚独追北,使沛公、项羽别攻城阳,之。……南攻颍阳,之。

与此同时,作为政府军的秦军在战斗中同样有屠城的举动:是时秦将章邯从陈,别将司马枿将兵北定楚地,屠相,至砀。

如此看来,战争中的无论哪一方,都有屠城的举动,即便再上溯到战国时期,六国在兼并战争当中,同样在经常使用屠城的手段,由此不难推断,所谓的“屠城”在古代战争中是一种习以为常的战术手段,在领兵打仗的将领心目中,不过是个普通选项而已,只要有必要就毫不犹豫的拿来使用。从这个角度来看,曹操的行为并没有显得特别出格。

现在的问题是,写下《蒿里行》的曹操,应该是对百姓的境遇给予无限同情的,如何也能跟其他人一样呢?

这里其实涉及的是观察事物的立场问题,当曹操在写诗之时,是站在一个普通的旁观者的角度,以近乎上帝视角的方式,在纵览整个东汉末年纷纷扰扰的变迁,故能对百姓的遭遇感同身受。

可是当曹操披坚执锐,成为军事领袖之时,他就从旁观的局外人变成了当局者,首先想到的是如何确保自己能够生存下来,如何击败对手,如何用最短的时间扫平天下,所谓的“以霹雳手段,方显菩萨心肠”就是这个意思。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