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父亲(第八幕)

次日上午十点整,陈容江准时打来电话,说他已经到了酒店外边,罗杰和谷雨早已收拾停当,当即带上东西走出房间。

       正当两人急匆匆穿过一楼大堂,朝停在路边的MPV走去,门右侧的沙发后突然站起来一个英挺的身影,三两步跨到了他们的面前,挡住去路,语气不善的问道:“谷雨,谷小姐,请问你真正的身份是警察呢还是摄影师?”

       “唐所长!”罗杰飞快和谷雨对视一眼,反问道:“谷雨的职业身份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如果是摄影师的话,当然没关系。”唐勇表情严肃,嘴角挂着冷笑:“可如果是同行,而你,罗先生,又是个私家侦探,那跟我这个派出所所长可就大大的有关了!”

       “哦,”谷雨双手环保胸前,傲然问道:“那我们洗耳恭听,看看到底跟你唐大所长有什么关系喽。”

       “身份不同,目的自然也就不一样了。”唐勇微微一愣,似乎没料到对方是这样反应,不过,他还是冷冷一笑,从鼻孔里哼了一声,缓缓说道:“警察和私家侦探的组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只能是玲子请过来调查陈老师死因的。在公,先不说管辖权吧,异地办案,至少应该知会我们当地警方吧?在私,陈老师是我的恩师,同时也是我辖区的居民,查清他的死因我自然是责无旁贷的,可局里和所里早已仔细勘察、认证分析讨论过了,得出的结论是经得起推敲的,并不存在可疑之处,怎么可以仅仅凭借一个伤心过度的女人的几句话就想来翻案呢?你们,还有玲子,把我们这些学生,把我们当地警方,看成什么人了?”

       “还有,既然做就要光明正大的做,而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偷偷摸摸的,这样反倒让人质疑你们的动机。”

       “唐所长——”

       “阿杰,你打住,我来说!”谷雨拦住罗杰的解释,用讥诮的目光直视唐勇,“唐所长,在解答你的疑问之前,是否方便告知一下,你是如何知道我们身份的?”

       “我有战友在鹏城,巧得很,也是警察。”

       谷雨点点头,“不错,我是警察,不过,如果你的战友信息够灵通的话,应该知道我正在休假中,临时客串给我的男朋友当个摄影助手,请问这违反了警队的条例,还是触犯了哪条法律,或者说,还是冒犯了唐所长你?”

       唐勇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刚想开口,却被谷雨抢了先,“还有,罗杰,我男朋友,在鹏城小有名气,不过,却不是什么私家侦探,而是专门做心理咨询的治疗师。至于梦探什么的,不过是一些好事之徒给的绰号而已,原本不过是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手法,结合一些刑侦手段,帮助人们解析梦境,从而达到缓解精神压力、消除精神创伤的。当然,这些东西你理解起来可能有点难度,弗洛伊德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他的理论也不是谁都能懂的,不过,考虑到你是复退军人,毕竟不是科班出身,情有可原。”

       谷雨一连串的抢白加鄙视,让唐勇的脸上是一阵红一阵白,罗杰担心对方老羞成怒,搞得双方下不来台,连忙插话道:“唐所长,我是有执业资格和证书的精神病专科医生,如果你有怀疑的话,我可以把咨询师的官方网址给你,你自己去查查。”

       罗杰向谷雨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见好就收,然后坦然的望着唐勇,耐心解释道:“事情本来是很简单的——陈爱玲从她父亲去世后就连续做噩梦,并且非常自责,认为自己跟父亲的死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所以她丈夫委托我帮忙把那个梦的成因解释清楚,而精神分析比较多的依靠病人童年的经历,所以,我们才过来进行实地调查。”

       罗杰没有更进一步的说明,而是示意谷雨一起保持沉默,给对方留出思考、理解和接受的时间。

       唐勇的表情既显得犹豫,又有些疑惑,沉吟良久之后重新开口,与之前相比,气势弱了几分,并且尽量的斟酌字句,“二位,刚才我可能是有些鲁莽,先道个歉。不过,你所说的梦探这个职业我闻所未闻,什么‘依德’啊精神分析啊也没听说过,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在没有看到确凿的证据之前,我暂时保留自己的看法,这,事关我们本地警方的声誉和陈老师的隐私,请谅解。”

       谷雨吸了口气,眼睛一瞪,问道:“那你到底想怎样?”

       “很简单。”唐勇眯缝起双眼,轻飘飘的回应道:“在二位实地调查期间,我,全程陪同。”

       “不必了,我们有陈容江就够了。”谷雨毫不客气的一口回绝。

       “我坚持。”唐勇针锋相对,毫不退让,“作为本地的派出所所长,我有这个权力,否则,我怀疑你们目的不纯,有扰乱治安的嫌疑。”

       “你——”谷雨气得攥起拳头,恨不得给对方来一下。

       “喂,你们怎么还不出来啊?”正在僵持不下的当口,陈容江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看到唐勇,顿时一惊,“唐所,你怎么也在啊?”

       罗杰见状连忙说道:“江哥,唐所长想陪我们一起,你看怎么样?”

       陈容江看看唐勇,又看看谷雨和罗杰,察觉到双方微妙而紧张的气氛,连忙打个哈哈,“我没问题啊,哈哈,唐所是个大忙人,平常请都请不来呢。”

       见皮球又被踢了回来,罗杰苦笑着摇头,“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只能劳烦唐所长辛苦一趟了。”

       “不客气,荣幸之至。”

唐勇得意的瞟了眼谷雨,看到的却是对方的后脑勺。

       谷雨一马当先跟在陈容江后面,罗杰稍稍放慢脚步保持与唐勇并肩而行,刻意与前面两人拉开适当的距离,然后侧身低声说道:“唐所长,陈容江并不知道我们来这里的真正目的,他也没有看出来,所以…”

       “没问题,我绝对守口如瓶。”唐勇望着陈容江的背影,爽快的答应下来。

       谷雨上了陈容江的车之后,望着后视镜里缓缓启动的警车,自嘲道:“真没想到啊,咱们竟然还能享受到这种待遇。”

       “唐所可能是想多了,不过,人真是个好人。”陈容江边宽慰边把车开到马路中间。

       罗杰看到前面百余米处一个超市的招牌,说道:“江哥,麻烦在超市哪里停下,我要买点东西。”

       罗杰进了超市,不到三分钟就出来了,两只手拎着装得满满当当的购物袋,右边是装的是烟酒牛奶,左边放的是糖果饼干,上车之后,他把东西递给谷雨,陈容江扫了一眼,连忙说道:“小罗,你太客气了,真是的,你是客人,怎么还能要你买东西呢?”

       罗杰诚恳的说道:“江哥,初次登门,哪能空手。这些东西是给老人家的一点心意。”

       陈容江又客套了几句便开车上路,嘴角多了几分笑意。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