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父亲(第六幕)

工作完成之后,罗杰把东西放进箱子,然后跟谷雨出门,陈容江在他们身后把门关上,正在上锁,突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喊道:“哎,是容江吗?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

       人随声到,一个戴着金丝眼镜,西装革履清瘦雅儒的中年男子疾步走过来。

       “哦,姚校长,”陈容江拔出钥匙,冲来人微微笑道:“玲子请了两位作家给我二叔写那个什么传记,叫我带他们过来随便看看,找点,找点,那个那个啥——”

       “写作素材。”罗杰接过话头,上前一步伸出右手,“你好,我叫罗杰,业余作家。”

     几根冰冷的手指跟罗杰的手掌接触了不到一秒钟便飞快的缩了回去,来人白皙的脸庞上闪过一丝厌恶之色,旋即换成一副世故的笑脸,“我叫姚虎,是这里的校长。”

       “这位是我的助手,摄影师,谷雨。”罗杰悄悄后退半步拉开距离,借机凝神打量对方的反应。

       “你好你好。”

       姚虎冲着谷雨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扭头看着走上来的陈容江,“小玲是不是钱多得没地方花啊?”

       “可能是吧,哈哈,谁知道呢。”陈容江挠挠头,“我那妹夫不是搞房地产的嘛,肯定是不缺钱的主。”

       “也好。”姚虎低头想了想,“老师清苦一辈子,教书育人,也算桃李满天下,写个传给同学们人手一本,睹物思人,多个念想吧。”

       姚虎抬起头,朝陈容江点点头,“你这小子也是,来学校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声。怎么,还怕我请不起一顿饭啊!”

       “哈哈哈,看你这大校长把话说的。”陈容江辩解道:“二叔走的有点惨,我怕影响到学生,特意星期六过来的,这要是平常,怎么也要找你聊几句。对了,你今天不休息吗?”

       “下周期末考试,卷子都已经印好了,我过来转转,怕那几个调皮捣蛋的来偷卷子。”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你这是故意指桑骂槐啊。”陈容江黝黑的面皮彻底成了黑锅底,“我,我以前只是在外面望风的,进去偷的都是你们中学生,对对对,好像还是你们班的呢。当然,你成绩好,又有二叔开小灶,用不着。”

       姚虎嘴角的肌肉抽搐了一下,讪笑道:“你想多了,我可没想揭你的底。”

       姚虎转身看着罗杰,说道:“罗先生,你不远千里到咱们这穷乡僻壤来收集素材,真的不容易,多谢啦。对了,素材收集的怎么样?接下来准备去哪里?”

       “静态的素材找了不少,像照片、日记、奖状之类的,接下来准备到兴邦先生的新居和老家看看,顺便找些故人聊聊,补充些比较鲜活的事例材料,这些东西会比静态的素材帮助更大。”

       “原来是这样啊。”姚虎看了看表,沉吟一下,说:“容江,罗先生,我看要不这样,现在时间也不早了,等下一起吃个饭。今天不是周末嘛,我把镇上的几个老同学都叫上,大家边吃边聊,尽量多回想跟老师有关的往事、轶事,也算是尽下我们这些学生的一点心意,怎么样?”

       陈容江未置可否,而是望着罗杰,后者当即痛快的答应下来,“好啊,机会难得,有了学生的参与,传记绝对会升色不少的。”

       得到了首肯,校长马上开始打电话,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订好了餐馆,联络好了几位同学,末了,他说到:“容江,就在滨河餐厅,你知道路怎么走的,那个,你先带罗先生谷小姐过去,顺便把菜点上,多点几个啊,别图便宜。我学校还有点事情,处理完了马上过去。”

       “没问题没问题。”意料之外的大餐让陈容江喜笑颜开,边拉开车门,边问道:“校长,还有哪几个人?”

       “就是李强,唐勇,韦志高他们几个,其他人太远了,过来不方便。”校长回答完问题,朝车窗摆摆手,然后慢悠悠的转身向办公楼走去。

       MPV起步加速,缓缓驶出校园,罗杰看着后视镜里渐渐模糊的身影,问:“江哥,吃饭的这几个都是些干什么的?”

       “李强是医生,就在镇医院上班,今天可能刚好值班吧;唐勇是咱们派出所的所长,勇猛顽强,哈哈;韦志高是镇政府的秘书,笔杆子,应该跟你很谈得来。”

       “他们都是二叔的学生,并且是同班同学。”

       “这样啊,那他们成绩应该都不错吧?”罗杰问。

       “成绩最好的是校长,里面除了唐勇,成绩都很好,比我好。”陈容江想了想,“唐勇高考落榜参了军,转业回来到派出所的,不像他们三个,是考出来的。”

       罗杰点点头,慢慢靠在座位上,这时,谷雨把拿掉了大闪光灯的相机悄悄递到他面前,使了个眼色,罗杰拿过相机,目光汇聚在照片上,神情渐渐的凝重起来。

       “滨河餐厅”的地理位置与店名非常契合,且风景绝佳。

       餐厅的入口在河提上,比周围的田野足足高出五米多,这种在南方的丘陵地带和山区被完全无视的高度差,可到了北方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上,却能体会到居高临下的感觉。

       餐厅是座两层的小楼,仿造古式的六面体亭台格局,通体漆成红色,显得古香古色,凭栏而坐,脚下是一望无际、绵延十几公里的芦苇荡,一条蜿蜒平缓的小河从中间流过,两旁的河堤上,是两排高大的垂柳。

       陈容江把车停在河堤下的停车场,带着罗杰和谷雨拾级而上,再沿着一条木板铺就、两米来宽的凌空栈道走到餐厅门口,这时,一个身着笔挺警服的中间男子快步迎了上来,轻轻在陈容江肩膀上擂了一拳,“容江,怎么开得这么慢啊?”

       “所长,我上个月被拍了两次超速,可不敢再开快车了。”陈容江跟警察异常熟络,哈哈大笑着转过身,把身后的客人,罗杰和谷雨介绍给对方。

       互通姓名之后,两人轻轻握手,罗杰趁机仔细上下打量了这位派出所所长。

       唐勇的身高在1.75左右,体格匀称结实,浑身上下没有一块赘肉,显得极为精壮,眼神犀利相貌英挺,是小孩子心目中理想的警察形象。

       派出所所长同样仔细观察了罗杰一会,然后把目光投向谷雨,稍稍愣了下神,便恢复正常,热情的邀请三人入座,“李强和志高马上到,校长可能会晚点,咱们边吃边等。”

       四人刚刚坐下,李强和韦志高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李强是个圆脸、笑眯眯的矮个子,身上带着医生特有的苏打水味道,不太喜欢说话,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的,很考验听众的耐性,所以经常被急性子的唐勇打断,不过他还是笑嘻嘻的,丝毫不以为意,显然习以为常了。

       韦志高人如其名,确实很高,足有1米8左右,可惜是很瘦,脸色呈现病态的白色,一双眼睛总是用怀疑的目光打量别人。

       寒暄过后,唐勇招呼服务员上菜,同时吩咐开上两瓶当地产的高度白酒,陈容江看了看罗杰,见他微微摇头,连忙说道:“勇哥,罗先生是南方来的,怕喝不惯白酒,要不来点红的?”

       唐勇笑嘻嘻的看着罗杰,说:“罗先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祖籍应该也是北方的吧。”

       罗杰难以置信的望着对方,问:“唐先生,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唐勇不无得意的说道:“当警察的,琢磨人是职业习惯,嘿嘿。首先,你的普通话非常标准,而我接触过的土生土长的广东人,普通话没有讲得这么好的;其次,你的脸型、身高和肤色也不像南方人;第三,刚才选座位,你自然而然的避开了贵宾的位子——据我所知,南方可没这么讲究;最后,还有你的衣着,不是特别的随意。”

       罗杰点点头,连道佩服。

       “唐先生,那你看看我是哪里人?”谷雨微笑着望着唐勇,话里不由自主的带着些许挑衅的意味。

       “南方出生南方长大的北方人,跟罗先生一样。”唐勇不假思索的回应道:“身高肤色是北方的,行为举止是地地道道南方的,对不对?”

       “对了一半,呵呵,我爸是北方人,我妈是南方人。”

       “既然二位都有咱们北方人的基因,那喝点白的应该没问题喽。”李强笑眯眯的扫了众人一眼,“我难得没手术,今天也破个戒,陪你们好好喝两杯。”

       “你们是替恩师写传记的,要是不吃好喝好,怎么对得起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韦志高附和道,“咱们这请客吃饭,没有不喝酒的,二位就入乡随俗吧。”

       罗杰看了看谷雨,然后望着众人说道:“既然大家这么热情,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谷雨就免了吧,她是女的,喝不了。”

       “没问题没问题。”陈容江抢先说道:“咱们这向来没有劝女人喝酒的,那太不地道了,谷小姐只管吃菜就行了。”

       不多会,菜就上齐了,速度很快,而姚虎准时赶到,餐桌上的气氛顿时热闹起来。

       姚虎首先端上杯酒,说道:“这第一杯酒先敬陈兴邦老师,他老人家当年对咱们几个尽心尽力的辅导,可谁能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走了,唉。”

       唐勇站起身来,说:“算了,说多了伤感,来,干一个!”

       众人同时举杯,干了这杯酒,服务员倒酒的时候,姚虎盯着唐勇,说道:“唐勇,你们警察也真够扯的,陈老师明明是失足坠落,为什么非要定个自杀的结论,这不是成心让我们这些学生不好受吗?”

       韦志高点点头,“可不是,前面咱们高高兴兴的开师生联谊会,后面陈老师就跳楼了,还是自杀,这叫什么事啊,这十里八乡的人会怎么想?怎么议论咱们这些当学生的呢?下结论,好歹也考虑下合理性嘛。”

       “是,是有点奇怪。”李强低声附和,盯着面前的酒吧发呆。

       “我跟刑警队的兄弟聊过了,他们的结论是老师虽然醉酒,可程度还没有达到完全失去意识的地步,所以才认定是自杀,至于具体的自杀原因,可能只有陈老师自己知道了。”

       “二叔酒量不行,可酒品好啊。”陈容江点点头,“他老人家即使喝醉了,也就是倒头睡觉,不好乱跑乱走的,唉。”

       “算了,人都走了,还扯这些干什么。”唐勇举起酒杯,冲着罗杰说道:“咱们要敬罗先生一杯,希望能把陈老师的生平写好写活,让咱们能通过这个传记来好好回味回味,你们说是不是?”‘

       不待众人反应,唐勇便一饮而尽,并且把空了的酒杯口对着罗杰展示一下,“我先干为敬。”

       罗杰连忙陪着干了一杯。

       韦志高紧接着起身,说:“敬酒嘛,好事成双,来,罗先生,咱们再干一个。”

       罗杰刚刚喝下,姚虎又跟罗杰连干了两杯,谷雨看他脸上很快变得红彤彤的一片,连忙低声提醒,“喝慢点。”

       罗杰点点头,这时,对面的医生李强好心的提醒道:“罗先生,咱们俩等下再喝,你先吃点菜垫垫肚子。”

       “医生就是医生,时时刻刻不忘保重身体。”唐勇斜瞟了他一眼,调侃道:“老哥,你到现在才喝了一杯,怎么行呢?”

       李强没好气的回应道:“要是都喝多了,等下谁来跟罗先生讲老师当年的轶事?咱们请罗先生可不单单是为了感谢,哼,你们喝糊涂了,我可清醒着呢!”

       “好好好,那咱们明确分工,我们三个负责喝酒,你负责讲,行了吧?”唐勇举起酒杯自己干了一杯,然后跟罗杰说道,“第一次喝酒,不知道你酒量怎么样,咱们后面就随意了。”

       罗杰感激的一笑,“唐先生真爽快。”

       “唐所长做事向来干净利索,从不拖泥带水的。”李强嘿嘿一笑,举起筷子夹起块红烧肉送进嘴里。

       姚虎笑道:“你小子今天话不少啊,看来只有酒精才能撬开医生的嘴啊,不过,可别喝多了,手术刀都拿不稳哦。”

       调侃完了李强,姚虎冲着罗杰正色说道:“罗先生,你慢慢吃,我给你讲两件陈老师的事情,很有意思的。”

       罗杰轻轻放下筷子,注视着对方。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