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父亲(第五幕)

随后,罗杰继续围绕着陈爱玲的父亲展开话题,不断的提问,等到面包车停在一所乡村中学宿舍前的时候,陈容江已经把自己知道的有关二叔的一切交代了七七八八,两人自然变得异常热络,如同认识多年的老友,罗杰的称谓也从“罗先生”变成了“小罗”。

       “咯咯咯咯”,打开污迹斑斑的锁头,推开两扇斑驳破旧的木门,伸手在门口墙壁上摸索了半天才找到日光灯的开关。

陈容江回身心虚的笑道:“小罗,小谷,你们自己进去看吧,我去上个厕所。”

       “江哥,你不一起看看?”罗杰看着陈容江,感到有些纳闷,“万一那个啥…”

       “没事的没事的,我相信你,再说,里面也没啥值钱的东西。”陈容江讪笑着挠挠头,“不知怎么回事,我打小就特别怕二叔,更怕他这间宿舍,只要没有老爹带着,我从来都不进去的。”

       罗杰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扭头看看谷雨,恰好跟对方的目光相遇,后者不动声色的微微点头。

       罗杰点点头,陈容江如蒙大赦,逃也似朝旁边快步走去,看起来是真的不喜欢这间宿舍。

       看着陈容江的身影消失在墙角后面,罗杰苦笑着摇摇头,当先走进这阴暗、简陋的一居室。

       正对着房门是个两米来高的木制书架的背面,上面挂了幅国画,画里是一片俊逸的修竹,起了个屏风的效果。靠着书架摆了个小小的鞋架,上面还整齐的摆着几双旧鞋子。绕过书架,罗杰看到左边靠墙摆着一张饭桌和四把椅子,外墙边是个碗柜,里面稀稀拉拉的放着六七个碗碟,筷子也只有四双。书架的后面摆着一张书桌和两把面对面的椅子,黑漆漆的,伤痕累累,辨不出本来的颜色。

       书桌面对着的过道把卧室和阳台连在一起,阳台的一边是洗手间另外一边被改造成了小小的厨房,必备的厨具都在合适的位置上。

       卧室的门没有锁,罗杰轻轻推开房门,里面的两张单人床把不大的卧室填的满满当当的,靠里面的床还特意装了厚厚的帘子,床上用品都是粉红色的,一望而知是女儿的。两张床之间放了个小小的梳妆台,摆满了女孩子的东西。父亲床铺上方除了女儿的奖状就是女儿各种时期的照片,洋溢着满墙的父爱。

       “阿杰,你察看现场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吗?”谷雨虽然是刑侦高手,可对解析梦境显然知之不多。

       罗杰回过头,看到谷雨已经从旅行箱里取出照相机、强光手电和乳胶手套,笑了笑,“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你就假定这里是谋杀案的第一现场,按照你们刑警的标准流程走一遍,看到有价值的线索该拍就拍该拿就拿。”

       罗杰把头朝门外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道:“不过咱们动作要稍微快点,你那个大闪光灯太扎眼了,除了专业摄影师之外,好像只有你们刑警会用——刑侦电影普通人可都看过的。”

       “知道了。”

       谷雨迅速戴上手套,回身轻轻掩住房门,然后打开强光手电,从门口开始仔细察看起来,并不时的用挂在脖子上的照相机拍照。

       罗杰在卧室中间站了一会,反复打量着父女俩床铺的位置和床上用品的摆设,然后再粗略的看了看厨房和卫生间,此时,谷雨已经开始给书桌和书架拍照。

       罗杰默默的点点头,等到谷雨进入卧室之后,他来到客厅的书架前,仔细的察看陈列的书籍。

       看了一会,罗杰从书架里抽出磨损比较严重的旧书,看了下封面,是狄更斯的小说《远大前程》,在椅子上坐下来,飞快的翻阅。

       整本小说翻完之后,罗杰意外的发现在封底的印刷字体下有几个形状怪异的手写字,凝神看了一会,竟然没有认出来,想了想,掏出手机放大,拍了张照片。

       随后,罗杰又拿了本同样磨损严重的小说,狄更斯的《双城记》,翻阅起来,这时,门外响起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罗杰轻轻的咳嗽了几下,谷雨立刻从阳台疾步走回客厅,摘下手套,放下相机,拉上箱子,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陈容江站在门口,看着正慢条斯理的从书架上拿起笔记本的谷雨,好奇中带着几分疑惑,“小罗,你们是在找什么东西吗?”

       “是的。”

罗杰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对方的视线之中,晃了晃手里的书,“一些特别的东西,对你妹妹和二叔来说有特别意义的东西,比如这本小说,《双城记》。”

       罗杰上前一步,把书翻开,露出书签和下面的一个小小的昆虫标本,“书签是你妹妹手抄的宋词,标本有可能是你二叔亲手制作的,这些东西将来会拍成照片放到传记里面。”

       陈容江点点头,斜着身子朝门框上一靠,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和火机,递了一根给罗杰。

       “谢谢,我不抽烟。”

       陈容江给自己点上,吸了口烟,回头望着不远处的操场,“我看玲子请你给二叔写传记怕是有别的想法。呵呵,二叔教书是很厉害,可再厉害不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师,又不是什么明星、大官、老板,写传记给谁看呢?”

       “江哥,你是怀疑我们的目的吗?”

       罗杰抬起头,用坚定而坦诚的目光看着陈容江,谷雨则是脸露微笑,埋头看着笔记本,似乎被里面的内容完全吸引住了。

       陈容江摇摇头,“玲子疑神疑鬼的,好像不相信二叔是自己掉下去的,可派出所的所长也是二叔的学生,跟她很熟,直接请私家侦探过来的话那不伤了人家的面子?所以我想啊,她请你们来应该是想用写传记的名义找证据,拿回去再给到私家侦探分析。”

显然,陈容江被自己的推理给折服了,猛地点点头,加重了语气,“对,就是这个理。”

       “如果这样的话,那说不定我们就是私家侦探哦?”

       罗杰不动声色的反问,凝神察看对方的反应。

       “小罗,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私家侦探呢!”陈容江回头瞟了眼罗杰,笑着摇头,“干这行的眼神可厉害了,看你一眼跟针刺一样的,他们平常都很严肃的,你这样的,一看就是个读书人,笔杆子。”

       罗杰释然一笑,“唉,可惜啊,演不来狠人,呵呵。”

说罢低头继续察看手中的小说。

       陈容江则自顾自的说道:“我小的时候二叔还是很疼我的,每次回老家都带好吃的给我,那时候家里不宽裕,小学到中学的学费也都是他替我爹缴的,所以无论我相信不相信他是自杀,无论公安怎么说,只要玲子跟我说想查清楚,我都会帮忙的——他是我二叔啊,我爹的亲弟弟呀!”

       罗杰连忙放下书,走到门外,看着陈容江的眼睛,安慰道:“江哥,你不用郁闷,你妹应该没有骗你,我不是私家侦探,而且据我所知,她应该也没有委托其他人来调查——我跟她老公详细谈过的,千真万确。”

       罗杰见陈容江仍旧半信半疑,知道这位精明的汉子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想了想,进一步解释道:“不过,你的怀疑有一部分是对的,我们呢确实不是单纯过来拿东西的。之所以瞒着你,是因为怕你不理解,产生误会。”

       迎着对方迷惑的眼神,罗杰稍微斟酌一下,“这样说吧,你妹妹由于父亲突然离世造成的严重刺激,得了一种精神上的疾病,而我则是专门治疗这种疾病的医生。这种精神上的疾病治疗的关键是找到病因,所以我在征得她同意的情况下过来调查。”

       “你,你是医生——确实有点像。”陈容江的疑惑变成了迷惑,半信半疑的问道:“玲子的病严不严重要不要紧啊?”

       不待对方作答,陈容江便猛地拍了下脑袋,恍然大悟:“二叔下葬前玲子是有点不对劲哦!”

       “情况不算特别严重,但假如不能及时治好的话,不排除恶化的可能性。”

       “病因难道不是伤心过度吗?那调查家里又有什么用呢?”

       “伤心过度很容易排解的,更何况她有那么体贴的爱人和可爱的孩子。”罗杰摇摇头,“照我推测,致病原因只能在父女俩过去的生活中。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老人的去世相当于是个导火索,但炸药肯定是多年前已经埋下的。”

       可能是被罗杰散发出的强大自信折服,陈容江似懂非懂的点头表示认可他的说法,“好,那你继续吧,要帮忙吱一声。”

       罗杰和谷雨继续在房间里翻查了半个小时左右,拍了几十张照片,拿 了本影集和两个日记本(陈爱玲的)。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