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父亲(第三幕)

罗杰站起来,朝书房挥了挥手,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丈夫立刻拉开房门,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来,先关切的看看妻子,发现后者的情绪似乎比谈话开始的时候稍稍振作一些,不再那么消沉了,不禁喜形于色,猛地抓住罗杰的右手,激动的摇个不停,“罗先生,您真的我的救命恩人啊,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罗杰连忙摆手,解释道:“张总,太太的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目前仅仅是排除了跟您岳父去世之间的因果关系而已,后续还需要做进一步的调查,完成之后才能进行完整详尽的解析。”

       “没问题没问题,尽管放手去做吧,花多少钱都无所谓!”张世杰回头望着妻子,“阿玲,我想请罗先生一起吃个饭,表表心意,你看怎么样?”

       “不用,不用。”没等陈爱玲表态罗杰就直截了当的拒绝,同时把身体一侧,悄悄向张世杰使了个眼色,“我中午已经约了人,真的很不凑巧。”

       这个精明的地产商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随即若无其事的点头。

       陈爱玲慢慢起身,说:“罗先生,你不用客气的,我自己在家里吃没关系的——我平常就不太喜欢到外面吃饭的,应酬什么的都是他。”

       张世杰假意思索了一下,说:“罗先生,既然你已经约了人,那咱们改天吧。”然后冲着妻子说:“反正罗先生还要过来的,到时候我把望海轩的大厨请过来做顿大餐,再叫上蒋院长,好好谢谢罗先生,你看怎么样?”

       “那行,你看着办吧。”

       于是罗杰告辞,张世杰下楼相送,陈爱玲回房休息。

       罗杰在一楼的门廊前停住脚步,转身面对着张世杰,低声说道:“张总,婚后你经常陪太太回老家吗?”

       “算不上经常吧。”张世杰想了想,“差不多每年一次,每次会待上个五六天左右——有什么问题吗?”

       “好,那据你观察,父女俩的关系怎么样?”

       “正常啊,就是正常的父女关系。”张世杰脸色微红,不自觉的提高了声音,“罗先生,你什么意思?”

       罗杰抱歉的笑笑,“张总,你误会了。”

       罗杰看看楼上,说道:“我的意思是,假如你从一个旁观者的立场,而不是一个女婿的角度来观察,你太太和岳父在日常生活中的表现,是属于那种亲密无间型的父女关系,还是有种说不出来的隔阂的那种?”

       担心张世杰理解不透,罗杰进一步说明:“比如说,亲密的父女关系,女儿说话会没大没小,用命令的语气居多,也会经常去拉着父亲的胳膊,喜欢紧挨着父亲坐,与之相反——”

       “罗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张世杰表情沉重起来,悄悄的点点头,声音瞬间低了八度,“阿玲跟她爸爸相互之间很客气,给我的感觉好像是有些疏离,第一次见面时,我甚至有种两人是在演戏一样的感觉——父亲的行为举止是个父亲应该有的样子,女儿则从来不做出格的举动。”

       “这,这岂不是说爱玲她真的跟…”

       “不,不,这是两层意思。”罗杰连忙解释加安慰:“张总,太太的梦不简单,里面蕴藏的信息量非常大,也有些诡异,我推测应该是跟她的一些被遗忘压抑的童年记忆有关,并且牵涉到了她的父亲,还有她的母亲,那些可能不为人知的一面。”

       张世杰回头望了望楼上,拉着罗杰往走廊侧面走了几步,然后示意对方继续。

       罗杰接着说道:“我有把握通过实地调查对梦境做出正确的解释,但以张太太的精神状态,我担心经受不了很大的刺激,所以到时候可能需要把真相先告诉你,然后咱们再把商量好的版本给到她,你觉得怎么样?”

       张世杰感到有些迷惑,“有这么严重?”

       罗杰点点头,“从梦境里看,张太太对父母亲的先后离世似乎都知道些端倪,只是不愿意想起来,所以只能通过扭曲的方式在梦中出现。”

       “不愿想就可以想不起来吗?”张世杰感到难以置信。

       “人经常会编造记忆,不过,这种能力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减弱,因为心智在逐渐成熟。”罗杰随便举了个例子,“很多孩子会告诉家长说看见了喜欢的童话、漫画、动漫里面的人物,并且言之凿凿,确信无疑。”

       “是哦,我家这两个小子经常这样说,我还以为他们是故意逗我的。”张世杰想通了一点,半信半疑,“如果阿玲的家事真的有这么复杂的话,也只能照你说的办了,我可不想再看到她伤心落泪!”

       两个男人达成共识,很快约定好了时间点,罗杰驱车离去,张世杰站在院子里,抬头望了望天,默默的叹了口气。

       “什么——你要跟我一起去?”罗杰的嘴罕见的变成了“O”型,用发现外星人的神情注视着对面沙发上气定神闲的谷雨。

       “是——滴。”谷雨轻描淡写的回应:“最近局里事情不是很多,所以我休了半个月的年假,应该够了吧?”

       “当然够了,唉,不对啊,我可没答应带你一起过去。”罗杰急的连连摆手,“我是出差,是工作,不是旅行,你去了会很不方便的。”

       “哦,那人家倒想问问你,到底哪里不方便,怎么个不方便法哪,嗯!”谷雨慢悠悠的起身,狞笑着朝罗杰迫近,“说,是收小卡片不方便了,还是泡妞不方便了?你们这些男人,整天在外面跑,哼,再老实的心都野了——姐姐我行走江湖多年,办案子什么地方没去过,什么场面没见识过,想蒙我,做梦!”

       “我没有,绝对没有想蒙你的意思。”罗杰双手乱摇,忙不迭的否认。

       谷雨嘿嘿笑着继续前进,刻意挺起的胸部几乎顶到罗杰的胸膛,吓得他连连后退,可是屁股却被办公桌给挡住了,于是上半身便不得不凹了进去。

       “哎呦,你这个老夫子啊,人家这软香暖玉的投怀送抱,竟然把你吓成这样,啧啧,可真有你的。”谷雨恰到好处的停住了,昂头笑嘻嘻的看着爱人,“姐姐我身材不好吗?姐姐我不漂亮吗?姐姐我不够温柔吗?”

       “你身材一级棒,美若天仙,柔情似水。”罗杰连拍马屁,不过立场毫不动摇,“可我还是不能带上你,真的不方便。”

       谷雨摇摇头,叹了口气,脸色瞬间变得阴郁,她转过身,朝沙发走去,“以前肖队在的时候没怎么觉得,他一走,上班特别别扭,做事的没几个,争权夺利勾心斗角的事情倒多起来了,烦得很。”

       “你不会是不想干了吧?”罗杰上前扳住谷雨的肩头,“当警察,抓坏人,可是你从小的梦想。”

       “梦想?我老爸跟你老爸年轻时候还梦想解放全人类呢!”谷雨讪笑道:“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坏人抓不完的,更何况,有些人,比如肖队,他能算坏人吗?”

     罗杰意识到谷雨的心理仍然处在对同事的死去难以接受的迷茫阶段,立刻改了主意,“好吧,咱们一起去,你权当散散心,顺便给我搭把手,好不好?”

     谷雨得意的抛了媚眼给罗杰,“说好了哦,咱们住酒店不许开两间房。”

       “那就双床房。”

       “可是人家喜欢睡大床房,好方便贴身保护你哦。”谷雨边说边低下头,声音变得细若游丝,“我先学着看,要是合适的话,我辞职跟你一起做,夫妻店,不是最好的吗?”

       “好的,你想怎样就怎样吧。”谷雨难得露出的媚态和柔情,让罗杰不禁有些心猿意马,忍不住猛地把谷雨往怀里一带,低头朝她的红唇吻了下去。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