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董卓残忍暴戾背后的心理学根源

       董卓(?-192年5月22日),字仲颖,陇西临洮(今甘肃省岷县)人,生于颍川。 东汉末年献帝时军阀、权臣,官至太师,封郿侯。于桓帝末年先后担任并州刺史,河东太守,利用汉末战乱和朝廷势弱占据京城,废少帝立献帝并挟持汉献帝号令天下,东汉政权从此名存实亡

       董卓主政期间,行事不择手段残忍暴戾:强行废少帝立献帝,毒杀何太后并禁止为其举办丧礼;盗取汉灵帝陵墓内的财物;纵容部下劫掠富户,搜刮财物,奸淫妇女;强行迫使朝廷和官员迁移到长安,导致大批百姓丧命,又纵火焚烧宫殿、官府、民宅,趁机搜刮财物,又指使吕布挖掘帝王、公卿大臣的陵墓获取珍宝;派军队袭击颍川郡阳城县,将正在举办“二月社”的百姓屠杀,对外宣称是剿灭叛贼得胜归来,把劫掠来的女人分给士兵;甚至还有董卓奸淫公主、宫女的说法;将太傅袁隗、太仆袁基灭族。

      由于董卓既是个僭越者又是个失败者,故而擅于“春秋笔法”的史学家肯定不会对他进行客观公正的描写,他的种种劣迹的记载之中自然不乏不实之词。不过,即便是把正史和野史比较着看,去掉那些来源可疑或者夸大其词的部分,董卓主政期间的行为依然可以称得上残忍暴戾不择手段。

      然而,假如我们把时间线稍微拉长,从董卓的少年时期开始来察看的话,会发现他原本是喜欢行侠仗义的少年,为了招待朋友竟然连自家的耕牛都舍得杀掉。成为军人的董卓则是个有勇有谋,并且有野心有远见的将领,故而不但在军旅生涯中不断获得胜利和提升,并且敏锐的察觉出汉室衰微的现状,将兵权牢牢抓在手中,耐心等待属于自己的机会。

      董卓人生的分水岭和关键节点是在洛阳的北芒山下,他率领军队迎回了汉少帝,在此之前,他的经历不过是个典型的草根逆袭过程,虽然耍了些手段,但特别出格的地方并不多,可是在此之后,董卓突然之间性情大变,原因何在?

       假如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的话,董卓残忍暴戾的行为背后是有其合理的心理学根源的:1,安全感的严重缺乏;2,暴发户心态导致的自我过度膨胀。

       安全感缺乏的证据。

董卓自己“剑履上殿”,即便见皇帝武器都从不离身,并且总是在衣服里面穿铠甲,从家门到宫廷,沿途全部安排甲士守卫,防备的滴水不漏。侍御史扰龙宗在拜见他的时候,仅仅是忘了解除佩剑,董卓就下令将其活活打死,可见安全感的缺乏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

      安全感缺乏的原因:董卓连出生的具体时间都没有,显然出身于一个普普通通的草根之家,而非豪族大家。虽然有勇有谋,但囿于家庭环境的限制,对宫廷政治和官僚系统的了解不够深入,也不知道如何利用,自然对朝廷的一切都抱持着怀疑和不信任的态度,一旦遇到问题,只能依靠自己最擅长的暴力来解决。同样是皇帝,在曹操手中,就能用来“挟天子令诸侯”,可是在他董卓手中,竟然成了烫手山芋、累赘和负资产,可见两者水平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此外,外戚、宦官、豪族、官僚是左右东汉政局的主要势力,而当外戚和宦官先后被铲除,军阀、地方实力派登上舞台之时,首先登场的董卓既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也无先例可循,再加上学识和人望都不足以应付这种负责的局面,故而他很快陷入了惶惑无主的状态,进退失据。

      暴发户心态导致的自我过度膨胀。

      证据:董卓当年是曾经是皇甫嵩的部下,并且一度相处的很不愉快,故而在大权在握之后,不但当众让皇甫嵩给自己下跪,并毫不留情的出言讥刺、嘲弄。尽管皇甫嵩惶恐跪谢,董卓还是将其有下狱,定了死罪——典型的小人得志的暴发户心态。

      原因:董卓控制了皇帝和朝廷之后,极力想模仿的对象是西汉著名政治家霍光,后者是唯一一位以臣子的身份成功了废了一个皇帝并立了新皇帝的大臣。然而,霍光的权力来自汉武帝的临终任命,本身又是在朝廷中拥有巨大实力和人脉外戚,并且在昭帝一朝是得到了完全的信任,大权独揽且无人能挑战他的权威。董卓本身不过是个普通的军阀,朝廷内部和地方都没有足够的支持者和盟友,又对权谋政治一窍不通,如何能跟霍光相提并论?

      既没有安全感,又自我膨胀,如何还能保持正常的心态和状态?一旦遇到事情,军人的本来反应自然而然的取代了政客的深思熟虑,杀伐果断看起来很爽,却一步步把自己送上了黄泉路。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