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的记忆与恐惧(第一幕)

琵琶湖是鹏城市区内占地面积最大,同时也是风景最好的一个湖,因形状酷似琵琶而得名,单单水体面积就有将近两百万平米,周边植被茂密,可谓风景独好。湖泊的西南角是个十余万平米的沼泽,在繁茂浓密的芦苇间隙长满了凤眼莲、荷花、水竹芋、浮萍等水生植物,每当雨季到来,外溢的湖水经过沼泽的净化流入一条蜿蜒曲折的小溪,前行五公里后汇入海湾。溪水清亮透彻,游鱼细石清晰可见,溪边林木葱葱,杂花生树,鸟鸣阵阵,是个不可多得的收拾心情的好去处。

       三十多年前,从五湖四海调到鹏城的建设者们亟需大量的住房,由于没有环保意识,只考虑交通方便,政府便在当时紧邻唯一的一条主干道南侧的琵琶湖边规划、建设了一个由二十来栋六层住宅楼和五十个独栋小楼构成的小区,由政府统一分配。虽然用现在的眼光来看,那批建筑无论是结构设计、外观装饰还是建筑材料,都算不上很好,然而世易时移,随着环保政策收紧,在琵琶湖设立了湿地自然保护区,给房地产开发划了红线,物以稀为贵,于是乎这个已经变成“老破小”的小区意外的变成了香饽饽,至于那几十栋别墅,更是绝无仅有的稀缺资源。

       小区面对琵琶湖背靠近百米高的虎背山,依托山势层叠向上,别墅在前,住宅楼在后,一直延伸到半山腰,显得错落有致。

       清爽的早晨,两个运动装的青年男女踩着单车顺着树荫下的绿道来到虎背山山脊的凹陷处,当先的女孩停车之后先前后看了看,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便支起单车,飞快的解开绑在车后的陶罐,用眼神示意同伴走入山林。

       “阿雨,你确定这样做合适吗?”罗杰在前面拨开树枝,边慢吞吞的往密林里走,边心有不甘的说道:“万一他弟弟找过来,发现骨灰没了,你怎么交代?”

       “弟弟?我跟肖队这么多年,从来没听他提起过弟弟,也没见他弟弟有跟他联系过,他就是个孤家寡人。”谷雨的话里透着伤感,“唉,肖队其实挺可怜的,一生都活在仇恨之中,没办法解脱。”

       “他从楼上往下一跳,倒是把自己解脱了,可是那些被害者家属该怎么解脱呢?你说是不是?”

在罗杰眼中,肖克首先是个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其次才是女友的表哥、上司,最后是不算熟的熟人,对其离世的同情心自然是远远小于给那些被害人家属的,故而不是很认同谷雨的说法,“社会在发展,时代在前进,现在早已不是快意恩仇的时代了。”

       “唉,假如撇开我的警察身份,我其实很向往春秋战国时代的,每每想起来都让人热血沸腾。”谷雨在一大片野生的杜鹃花前停住脚步,放下陶罐,仰天长叹,“‘士可杀不可辱’、‘士为知己者死’……”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罗杰打断了谷雨,叹口气,轻声说道:“是的,在哪个时代,肖克的报复行为会得到认同,甚至那些嘲笑侮辱他们母子的人反倒遭到谴责,但是,即便是以古代的标准,他的报复都远远超过了必要的限度——睚眦必报这个词,可也是用来形容战国人物的。”

       “限度是谁来定的呢?”谷雨转身直视对方,反问道:“尊严和荣誉,有些人是看得比生命更重要的。不错,法律是道德的底线,从法律意义上来说,这些人连违法都算不上,更不至于说犯罪了,而在他们的心里,也不觉得侮辱嘲笑他人有什么不妥的,可惜的是,他们遇到了肖队。”

       “既可惜也可怜,双方都是施暴者,又都是受害者,是一场没有赢家的争斗。”罗杰给出自己的结论之后,岔开话题,“阿雨,你们警方是怎样定性肖克的——应该瞒不住吧?”

       “怎么可能瞒得住!”谷雨哼了一声,说道:“曾茂忠的案子,肖队做得太急,既不想陷害你,又不想连累我,进退失据,留下太多的漏洞。局里分析作案动机的时候,有些老同志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十三条舌头’案。”

       “最终结论出来了吗?”

       “没有。”谷雨讪笑道:“现在成了局里的一大难题,哪个领导都不愿意拍板,直接报给省厅,请上级定性,唉,这个锅确实有点大。我猜啊,很有可能最后依旧把杀人的案子当作悬案,肖队定性是收受贿赂,畏罪自杀,这样大家都好过些。”

       “没有牵连到你吧?”罗杰关切的问。

       “我属于关系人员,直接被排除在调查组外的,没我什么事。”

       “也对,陈年旧事,你才进去几年,不可能跟你有关的。”

       谷雨弯腰捧起陶罐,解开罐口的封布,轻声说道:“肖队,表哥,你老家的祖坟地不让进,我想你可能也不屑进去,我就自作主张给你挑个地方,这里风景很好,我过来看你也方便,希望你能满意。”

       谷雨倾斜陶罐,把肖克的骨灰慢慢的撒在杜鹃花根部的土壤上,倒完之后把空了的罐子埋了,接着移了棵杜鹃进去。

       忙完这一切,谷雨拍拍手,满意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如释重负,“肖队,我还是习惯叫你肖队,我向你保证,每年杜鹃花开的时候我都会来看你,跟你一起欣赏这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美景。”

       说完之后,谷雨烟圈发红,声音哽咽,罗杰上前揽住她的肩头,安慰道:“肖队肯定很满意——他这样的人,生死都是自己选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谷雨默默点头,依旧沉浸在哀伤之中,一阵山风吹过,杜鹃花随风摇摆,发出“簌簌”的声音。

       办完了要事,两人都轻松下来,骑着单车越过山脊,沿着绿道来到山脊的另外一侧,这里是个长长的坡道,很考验人的胆量。

谷雨冲在前面,挑衅的望了眼罗杰,便一头从山坡上疾驰而下,速度越来越快,大呼小叫,享受着风驰电掣的感觉,显得极为兴奋,罗杰则保持着二十米左右的安全距离跟在后面,眯缝着眼睛,紧盯着前面,脸上带着一丝得意。

       “没想到啊,你这个老夫子竟然也能、也敢飙得这么快?”

       绿道进入别墅区后,谷雨一个干脆的右转、减速,左脚蹬地,稳稳的停在一栋三层的联排别墅的大门前,回身看到罗杰竟然已经不紧不慢的下了车,不禁感到有些意外。

       “切,偶在米国读书的时候,同屋的小子是赛车手,经常拉我一起去练车——你以后小豪为什么会突然喜欢上飙车的?”

       “不得了啊你,这么重要的事情我竟然不知道。”谷雨更加意外了,把单车往门边一靠,回身狞笑道:“老实交代,你还有哪些事情瞒着我的?有没有在美国泡妞?哼哼,白人女孩个子高、皮肤白,黑人女孩嘛,身材好,胸大屁股翘,你,在那边待了好几年,怎么可能不动心?不对,你这么帅,肯定有女孩子主动勾引你!”

       “当然有啦,咦,你怎么会不知道呢?”罗杰满脸的惊奇,高声叫道:“我在米国有什么事情都会告诉老妈的,她跟你那么亲,我还以为都跟你说了呢!”

       “岂有此理。”谷雨假意恨道:“怎么说还是儿子亲,哼,人家生气了,等下再要找她老人家算账。”

       “终于等到内讧了。”罗杰在后面讪笑道:“看起来你们的联盟不是铁板一块嘛,还是有裂缝的。”

       “且,逗你玩的,哼,还想故意挑拨,哼,姐姐我聪慧过人,岂能被尔等宵小之辈所欺。”

       说罢,谷雨后退两步,站在别墅的大门中间的位置,上下打量几眼,感慨道:“你知道吗,当年老爸第一次带我过来串门,站在门前往南一看,我当时就下定决心:长大了一定要住到这里来!”

       别墅区的不但地理位置绝佳,而且布局好,三联排的小楼呈“品”字型展开,相互之间又有十几米的落差,故而保证了每家每户都能俯瞰整个琵琶湖,罗杰家的楼在靠近边缘的位置,站在他家门口,既能看到整个琵琶湖,还能远眺海湾,假如侧身的话,小区又尽收眼底,真可谓风景独好。

       谷雨慢慢转身,痴痴的眺望着波光粼粼的湖水,呓语般的说道:“实在是太美了!”

       “哇噻,原来你追我是为了得到我们家的房子啊!”罗杰咧着嘴叫道,“等下一定要告诉老妈,对了,还要跟豪哥说下——这房子他有一半的。”

       “阿姨早就知道了——我要连人带房一起收。”谷雨呵呵一笑,把嘴一撇,“小豪有多大的胆子,敢跟老姐我争房子!?哼,叫他住到我那套房子去,他不是喜欢折腾、喜欢热闹嘛,房子大,又在市中心,随便折腾,要是还不嫌不够的话,我老爸海边的别墅也拿去。”

       “要我说啊,你爸当年就不应该把这里的房子卖掉,这房子旧是旧了点,可住着舒服啊,你看,多安静,空气多好。”一个穿着朴素气质典雅的中年妇人迎了上来,含笑的双眼扫了下儿子,接着非常自然的拉住谷雨的胳膊,用温润慈爱的目光仔细打量着女孩,“阿雨,刚才是不是哭过?出了什么事?阿杰应该没胆子欺负你吧?”

       “阿姨,没事的。”谷雨亲昵的揽住妇人的腰便往院里走,把嘴贴在对方耳边低声解释起来。

       被完全无视的儿子无可奈何的摇摇头,从单车后面取下自己的双肩包,轻声说道:“老妈,我难道不是你亲生的——我都半个月没回来了,也不关心关心,怎么拉着别人家闺女这么亲。唉,见过偏心的,没见过这么偏心的,再说,她还不是你家媳妇呢。”

       “阿雨,你看看,一个儿子,半个月没回家,竟然还理直气壮。”罗妈妈摇头叹息,稍稍提高了音量,“阿杰,你怎么跟豪哥一个腔调啊,是不是一起排练过?”

       “嗨,老哥,我在上面!”

       二楼的窗口,罗豪把脑袋往外面一探,挥了挥手,正准备缩回去,楼下响起一声断喝,“小子,没看到的大姐吗?怎么不打个招呼。”

       豪哥急忙摆手,“老姐,我正准备给你请安呢,这个,这个,夫为妻纲,你的地位比我哥稍微低点,所以要先跟他打招呼。”

       “哼,等我们结婚了就要改成妻为夫纲,现在还不抓紧时间讨好我,到时候有你好看。”

       “哇,老哥,你真行。”罗豪把大拇指冲罗杰一竖,“这么快就生米煮成熟饭了,佩服佩服!”

       “找打啊你!”谷雨笑骂回应,作势要往里面冲。

       “现在呢,你是姐姐,打我是可以滴,所以要抓紧哦,要知道,等你成了嫂子,咱们就授受不亲了,再打打闹闹成何体统!?”罗豪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你说是不是啊,老哥?”

       罗杰偷偷在下面把手指一竖,赞许的点点头。

       “别在那扯淡了,还不给我下来洗菜。”屋内响起一阵浑厚的男声,跟罗杰的声音几乎一模一样。

       谷雨走进客厅,向着厨房里大声喊道:“叔叔,我来了,今天做什么好吃的?”

       “辣椒炒鸡蛋、清蒸鲈鱼、酱烧牛肉、蒜蓉生菜、凉瓜排骨汤。”罗杰的爸爸报着菜名从厨房走了出来,是个中等个子,体格健硕却神态雅儒的中年人,头发花白,额头皱纹密布,近视眼镜下面是一双睿智的双眼,脸上带着淡谈的笑容。他上下打量了谷雨几眼,脸上闪过一丝疑惑,“阿雨,你好像不是很高兴?”

       看到父亲探询的目光投向自己,罗杰低声说道:“阿雨的领导,就是她经常提到那个肖队,前天跳楼自杀了。”

       “啊,怎么会这样?”罗妈妈急忙让谷雨在沙发上坐下,拉着手关切的问:“孩子,没吓到你吧?别想太多啊!”

       罗爸爸眉头轻轻一皱,望了望谷雨,又看了看罗杰,后者进一步解释道:“肖队精明强干,把全副身心都投入到工作当中,连家都没成,原本已经内定了要升副局的,可是纪委因为一件工程受贿的事情突然约谈他,所以,就——”

       罗爸爸眉头轻轻向上一挑,略微思索了一下,点点头又摇摇头,再次望向对面的儿子。

       罗杰悄悄使了个眼色,轻轻叹了口气,罗爸爸心领神会,露出释然的表情。

       “那你们娘俩先聊聊,我去厨房做菜。”

       转身之际,罗爸爸对着儿子说道:“我刚买了本经济学的书,作者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写的挺好的,就放在书房的桌子上。”

       “我上去看看。”

       罗杰抬腿准备上楼,罗豪把头从厨房里伸出来,抗议道:“老爸,你也太偏心了吧,凭什么老哥去看书,我就要在这里洗菜?”

       “老爸最公平,绝对不偏心。”罗爸爸嘿嘿一笑,说道:“那好办,你去楼上看书,让阿杰来洗菜,等下吃饭的时候咱们爷俩探讨下书的内容,怎么样?”

       “好好好,当我没说过。”罗豪吐了下舌头,做了个无可奈何的鬼脸,“欺负人啊,没天理啊,都喜欢读书的,不喜欢我这粗人。”

       罗杰疾步上前在弟弟头上狠狠爆了个栗子,“老实洗菜去吧,粗人!”

       “啊——”

       惨叫引发一阵哄堂大笑,然后一家人各忙各的,一个多钟头以后五个人团团围坐在餐桌前,就着热腾腾的饭菜边吃边聊。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