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条舌头(第十八幕)

“后面的事情,我就懒得说了。”

       漫长的讲述,说出淤积在胸中多年的秘密,让肖克如释重负,他在烟灰缸里捻灭烟头,舒服的躺在沙发里,轻声问:“接下来咱们可以开始问答环节了。”

       “康复中心对老佟下毒的是谁?”

       “我。”肖克轻笑道:“鉴定中心跟医院的康复中心在同一层楼,而且后面通过环廊连在一起,不需要通过电梯就可以到对面。”

       “那个姓佟的身患残疾,应该饱受歧视和欺侮,跟我的处境有些类似,所以我根本就没打算要他的命,药物的剂量非常小,即使不送到医院,也不过是昏睡两天而已。”

       “多谢你手下留情。”罗杰诚恳的道谢,接着说:“我表哥是在外面混的,对于你来说,自然没必要手下留情,恰好夜总会的老板刘威有把柄在你手里,稍微胁迫一下,自然只能由你摆布。”

       肖克点点头,“刘威手上有两条人命,不想吃花生米只能照我说的做,可惜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呵呵,看来这颗花生米他是躲不过去喽。”

       听到肖克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谈论鲜活的生命,罗杰感到心脏一阵痉挛。

       “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呢?”罗杰提出最关键也是自己最关心的问题,“我是始作俑者,把我杀了不就一了百了了?”

       “纠正一下,始作俑者是牟震,不是你。”肖克扭头望望隔壁房间,“不杀你是因为谷雨这个丫头。”

       “至于牟震嘛,唉!”肖克叹了口气,“他对我来说,亦父亦友,如何下得了手?其实以他的能力,早就应该怀疑到我头上,可他实在太过信任我了,在潜意识里无视那些相关的证据。”

       “谷雨这丫头,刚到局里报到的时候就把我吓了一跳——她长得太像我妈了,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肖克脸色带着苦涩的笑容,“作为一个资深刑警,我知道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巧合,于是我查看了她的档案,结果毫不意外——谷雨是我的表妹,我亲舅舅的女儿。”

       “阿雨知道吗?”

       “不知道。”

       “这,这不太可能吧?”

       “母亲病逝前,我用的不是现在这个名字。”肖克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那是另外一个故事,牵扯到很多隐私,我不想扯那么远。”

       罗杰从肖克的烦躁里察觉到了异样,悄悄的绷紧肌肉,不动声色的提出对方最为得意的问题:“当年连杀十三个人,你是怎么做到不留痕迹的?”

       肖克昂起头,窗外洒过来的几点阳光照在他黝黑的脸庞,让他的得意和自满清晰的展现在罗杰面前,“那天我刚刚拿到了警校的录取通知书,恰好在路上碰见了当年对着妈妈胸部指指点点的一个小子,十三个人中的一个,脑海里顿时出现一个声音——砍掉他的头,拔掉他的舌头。显而易见,这是老天的安排,我悄悄跟着他,记住了他家的地址,晚上就翻墙跳进他家,像杀狗一样把他宰掉,把他的头扔到当年嘲笑我的地方,当然,沧海桑田,那里已经从当初的汹涌溪流变成了公路。”

       “杀了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就简单了。同时,我在警校又在不断的学习侦破技术,于是不断的在作案中施展反侦查手段,留下的痕迹越来越少。等到案件引起重视成立专案组的时候,我已经在省城警校读了二年级,户口也转出去两年了,再加上他们划错了年龄范围,故而我没有接受过一次调查。嘿嘿,我不是跟你说过,我过目不忘嘛,死记硬背我都比同学厉害的多,中间还跳了一次级。”

       “你第一次杀人只有15岁?”

       “不错——如果那些杂碎可以称之为‘人’的话。”肖克的坦率带着令普通人毛骨悚然的冷酷。

       “大学实习,我特意选择回本市,积极要求加入专案组,并在最后一次作案中狠狠的把这些所谓的专家耍了一把,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肖克面容扭曲,泪水喷涌而出。

       罗杰轻声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最后一颗人头应该是你自己带进蹲守的地窖里的,树丛中所谓的凶手身影应该是通过某种类似于提线木偶的办法弄出来的,是不是?”

       “答对了。”

肖克一把抹掉泪珠,用略带疲惫的声音说道:“我承认,当时年少轻狂,有点得意忘形,低估了刑警们的职业素养——牟震没过多久就开始起了疑心,反复过去勘察现场,回来之后常常埋头在卷宗里面研究。可惜的是,信任挡住了他的眼睛,在加上那是清单上的最后一个,我之后收手不干,连环杀手消失无踪,他再也找不到新的证据。”

       “如果不是你,曾茂忠本可以不死的,他当时只是看了几眼而已,就扭头看其他地方了。”漫长的讲述之后,肖克舒了口气,“他大我几岁,是半大小子当中唯一没有跟着起哄的,所以他原本不在我的名单上。”

       肖克在“原本”这个词上用了重音,罗杰脸色微变,双手不动声色的悄悄后撤,同时身体慢慢的向沙发的边缘挪动,而双眼则全神贯注的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肖克慢条斯理的从腰间伸出右手,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对方的胸口,“不管你有多厉害,都不可能快得过子弹。至于暗中保护你的几个毛头小子,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不过,假如隔壁是你那位姓佟的兄弟的话,倒是有可能救得了你。呵呵,说实在的,我最佩服你的不是解梦的能力,而是布置的这着暗棋,高,实在是高!”

       罗杰瞳孔收缩,死死盯住对方的枪口,轻声问道:“你打算怎么办?杀了我?”

       “不,是杀了你们。”肖克讪笑着回应,“你是杀害曾茂忠的凶手,在接受询问时突然发难,用刀刺死了谷雨,然后被我当场击毙。”

       “哦,看来你早有准备?”

       “不错,曾茂忠案的第一现场采集到你留下的DNA,而你又在关键的时间点出现在那里,从证据链来说,已经足够了。”

       “动机呢?”

       “模仿者,连环杀手的模仿者崇拜者。”肖克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得意,“你那篇‘红花湖,旧貌换新颜’的热帖,你的得意之作,就是最直接最有效的证据——帖子出来之后我一直在看,最后也是我举报网警删掉的,当然,是匿名的。”

       一阵强烈的挫败感袭来,几乎将罗杰击倒,可是当眼角的余光掠过侧面的房门时,想到那边女友,心头立刻涌起一股豪气,悄悄的将牙一咬,浑身肌肉紧绷,准备拼死一搏。

       “罗杰,我跟阿雨好歹是表兄妹,看在她的面子上,我决定给你,不,给你们一个机会,怎么样?”

       说话的时候,肖克用极其缓慢的动作把手枪放在茶几正中间,然后慢慢缩回手,高深莫测的目光在罗杰脸上掠过,“我喊1,2,3,咱们同时出手,如果你赢了,可以直接杀掉我,如果我赢了,你们俩可就难逃一死喽。”

       “1…”

       罗杰凝望着肖克冷酷的面容,缓缓点头。

       “2…”

       “3…”,“咚咚…”

       “3字”和敲门声同时响起,罗杰愕然一愣,肖克的手已经闪电般探出,将手枪拿了起来。

       “肖队,阿杰,你们搞完了没有啊?怎么这么久啊!”谷雨从隔壁施施然走了过来,不耐烦的催促着。

       “完了,完了。”肖克在门开的瞬间将枪收起,迈步向前跟罗杰并肩而立,,高声说道:“小罗,你的解析非常到位,让我如梦初醒啊,多谢啦。改天请你和阿雨一起吃饭,哈哈哈哈。”

       接着他又凑在罗杰的耳边,压低声音说道:“我改主意了。”

       肖克大步跨到门边,抓住门把手的瞬间回身冲着谷雨说道:“阿雨,这小子有两下子,你可要抓紧哦,别让其他小姑娘把他抢了哦。”

       肖克回身朝罗杰挤了下眼睛,然后抬起右手比划成手枪状:“小子,你给我小心点,要是敢甩了我们阿雨的话——砰!”

       肖克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阿雨,我局里还有个会,先走了。”

       谷雨望着目光呆滞、脸色发白的罗杰,又望望肖克渐渐远去的背影,轻声问:“肖队的梦是不是太可怕了?”

       “可怕,非常可怕!”

       罗杰在喃喃自语般的回应之后,忽然脸色一变,仿佛从梦中惊醒一般返身冲进办公室,乒乓几声之后拿着一个公文包跑了出来,拉住谷雨的手就往外面跑,“跟我牟叔那里去一趟,立刻,马上!”

       “出了什么事吗!?”职业的敏感和女性的直觉让谷雨感到事情不简单,连连追问:“是不是案子有结果了?是不是跟肖队有关系?难道——”

       “别猜了,咱们先上车再说。”

罗杰拉着谷雨的手,一路狂奔到楼下,不由分说把女孩推到她的车前,“开你的警车,越快越好,要出大事了!”

       谷雨被罗杰急促的语气和焦躁不安的神情传染了,急忙发动汽车,一脚油门就上了路面,然后拉响警笛,一路狂奔而去。

       在路上,罗杰把事情的经过简明扼要的复述了一遍,谷雨虽然在出门前已经猜出了部分谜底,可真相依然让她惊愕不已,尤其是肖克是她表哥这个残酷的事实。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