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条舌头(第十五幕)

出租车还没停稳,久候在“王朝夜总会”大门口的阿生就快步迎上,随手拉开车门,抬手把两张百元大钞丢到司机腿上,“不用找了。”

       罗杰下车后看到夜总会两边站着的十几个黑衫墨镜的壮汉,其中有好几个看着有些面熟,不禁感到有些奇怪:“生哥,怎么都是你们的人?”

       阿生嘿嘿一笑,“阿威的人都被看起来了,龙哥怕他那些不开眼的狐朋狗友过来生事,就让我多安排咱们自己人在门口预备着。”

       罗杰笑了笑,“他也算是自作自受。”

       “哼,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竟然敢给龙哥背后下刀子,有他好看的。”阿生边说边带着罗杰走进巨大的旋转门,穿过金碧辉煌美轮美奂的大堂,沿着靠墙的弧形扶梯上到二楼,径直来到总经理室。

       “我的大表弟,你总算到了。”大班椅一转,龙马笑嘻嘻的望着罗杰,“怎么样?头还晕不晕?”

       “哥,你既然能把我从凶手那把我救下来,为什么不把他抓住?还有,最少也应该把我带走吧?可你竟然把我扔在楼梯口,是不是太不够义气了?你大姑要是知道了,哼哼!”

       “看看,看看,阿生,这就是我的好表弟、亲表弟,别人救了他,一句好话捞不着,全是埋怨。”龙马把手一摊,不情愿的解释道:“凶手身手了得,不是等闲之辈啊,老哥我只能勉强顶住而已,凶手怕招来其他人,虚晃一枪就跑掉了,我追着追着就看不到人了,等我再想回去找你,村里训练的保安已经报警了。”

       罗杰点点头,嘿嘿一笑,“表哥,那小弟多谢啦!”

       龙马把嘴一撇,没理这个茬,径自说道:“既然侦探已经来了,那咱们就开始审案子了吧,来,你先坐下。”

       罗杰看到办公室的主人威哥垂头丧气的坐在自己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后面站着两个体格匀称健硕的冷酷男子,不错眼珠的盯着他。

       “阿威,咱们出来混的,第一要靠义气,第二要靠脑子,背后插刀阴险毒辣是混不长久的。”龙马的手指灵活的敲击着桌面,慢条斯理的说道:“说吧,下毒的幕后主使是谁?”

       “龙哥,真的不是我——我怎么会对你下手呢!?”刘威双手一摊,抬头望着龙马,反问道:“当年我得罪了青龙那伙人,差点被他们砍死,要不是你从中说合,我不死也得残废。后来,我夜总会刚开张,白粉张硬要在里面卖白粉,也是你替我搞定的,还有——”

       “不要说了,”龙马摆了摆手,冷冷说道:“你他妈说的越多老子我越生气,你这个狗日的,真他妈的是狼心狗肺,恩将仇报啊,竟然想置我于死地——你以为老子弄不死你吗?嗯!”

       “龙哥,别,别,真的不是我啊!”刘威见龙马的目光似乎逡巡在自己身后,额头上顿时冷汗森森,边斜着身子往后看边解释,“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龙马瞟了眼罗杰,见表弟脸带疑惑,边站了起来,走到罗杰面前,沉声问道:“阿杰,你觉得我有没有冤枉阿威?”

       “从逻辑上来推,威哥的嫌疑最大,不过,我们好像没有证据……”

       “证据!?”龙哥作了个夸张的表情,朝肃立在门边的阿生说道:“阿生,你来给我这天真的表弟来解释下咱们有没有证据。”

       “阿杰,阿威是开夜总会的,这种场子,鱼龙混杂,里面他妈的不知道有多少见不得光的生意,要想做的长久,除了要能搞得定黑白两道之外,里边也得看得紧。”阿生怕罗杰理解的不够透彻,“你想,要是随便哪个小妹做的不爽就跑去举报,他还开个屁的夜总会啊。”

       罗杰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龙马慢悠悠的踱到刘威身前,猛地抓住对方的衣领,他拎起来,逼视着对方的双眼,沉声说道:“阿威,夜总会里面飞进来一只苍蝇都瞒不过你,何况是给人下毒这么大的事?你他妈的就不要再侮辱我的智商了。”

       龙马冷笑着把目光闪烁的阿威甩到沙发上,慢慢直起身子,继续说道:“老子喝了多少瓶路易,酒一进口就知道不对,原以为喝到假酒了,本想叫你小子过来问问,可转念一想,以你刘威睚眦必报的性格,哪个敢卖假酒给你?”

       说到这,龙马得意的瞟了眼罗杰,“再想想凶手的威胁,心里顿时就猜出了七七八八了。”

       “于是老子没有声张,先连哄带骗的灌了那两个小妹几杯,等她们出问题了,我把剩下的酒倒了些在衣服上,其余的全部倒到马桶里,然后再假装中毒。”

       说到这里,龙马看着阿生,调侃道:“还要感谢你这个愣头青,真的以为我中毒了,不然的话,恐怕咱们威哥是不会让我活着走出夜总会的。”

       阿生恍然大悟,“难怪抢救室的医生说话阴阳怪气的,阿杰也…”

       “我不是说了,阿杰一点就透,要是靠你和小豪两个糊涂蛋,我躲过了夜总会,也逃不出医院。”

       “原来如此,我就说阿威怎么要带那么多人去医院,我还以为他是好心呢!”

       “是不是啊,威哥?”

龙马再次居高临下的盯着刘威,冷笑道:“其实你承认不承认已经无所谓了——以你的身份地位,在鹏城能逼得你要对我下毒手的人,两只手都数的过来。”

       “龙哥,对不起,我是迫不得已的。”刘威低下头,不敢跟龙马对视,嗫嚅道:“我,我真的是走投无路。”

       罗杰看着这位黑社会老大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忽然一动,这是,从接受牟老委托到现在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的画面纷至沓来,在眼前逐一闪现,而表哥刚刚的那句话仿佛一道晴空霹雳、当头棒喝,让他醍醐灌顶般的醒悟过来,一个让他震惊的结论将这些全部串在了一起。

       “阿杰,你怎么脸色这么差?”阿生最先发现了异常,上前问道。

       龙马慌忙过来,“阿杰,你没事吧。”

       “没事,你们继续。”罗杰想了想,说:“我到外面透透气,等下再进来。”

       罗杰走出办公室,下到空无一人的大厅,在门边的沙发上坐下,昂首望着天花上的巨幅的《最后的晚餐》油画,陷入了沉思。

       大约过来十几分钟,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拿起一看,是微信过来的几张照片,罗杰凝视着最后一张照片上两个血写的“11”两个数字,长长的出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