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条舌头(第十四幕)

“哎哟,哎哟,大名鼎鼎的神探,你总算醒过来了。”

       罗杰连睁了几次才勉强撑开厚重的眼皮,天空、景物和面前的人脸几经摇晃旋转扭曲,在花了将近半分钟的时间之后才终于在大脑中形成了稳定清晰的图像,故而他没有对那个陌生而又似曾相识,带着明显讥诮的声音立刻做出回应。

       罗杰认出了面前这种冷静严肃的面孔,“你,你是肖克?肖队长?”

       “肖队,阿雨在哪里?她怎么样了?”罗杰环顾左右,马上争执着站起身来,“我这是在哪里?”

       “小雨因为违反局里和队里的规定和纪律,擅自行动并私自携带枪支弹药,正在停职接受调查。”

肖克看着罗杰,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我们的位置是湾厦村的村委会,现在的时间是上午10点34分——今天早上8点30分,村里的保安是在十三巷的楼梯口发现的你。”

       “阿雨没事就好。”罗杰松了口气,这才感觉到浑身酸痛,脑袋又晕又胀,有种炸裂的感觉。

       “小雨怎么会有事呢?”肖克冷笑道:“我们赶过来那会,她正在警车里面睡觉呢,可你却是躺在楼梯口,昏迷不醒,嘿嘿,很有意思啊,等下,恐怕你要跟我们警方好好解释解释。”

       “她走之前没过来看我吗?”

       罗杰感到难以置信,无论是以恋人的关系,还是谷雨的性格,都极不合理。

       “看了,不过你还没醒。”肖克点点头又摇摇头,“这个小丫头还嘴硬,说没有谈恋爱,哼,难怪最近做事总是丢三落四魂不守舍的,看来都是因为你小子,哼,真是胆大妄为啊,现在好了,不但严重违纪,还牵扯进一起凶杀案,估计关禁闭都是轻的!”

       “凶杀案,谁被杀了?”一道闪电划过罗杰脑海将他从极度的眩晕中打醒,“难道是曾茂忠?”

       “反应倒挺快的啊,不错,不错,你这神探看起来不是浪得虚名。”肖克难得露出赞许的神色,“我可是刑侦大队长,要不是发生重大刑事案件,怎么可能有闲工夫来这里一个醉鬼扯淡?”

       “我,我不是喝醉了,我是被人打晕的,对了,应该就是凶手!唉,算了,先不说这个。”罗杰晃晃悠悠的从沙发上站起来,语气急促的问:“肖队,曾茂忠的死亡时间是不是跟我的昏迷时间差不多?现场有没有留下什么重要的物证?”

       “这些问题是你该问的吗?我会回答你吗?”肖克收起笑容,警告道:“要不是看在小雨的面子上,单凭你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凶案现场这一条,就可以把你列为主要嫌疑人。竟然还想打听案情,你以为你是谁,嗯!膨胀的不得了了!”

       肖克的一通训斥让罗杰完全清醒过来,他冲着肖克笑了笑,回击道:“肖队,其实我倒希望你真的把我列为嫌疑人?”

       “哦,是吗?”肖克颇感意外,静候对方做出进一步的解释。

       “原因很简单,既然肖队不愿意透露案情,那么在作为嫌疑人接受询问的时候,通过警方的问题应该大致能推测出现场的情况,我的绰号好赖有个‘探’字,刑侦方面的知识多多少少,还是懂一些的。比如,案发时间我在哪里,干什么,有没有人证明,等于间接把我想知道的答案告诉我,呵呵!”

       肖克看了看罗杰,低头想了想,再次抬头时脸上多了几分果决之色,“好,既然你这么醒目,那我就把基本的案情稍微透露一点,省得你后面再找小雨打听。”

       “多谢肖队。”罗杰注视着肖克,凝神倾听。

       “被害人曾茂忠,男,现年38岁,鹏城市湾厦村居民,居住地址为湾厦村十三巷九栋三楼。死者在自己家的书房被杀害,头被砍掉,舌头页被拉出来,死亡时间在零点和两点之间。现场没有搏斗的痕迹,也没有翻找财物的迹象,死者的致命伤在心脏,是被人从背后用利器插入,一击毙命。”

       “拔舌!?”罗杰呆呆的望着肖克。

       “不错,是拔舌。”肖克扭头看了看门外,冷笑道:“这个连环杀手死性不改,竟然还敢出来作案,哼哼,以现在的技术手段,还想逍遥法外,做梦!”

       肖克接着话锋一转,问:“你和小雨是怎么知道凶手的作案目标的?你们昨天晚上看到了什么?我需要你毫无保留的告诉我!”

       罗杰点头表示理解,然后一五一十把自己从接受牟老委托到昨天晚上发生的全部,事无巨细,统统说了一遍,末了,还问道:“肖队,如果需要的话,我愿意跟警方合作,继续在那个帖子上面深挖,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蛛丝马迹。”

       “还帖子帖子的,你不知道你的帖子给局里市里惹了多大的麻烦——原本这件悬案已经慢慢淡出了市民的视野,课经过你这么一折腾,又热闹起来了,说什么的都有,质疑警方无能,政府不作为的越来越多,让上面很不爽!”肖克沉声说道:“罗杰,从程序上讲,只要凶手没有抓到,你都还有一定的嫌疑,所以我奉劝你不要再关心怎么破案,多想想怎么给自己多找些站得住脚的证据,好洗清自己——这个案子在部里挂了那么久,很多事别说是我,就是咱们局长、省厅的厅长都不敢做主,你明白吗?”

       见罗杰点了头,肖克把手一挥,不由分说的吩咐道:“好了,你身体情况不是很好,今天的询问就到这里。”

       “小刘,这位罗先生是小雨的同学,你把他送回去。”

       肖克冲门外喊了声,一名全副武装的警察闻声跑了进来,向罗杰点点头。

       “不麻烦你们了,我自己打车就行了。”

       “那小刘你送他到路边,看他上车再回来。”肖克解释道:“他刚刚苏醒过来,可能还有点晕。”

       道谢之后,罗杰告辞离开。

       上了的士之后,罗杰马上拨打了谷雨的手机,不出预料的关机了,虽然在意料之中,可他还是感到有些失望。

       罗杰慢吞吞的放下手机,忽然,一个熟悉的号码出现在屏幕上,他顿时脸露喜色,“龙哥啊,怎么,又满血复活了!”

       “大哥要是没有满血复活,你还能优哉游哉的跟我打电话?哼,恐怕昨天晚上就已经在楼梯间被人干掉了!”

       “哥,那个,那个最后冲出来的原来是你啊?”罗杰恍然大悟,“原来你根本没有中毒?对了,你跟凶手交过手,有没有什么发现?”

       “你小子够聪明,一点就透,不枉大哥教导你这么多年。”龙马的声音很精神,兴致显得不错,“你这些问题不方便在电话里说,你过来在慢慢说,我现在在王朝夜总会总经理室,正跟我的好兄弟威哥‘谈心’,内容比较重要,也很有趣,呵呵,我想你过来亲耳听听,顺便帮我参谋参谋。”

       “威哥!?”罗杰眼前闪现出这位光头大哥抱头蹲地的自责形象,眼前一亮,“我马上过来,二十分钟后就到。”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