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条舌头(第十三幕)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后,一阵马达的轰鸣骤然响起,击碎了无数人的好梦,一辆黑色警用越野车风驰电掣而来,紧接着便在轮胎与地面刮擦的刺耳尖叫声中戛然而止,罗杰快步上前拉开车门坐了上去,马达再次发出凄凉的吼叫,急驰而去。

       “你来得可真够快的。”罗杰讶异的看着女司机,“不会是刚刚从床上爬起来的吧?嘿嘿,眉毛都还没画好呢,不过,还是挺好看的。”

       “哼,还有脸说人家眉毛。”谷雨扭头做了个愤怒的表情,“要不是你的事,就是天王老子来了,姑奶奶我也要睡到天亮——你知不知道,人家已经多久没有睡过一次好觉了。唉,刑警这个职业真是美女的死敌啊!”

       “哼,什么样子的我你没看过?人家是天生丽质,浓妆淡抹都是相宜的,再说,素颜将来都是要给你看的,无所谓啦。”

       “阿雨,不要闲扯了,我刚刚犯了个致命的错误,不知道能不能补救的过来。”罗杰望着道路两侧飞速后退的树木,忧心忡忡的说道。

       “怎么啦?”

       “我从医院出来打了辆的士,在车上先给老佟,后给你打电话,说话的声音不算大,可夜深人静的,估计司机全听到了。”

       “那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我下车后忘记了付车费,等我想起来的时候车已经开走了,我就追了一段,连喊带摆手的,可是的士完全没有停车的意思。”罗杰接着说:“我刚上车的时候观察过,司机每十几秒钟都会看下后视镜,没理由的。”

       罗杰想了想,补充道:“我现在回想起来,在医院门口打车的时候,我的手刚刚抬起来,这辆车就过来了,好像特意在等我似的。”

       谷雨眉头一挑,“会不会是巧合?”

       “希望如此。”罗杰苦笑道:“假如的士是凶手安排的,并且听到了谈话内容,那接下来我们面对的,可绝不会是简简单单的询问了。”

       谷雨脸色一沉,一脚油门猛的踩了下去,“不怕,姐姐我有枪。”

       “如果凶手也有枪呢?”罗杰嘿嘿一笑,反问道。

       “那就看谁的手快枪准了。”谷雨撇了撇嘴,安慰道:“姐姐我在局里射击比赛可是第三名呢,咱这可不是美国,持枪的罪犯也没多少机会练习,用的时候能把枪打响就不错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罗杰依然忧心忡忡,“你过来的时候的士已经走了三分钟,咱能如果能缩短时间差,或者更进一步,超到前面去,安全就有保障了。”

       谷雨凝神盯着导航地图,思考了几秒钟,“有办法了——我们离湾厦村还有二十公里,前面的十五公路都是快速路,有多快开多快,后面五公里修地铁,封了好几条道,只能兜进去。有条新路直通村子里面,已经完全修好了,只是没有正式开通而已,用铁马拦着,我们从那进去。”

       “你确定没有多少人知道?”

       “当然,昨天下午我办案从那里经过,刚好看到工人在做最后的清理,布置铁马。凶手又不是神仙,什么都能未卜先知。”

       “说得对,咱们就赌上一把。”罗杰点点头,加上一句,“就是不知道你同事什么时候能把具体的位置给过来。”

       谷雨掏出手机,正想拨号,忽然看到微信图标闪了闪,立刻面露喜色,递给罗杰,“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你看看,应该我同事小彭。”

       “这不太好吧,”罗杰边说边把手机接过来,准备点开微信,“万一看到你的隐私怎么办?”

       “咱们俩还有什么隐私?哼,我现在给你看了我的手机,等完事了,你的手机也给我检查一遍,这样才叫坦诚相待嘛。”

       “好好好,没问题。”罗杰苦笑着点头,打开微信,“是的,他把地址发过来了——十三巷九栋,户主叫曾德,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微信传过来的住户信息量比较大,罗杰默默的看了一会,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眼神变得清晰了,“按照年龄推算,应该是这家的老二,叫曾茂忠,今年38岁,住三楼。”

       “好。”谷雨得到确切的信息,顿时来了劲,径直把警灯打开,油门一踩到底,在夜色中狂飙起来。

       湾厦村是个拥有数百栋出租楼的城中村,由于地处黄金地段,早早的进入城中村改造的规划,可是由于村里的各种利益盘根错节,村民的诉求更是五花八门,旧城改造过程一波三折,搞搞停停,于是乎把好好的一座村子,变成了近乎废墟的鬼城——满是建筑垃圾的废墟、随处可见的断裂的各种线缆、孤零零黑漆漆的小楼、明灭不定的路灯,在夜色中游荡的野猫野狗和形迹可疑的夜行人。

       把车停在村口路边的树荫下之后,罗杰和谷雨悄无声息的下车,一前一后,快速朝目标靠近

       “前面那栋就是,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谷雨凝神辨认着墙体外的编号和门牌号,低声说道:“现在已经是凌晨了,人家早已睡了,我虽然是警察,可没有正当的理由,也不好就这么大半夜的上门。”

       罗杰机警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确认比较安全之后才回身应道:“咱们的延误或者疏忽,极有可能导致这个曾茂忠丢掉性命,事急从权,可能顾不了那么多了。”

       罗杰想了想,说道:“等下我直接敲门进去说明来意,不管对方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我都要进去待到天亮,或者把事情闹大,逼他报警,你呢,确实不方便,想办法把车开到楼下等我。我想,警车在这,应该多少能有些震慑作用吧。”

       谷雨看了看九栋楼底洞开的楼梯门,坚定的摇头,“我不能让你一个人上去,太危险了。你看,这些都是握手楼,旁边的楼已经被清空了,随便一脚都能跨到九栋,进入的路线太多,可谓防不胜防。咱们两个在一起还能相互照应,兵分两路更容易被各个击破。”

       “可你是警察啊?”

       “警察?你现在还想着我是警察?”谷雨苦笑道:“大哥,警察会跟你大半夜不睡觉跟你乱跑?人家现在是你的女朋友好不好,最担心的是你的安全啊,唉,你个死人头,一点良心都没有,真的把人家的心都给伤透了。”

       女汉子说到最后,声音竟然有些哽咽了,瞬间变身成了梨花带雨的林黛玉,罗杰心头一热,愧疚不已,慌忙上前把谷雨揽在怀里,柔声安慰,连声道歉。

       狠狠的捶了几拳又在胳膊上掐了几下之后,谷雨抹了下眼睛,“先办正事,以后再跟你算账。”

       罗杰在前,谷雨在后,借着楼道里昏黄的灯光往上走,四周安静的可怕,只有鞋底敲击台阶的声音在楼梯间回荡。

       突然,罗杰眼角的余光捕捉到黑乎乎的楼道上方闪出一团黑影,急忙闪身贴在墙壁上,同时回身高喊,“阿雨,快躲开。”

       谷雨正走在台阶转向的地方,听到示警声立刻全速后退,只听到头顶上轰隆一声,一个巨大的物体呼啸而下,“砰”地落地爆开,弥散出冲天的烟雾。

       “阿雨,小心。”罗杰心知不妙,纵身一跃,朝谷雨的方向跳去。

       与此同时,躲过坠物的谷雨双眼紧闭,右手闪电般的伸到后腰,可是她的手刚刚摸到枪套,脖子后面就挨了重重一击,准确的打在颈动脉上。

       “谁?”罗杰眯缝着眼睛,冲着一个模糊的影子挥拳猛击。

       黑影举起一个黑色的棍子准确的点在罗杰的拳头上,电弧乱闪之间,一股强大的电流顺着拳头涌进罗杰的臂膀,整个身体瞬间失去了控制,慢慢的委顿倒地,在他失去意识的瞬间,隐隐约约听到耳畔响起一声怒吼,一道山岳般魁伟的黑影挡在他面前,与从楼梯上冲下来的黑影缠斗在一起。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