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条舌头(第十二幕)

“哥,快来,医生出来了。”罗豪在抢救室门口边喊边挥手,脸上带着难以遏抑的欣喜,“表哥没死,救过来了!”

       罗杰三步并作两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过去,阿生紧随其后,夜总会老板快步跟上。

       “你们都是病人家属?”

       医生摘下口罩,狐疑的目光扫视了下围在身前的四个男人,在滑过威哥的光头大金链子的时候,停顿了瞬间,脸上泛起一丝浅浅的厌恶。

       罗杰暗暗摇头——光头、纹身、金链子加上满脸横肉和怪异的表情,怎么都不能让人看着赏心悦目。

       医生清了清嗓子,用疲惫的声音说道:“我再说一遍:病人的命是救回来了,但是能不能活下去,还不好说。”

       罗杰眉头紧皱,“麻烦您能不能解释清楚一点。”

       “病人中的毒是一种神经毒素,毒性非常强,而且由于酒精加快了毒素的扩散,随着血液输送到了大脑,所以脑组织损伤严重,他的命虽然保住了,可是能不能醒过来,醒来之后大脑是否健全,意识是否清醒,就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植物人!?你的意思是我表哥会变成植物人?”罗豪猛地抓住医生的胳膊,猛烈的摇晃着,“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

       “我说的不是植物人,而是比植物人更惨。”医生的声音里似乎没有丝毫的感情,“植物人一般是大脑的损伤,脑干还具有功能的,而他包括大脑、脑干在内的整个神经系统可能都被损伤了,心跳和呼吸都极度不稳定,如果损伤严重的话…”

       “我明白。”罗杰咬咬嘴唇,问:“具体的结果是不是要等检查报告出来才能知道?”

       “是。”医生看了看罗杰,感到有些意外。

       此时的罗豪放开了医生,泪眼模糊的看着哥哥,喃喃道:“怎么会这样?大表哥怎么会这样?我们要怎么跟老妈说啊!?”

       阿生怒目圆睁,转身一拳打在墙上,墙上的瓷砖应声而咧,几缕血丝顺着墙壁流了下来。

       夜总会的老板威哥双手抱着自己的大光头,慢慢的、很没有形象的蹲在地板上,双肩耸动的抽泣起来,“龙哥,我对不起你啊!”

     “最终结果还没出来,医生只是把可能发生的情况给我们通报一下。”罗杰先向医生歉意的笑了笑,然后沉声说道:“都是成年人了,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小豪,你在这里守着,派人去接嫂子舅舅舅妈过来吧,越快越好。”罗杰想了想,声音瞬间低了八度,“老妈也通知吧,不能再瞒下去了。”

       “等一下。”医生横了罗杰一眼,反问道:“谁告诉你可以探视病人了?你深更半夜的叫这么多人过来干什么?”

       罗杰微微一愣,看了看医生,“我——”

       “我什么我,这里是医院,不是你家里,是医生说了算,不是家属!”医生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姓罗是吧,这里你话事,那就要安排好,不要给病人,给医院添乱。”

       说罢之后,医生套上口罩,再次恶狠狠的瞪了罗杰一眼,这才转身进了急救室。

       “喂,你,你什么态度啊?”罗豪被医生骂懵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冲着对方的背影给老哥找场子。

       罗杰摆摆手,“医生说的对,咱们等明天结果出来再决定要不要通知他们。”

       罗杰注视着医生背后缓缓合拢的自动门,吩咐道:“你晚上就别睡了,在这守着,等表哥出来了,贴身看着,除了医护人员,不要让任何人接近,明白吗?”

       罗豪脸上闪过一丝疑惑,随即点头。

       “多叫几个人过来,顺便带些几件厚衣服,夜里凉。”罗杰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俯身低声说道:“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必须在今天晚上办了,这里就靠你了。”

       罗豪用力点头,到一旁打电话叫人。

       罗杰转身看着阿生和威哥,问:“这里一时半会儿不可能有什么结果,二位不用再等了,可以先回家去,我让小豪在这里守着,有事给你们电话,怎么样?”

       “我不走,我要在这里看着。”阿生缓缓摇头,语气坚决,“我一定要看到大哥活蹦乱跳的出来。”

       见罗杰的目光望向自己,威哥慢慢站起来,“警察还在场子里,我要回去处理一下,明天再过来。”

       “好,那咱们俩一起走。”

       说罢,罗杰当先朝电梯走去,威哥向留守的两人嘱咐了几句,挥手告别。

       医院门口,罗杰望着威哥的奔驰渐行渐远,消失在路灯掩映下的夜色之中,转身招手叫了辆的士。

       告诉司机目的地时,罗杰瞟了眼时间,现在是23:45分,他想了想,最终还是打了老佟的电话。

       “老佟,还没睡吧?”

       “没呢,”老佟嘿嘿笑道:“我吃喝拉撒都在床上,随时可以睡觉,反倒不容易睡着。对了,你这么晚打电话,是不是又出了事了?”

       “龙哥也被人毒了,很严重,目前还在急救室留置观察。”罗杰的呼吸不由的加快了,“凶手正在按照名单逐个对我们下手,要想阻止他,唯一的办法是抢在他前面。”

       罗杰想了想,“从对你和龙哥下毒的手段上看,凶手要么是团伙作案,要么是个具有一定社会地位,有能量的人,我开始怀疑,讨论红花湖的帖子被封,是不是凶手也在里面做了手脚。既然对方不是普通人,那么我们能查出来的东西,对于他或者他们来说,应该也没有多大的难度,因此,在最短的时间内定位那个‘天天夜未央’网友,是最直接有效的途径。”

       “阿杰,我已经把IP地址定位到湾厦村的十三巷,可是那里因为旧城改造的拆迁问题,村民跟开发商僵持了好几年,水电网络都不正常,好多都是私拉乱接的,在几个网络运营商那都没找到准确的用户信息。从技术手段来说,已经没有办法了,除非——”

       “实地勘察,挨家挨户的询问?”罗杰感到有些郁闷。

       “我不是这个意思。”老佟压低了声音,“市里面对流动人口的登记这几年越来越严,湾厦虽然在拆迁,可毕竟是排名前三大的城中村,所以——”

       “我知道了,这时候,不找她是不行了。”罗杰茅塞顿开,“我马上找谷雨,老佟,这么晚了,你先休息吧。”

       “好的。”老佟想了想,“阿杰,你当心点啊,凶手在暗你在明,一定要小心提防。”

       答应老佟之后,罗杰急忙拨打谷雨的手机,听着手机那头的钢琴声,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烦躁。

       “大少爷,现在几点啦,还让不让人家睡觉啊!”谷雨哈欠连天,看来不是躺下了就是已经在准备睡觉了,“睡眠不足,衰老的快,会成黄脸婆的。”

       “阿雨,你认真听着,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罗杰沉声说道:“表哥刚刚也被人下了毒,正在医院抢救,凶手此时此刻应该正在追查唯一的目击证人,要把他灭口,所以我一定要阻止他。”

       “你说,要我怎么做?”谷雨不愧是女刑警,女汉子,瞬间就进入了高度紧张的工作状态。

       “帮我定位一个IP地址,给出具体的用户信息,越快越好。”罗杰的语速和声音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了不少,的士司机抬头看了看后视镜,不过没有说什么。

       “你把地址发过来,我让值班的同事马上查。”谷雨说道:“现在已经是零点了,我估计最多半个小时就会有结果。”

       “我在拿车的路上,等下我直接开车到湾厦村,等拿到地址就直接过去找人。”

       “不行,你不是警察,这样做是违法的。”谷雨不假思索的说道,“你分享个地址给我,我马上开车过去接你,咱们一起去。”

       “这,这不太好吧。”罗杰迟疑了一下,“别害得你又被上面骂。”

       “没事的,肖队是刀子嘴豆腐心。”谷雨呵呵一笑,不以为意,“再说,我已经被骂成老油条了,随他去。”

       罗杰只好同意,马上冲着司机说道:“师傅,不好意思,你过前面的红绿灯之后靠边把我放下。”

       谷雨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罗杰紧握手机,看着的士缓缓停靠在马路边,他推门下车,看看了四周的环境,当即把位置信息分享过去。

       等他抬起头时,发现的士已经加速开走了,这次恍然醒觉自己还没付车费,罗杰慌忙摆手,连追几步,可的士却越开越快,转瞬间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罗杰眺望着远方的夜幕,脸色如同周边的夜色渐渐的暗淡下来。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