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条舌头(第十一幕)

罗杰刚刚从椅子上站起来,手机便响了起来,看到弟弟的号码,他的心脏没来由的抽搐了一下,泛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小豪——”

       “哥,你快点过来,出事了!”豪哥的声音没有了惯常的冷酷和玩世不恭,而是在惊慌失措中夹杂着哭腔,“表哥,大表哥他——”

       “哭什么哭,给我好好说!”

       罗杰一声怒骂打断了弟弟的哭腔,罗豪粗重的喘息声从手机里传过来,“大表哥也被人下了毒,正在医院抢救呢,医生说,说情况很不乐观。”

       罗杰感到脑袋里面“嗡”的一声,踉跄了一下,急忙扶住包厢的墙壁,“哪家医院?”

       “莲花医院。”

       “你看紧点,我马上过去。”罗杰想了想,慌忙叫住准备挂电话的弟弟,“你那有几个人?”

       “很多,”罗豪回答道:“表哥的手下,生哥和小马,夜总会的老板和他的几个马仔,都在急救室门外,我的四个兄弟在大厅里面看着呢。”

       “你守住门,在我赶到之前,即使抢救完成了,除了医生护士之外,也谁都不准进去,明白吗?”

       “明白,可,可要是表嫂来了怎么办?”

       “当然是让她进去,我让你防着的又不是她。”罗杰没好气的吩咐道:“别啰嗦了,快去盯着吧。”

       “表哥是在哪里中毒的?”

二十分钟后,罗杰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急救室门外,看了看依然在闪烁的“抢救中”显示屏,眉头紧锁,望着走过来的弟弟,没好气的责备道:“不是让你看着他的吗?”

       “还能在哪里——夜总会,王朝夜总会。”

罗豪苦笑着辩解道:“他的脾气你不知道吗?再说,你只是让我悄悄的跟着的,谁能想到会被下毒呢!”

       “王朝——那不是他的地头吗?怎么会被别人算计了呢?”

       “谁说不是啊。”

罗豪把下巴朝走廊尽头一努,“夜总会的老板是他的好兄弟,正在跟表哥的保镖阿生吵呢。”

       “表嫂呢?她,她没来?”

       “阿生要打电话来着,被我给拦住了。”罗豪压低了声音,“深更半夜的,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距离又远,我怕路上不安全,万一……”

       罗杰点点头,又摇摇头,“等下要看情况,要是那个的话,最好还是叫她过来,孩子也带上,你派人过去接。”

       “好的,那舅舅舅妈那边怎么办?要一起通知吗?”

       “暂时不用——舅舅有高血压,别表哥没事,他再倒了。”

       “好吧,听你的。”

       吩咐完弟弟,罗杰疾步走到走廊尽头,正在激烈争吵的两个彪形大汉察觉到有人靠近,不约而同收了声。

       “生哥,你今天是跟着龙哥一起过去的吗?”

       阿生是个面容粗犷坚毅的壮汉,肩宽背厚,筋肉结实,像座堡垒般给人威压感,他冲罗杰点点头,“龙哥在包厢里喝花酒,我跟小马在外面守着,里面除了他只有两个小女孩,都是很熟的,场子又是自己人的,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还能被人钻了空子。”

       阿生用手指戳着对面的西装革履的光头男,介绍道:“这位是刘威,威哥,王朝的老板,哼,真是威风凛凛啊,把自己大哥给放倒在自家场子里,你说厉害不厉害?”

       然后冲着光头男冷笑道:“威哥,阿杰是龙哥的表弟,家里人,你自己来跟他解释吧。”

       “杰哥,真的,真的对不起,我TM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威哥弯腰抓住罗杰的手,满脸的苦相,跟他的光头、大金链子的黑社会形象完全不符,“龙哥经常在我这里请个客,也就是唱唱歌喝喝酒而已,我呢一般去跟他打了个招呼,没事就陪他喝两杯,有事就各忙各的。可今天晚上把,真没什么特别的,我有点事先出来了,吩咐妈咪安排了两个相熟的女孩子过去陪,我还特意送了瓶洋酒和果盘,可没想到怎么就TM的被人钻了空子!”

       “毒是下在哪里的,酒还是果盘?”罗杰盯着威哥,冷冷的问道:“还有,跟我表哥一起喝酒的两个女孩子有没有中毒?她们人在哪里?”

       “毒在洋酒里,我送的,唉,我TM的真是掉坑里了!你说,我跟龙哥多少年的兄弟,什么交情,我怎么可能会害他?”

       罗杰点点头,继续追问:“那两个女孩子人呢?”

       “她们酒喝的少,洗了胃,在那边观察呢。”

威哥感觉到罗杰的语气不善,急忙替自己的女孩子辩白,“也不可能是她们,没理由啊?龙哥经常叫她们陪酒唱歌,熟的很,他这人喜欢闹腾,可从不胡来,又舍得给钱,小费一次都是两千、三千的,上哪找这么好的主?再说,放倒了龙哥,我会放过她们吗?借个胆子给她们,也不敢啊!阿生,你说是不是!”

       阿生不假思索的点点头。

       “酒从酒柜拿出来,到包房总共经过几个人的手?还有,除了你之外,有没有人能接触到你的酒柜?”

       “酒是我亲手从我办公室的酒柜里拿出来的,给了服务生,一个叫,叫明仔的小子,他直接就送到包房里去了——走廊都有监控的,他应该没机会动手。再说,他也没理由啊?”

       “威哥,我现在不是跟你讨论下毒的动机,而是在查询真相。”罗杰的声音冷静的有点让人感到可怕,“事情非常简单,我表哥喝酒中毒,酒是从你的酒柜拿出来的,倒进表哥的酒杯之前,总共只经过了四个人的手,所以下毒的人只能是你们当中的一个——我这样说,你应该能接受吧?”

       “怎么样,你还有什么话说?”阿生脸现得意之色,“人家可是专业的侦探,推理专家。不是你就是你的人有问题,还想赖!赖得掉吗?”

       被罗杰针刺般的目光注视着,夜总会老板的眼神畏缩了一下,他轻咳几声,“人在我这出的事,我当然赖不掉,可是没有证据之前,也不好胡乱往谁身上载,是不是??说老实话,我TM恨不得把下毒的人给大卸八块!别人不清楚,你阿生还不知道我跟龙哥是什么交情吗?嗯!”

       “龙哥就是因为知道有人想对付他,觉得你这里最安全,结果,草!”

     “唉,你小子这话TM什么意思?怎么搞得好像是我要害龙哥一样?”

       “别吵了。”罗杰提高音量打断威哥的咆哮,“生哥,这个案子应该不难查,报警了没有?”

       “没,还没有。”阿生怒视着威哥,“他不让报警,怕警察封了他的场子。”

       “现在可以报警了。”威哥讪笑道:“刚刚场子里有些小子在嗑药,已经让他们滚蛋了。”

       罗杰狠狠的盯了对方一眼,正准备进一步的追问,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在走廊里回荡着。

       罗杰眉头一挑,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拿起手机看到又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毫不犹豫的按下接听键。

       “罗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现在应该在某家医院的太平间里,正给自己的表哥默哀吧,哈哈哈哈。”

       这次的声音是个沙哑的男声,发出得意的狂笑。

       “我是在医院,不过不是太平间,而是ICU,表哥已经抢救过来了,安全的很。”罗杰一字一顿的说道:“其实,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

       刹那间,听筒里安静了下来,隐隐约约听到粗重的喘息声。

       大约过了十几秒钟,话题传来几声外强中干的强笑,“那你说,我——是——谁?”

       “你是个暗箭伤人的小人,背后下毒的伪君子,睚眦必报鼠肚鸡肠的小气鬼,喜欢杀人的变态狂魔。”罗杰连珠炮的痛骂着,“假如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当年那个在渡船上被人嘲笑蔑视侮辱的小男孩,别以为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别以为没有人知道你的身份,哈,可惜啊,每个自以为是的所谓高智商罪犯总是过高的估计自己的实力,可惜啊,可惜!”

       “可惜?哈哈,真正可惜的是你,虚张声势的可怜虫。”

凶手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反唇相讥,“在我看来,高估自己的是你而不是我。不错,这次没有弄死你表哥,算我输了,不过,下次,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虚张声势也把你吓得尿裤子了,此时此刻,你的手心和脸上是不是全都是冷汗,你敢否认吗?”罗杰冷笑道:“你还想着下次,可惜啊,你绝对不会有下次了,因为我等下就要去跟那位告诉我渡船事件的线人见面了,让他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鬼!”

       “嘟”的一声,对方挂断了电话,没有任何的犹豫,显而易见,罗杰戳到了凶手的痛点。

       罗杰冷笑一声,抬头看了看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两位彪形大汉,晃了晃手机,笑了笑,“一个疯子。”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