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条舌头(第十幕)

满腹疑虑的罗杰前思后想,最终还是径直拨通了谷雨的电话,轻声问道:“阿雨,方便说话吗?”

       “我在开会呢,你等下啊,我出来。”

谷雨的声音难得的小心翼翼,不过仅仅持续了几秒钟便恢复正常,问道:“怎么啦?”

       “前天上午你是不是到过人民医院八楼的伤情鉴定中心?”

       “到过——领导让我过去拿一份伤情鉴定报告。”谷雨反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罗杰沉吟了一下,“按照老佟两口子的复述和我们的分析,老佟应该是在康复中心被人下毒的,而康复中心恰好在鉴定中心的对面——”

“哈,这么巧!”话一出口,谷雨顿时醒悟过来,立刻化作河东狮吼,“罗杰!你竟然敢怀疑我是凶手,你,你,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啊!你,你给我——”

罗杰吓的浑身一抖,差点把手机掉了,正想解释,随即听到那边隐隐约约传来一声中年男人的呵斥,“谷雨,你搞什么鬼?不知道我们在开会吗!?”

“对不起,王局,嘿嘿,是个脑残的嫌疑人。”

谷雨瞬间压低音量,打个哈哈之后沉寂了几秒钟,等她的话音再次传过来时,已经带着空洞的回声,似乎是到了楼梯间,“罗杰,我看你这个梦探真的不咋地啊,竟然连自己女朋友都能怀疑上,是不是脑袋里面进水了?要不要姐姐给放洗衣机里脱脱水?”

“阿雨,我,我不是怀疑你啊!”罗杰拉长声耐心解释道:“我只是觉得有些蹊跷,似乎觉得跟老佟的中毒有些关联而已——案子发生的时候你不过是个小黄毛丫头。”

“哼,算你识相。”谷雨的怒气显然是被环境压住了,并不是真的消退了,恶狠狠的说道:“罗杰,你给我等着,这事咱们没完。”

罗杰急忙岔开话题,“你知道吗,凶手直接给我电话了。”

       “这么说凶手的威胁是真的,真有种啊,公然挑衅。”谷雨冷笑道:“姑奶奶我倒要看看,到底他是何方神圣,竟然欺负到咱们头上了。”

       “别忙着发狠,我的姑奶奶。”罗杰三言两语把自己与凶手之间的对话简述了一遍,接着说道:“虽然我们调查的重点会继续放在网络上,可医院这边我也不想轻易放弃,凶手能在这里下毒,必然具有一定的便利,应该是内部人员,或者是相关人员,你跟那边很熟,能不能帮忙查查。”

       “阿杰,我怎么听你的语气还是有点怪怪的。”

谷雨的语气陡然冷酷了几分,“你不会还是在怀疑我跟这件事情有关系吧?”

       罗杰嘿嘿笑道:“我得有多傻才会怀疑你。”

       “最好没有,否则,你懂得。”谷雨威胁性的冷哼几声,“鉴定中心虽然是由法医负责的,可里面通常只有一名警察帮忙,人流量又特别大,所以很难查。而我只是偶尔过去取个报告而已,跟法医和值班民警都是点头之交,估计问不出什么的。”

       “至于对面的康复中心,是完完全全属于医院的,跟鉴定中心完全没有交集,我,爱莫能助。”

       谷雨推得干干净净,跟开始介入时的热情洋溢形成强烈的反差,不禁让罗杰心生疑惑,“阿雨,你是气馁了还是害怕了?”

       “瞎猜什么呢,都没有。”谷雨没好气的回应道:“上周市里连出两宗大案命案,市领导限期破案,我天天在外面跑还被肖队批,哪里还有时间查这个,你先查着吧,我缓过这阵子再说吧。”

       “工作要紧,那你先忙自己的吧,不过,要注意安全,你毕竟也在凶手的黑名单上。”罗杰提醒过后,想了想,补充道:“凶手已经摆明要对龙哥下手了,我真的不想他发生意外,而唯一能阻止凶手的办法就是尽快抓住他。”

       “我虽然一直看他不顺眼,可也不想他发生意外,嘿嘿,现在毕竟是亲戚嘛。”谷雨似乎对罗杰的态度很不满,“阿杰,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坏,好不好?我是真的忙。再说,老佟已经出事了,说明凶手是说到做到的,最终也会轮到我的。”

       “我没责怪你的意思,真的。”罗杰的语气虚弱到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地步,为了掩饰,用一句“注意安全,拜拜。”结束了通话。

       罗杰感到有些郁闷,便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继续查看着剩下的视频资料,可惜的是,直到看完两部摄像头的全部视频,都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发现。

       此时,时间已经过了晚上10点,拼命的刷屏,一目十行的看着跟帖,希望能尽快把帖子全部过上一遍,可是直到看到最后一页,依然没有新颖一点的线索出现。

       罗杰打了个哈欠,从皮椅上站起来,到柜台拿了瓶功能饮料提神,然后再次回到之前“鹏城易佬”的楼,点开了这层的全部评论。

       “无论现在的红花湖多么美丽,可在我的记忆中,她总是意味着丑陋、痛苦和折磨。”

       “记得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雨季到来,暑假未到,红花湖不是这里开口子,就是那里被冲垮了,一条路能断成七八截,水浅的地方还好,能淌水过去,可水深的地方就惨了,必须要坐渡船。”

       “渡船都是临时从别的地方弄过来的,肮脏简陋残破不堪,头顶上连个遮风挡雨的蓬子都没有,又没有几个人有雨伞,几乎天天被淋个透心凉。唉,说来满眼都是泪啊!”

       看到网友“天天夜未央”的这条评论,罗杰如获至宝,仿佛打了鸡血一般,急忙往下看。

       “楼上的,咱们搞不好一起同舟共济过喔,真是缘分啊,哈哈哈。TM的,有时候水退的慢,要连坐几天的船,跟天天走路相比,本来还是有点新鲜感的,可船小人多,经常挤的风雨不透,你不小心碰了我一下,我不小心踩了你一脚,经常不知怎么的就吵起来了,唉,感觉那时候人都特别急躁,容易动怒。其实,现在想想,虽然彼此大部分都不怎么认识,可怎么着都是十里八村的吧,有必要发那么大火吗?”

       “天天夜未央”接着写道:

       “刚刚说起吵架竟然又勾起一件往事:有个小男孩,大概4,5岁吧,可能是家长太溺爱了,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就掀他妈妈的衣服,要喝奶,晕死啊!挤在旁边的几个人一阵哄笑,结果小家伙奶没喝成还被妈妈打了一巴掌。呵呵,现在回想起来有点搞笑,可小男孩被打之后的目光好可怕,感觉像个困兽,我在人缝外面都觉得冷森森的,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所谓杀气吧,呵呵!这小子现在应该是个人物,不像偶这种没用鬼,杀个鸡都晕血,哈哈哈哈!”

       莫名的,罗杰颤栗了一下,足足几秒钟才回过神来,慌忙退出当前的号码,用个名为“裸小鱼”的小号登上去。

       裸小鱼——“俗话说‘三岁看小,七岁看老’,有的人从小就喜欢记仇,喜欢报复,就好像我家侄子,才四岁多点,被我骂了几句,竟然TM的偷偷往老子杯子里尿尿,呵呵。不过,要是教育得法的话,也未必真的会怎样。你看到的那个小孩,可能是一时面子下不来,自尊心过不去而已。”

       没过几分钟“天天夜未央”就给了回复。

       天天夜未央——“你可能没有经历过,才这样想。当时船上十几二十个人,除了三个小女孩背朝船头在说悄悄话,其他人都在嘲笑那个孩子,可是被他的眼神这样一看,竟然一大半都笑不出来了,里面可有两三个成年人!我反应迟钝,还没笑出来就被吓住了。”

       裸小鱼——“那你后来又没有再见过那个孩子?真想看看能用眼神吓住成年人的小孩长大以后的样子。”

       天天夜未央——“再也没有,他应该是跟着妈妈走亲戚的。再说,渡船没过几天就停了,再后面泄洪渠修好了,上面又架了座简易的木桥,大家各走各路了,别说没机会,就是真的见了面,恐怕也不知道谁是谁了。”

       裸小鱼——“百年修的同舟渡,那些当时同船的人,可有些人再别处见过?一起回忆童年的趣事应该会很有趣的。”

       罗杰抛出这个敏感的问题,屏住呼吸注视着屏幕,然后小心翼翼的点击刷新页面的按钮。

404 Not Found

      “我草!”罗杰这个读书人斯文人,一边爆粗口,一边拍案而起,像个困兽般在包间里转了两圈。

       如果你从来没有抱有希望,那么你就不会体会到绝望——此时此刻的罗杰,在希望到绝望的跌落中出离了愤怒,他再次回到电脑前,疯狂的刷新页面,可是跳出来的依然是这个错误信息通知。

       连续尝试数十次之后,罗杰不得放弃,把页面关闭,回到帖子列表,结果不出所料,帖子已经被删掉了!

        罗杰强压着焦躁和怒火,发站短给鹏城之窗的管理员投诉,然后像困兽般等待着对方的回复。

       十几分钟后,管理员回复——该帖因为违法国家法律法规,已被删除!

       没过多久,营销公司的对口业务员微信发过来一个截图,显示的是同样的内容。

       罗杰回复了个“知道了”,马上拨通老佟的手机。

       “帖子被删了!”

       “我看到了,呵呵,迟早要来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老佟讪笑道:“这个案子是鹏城警方的心病,也是他们的耻辱和伤疤,咱们这样肆无忌惮的讨论,刺激到了他们脆弱的自尊心,自然要删帖。不然的话,很快会有市民问候他们了。”

       “老佟,既然这样,是不是可以让阿雨通过内部操作,让他们再稍微通融几天。”罗杰的呼吸都急促了,“你知道吗,我刚刚抓到一个吻合度极高的事件,正在想方设法套点关键信息出来,可是——”

       “我看还是别了。”老佟解释道:“阿杰,你先冷静下来,仔细想想——这时候让阿雨出面,可能适得其反。本来警队高度敏感,现在发现竟然内部还有人在帮忙,岂不是自认了泄密?警队破不了的案子,民间人士怎么可能破的了?又怎么敢提供便利?万一引发舆论问题,上面发火了,谁来背这个锅?”

       “是我欠考虑了。”罗杰连续深呼吸,同时默念道:“冷静冷静。”

       “这就对了。”老佟接着说道:“帖子我有备份,等下你把那个人的网名给我,我想办法查出来他的IP地址,再进行定位,看看能不能把他找出来,不过,这个办法耗时耗力,要等段时间。”

       “这是个好办法,你只要能给出个大致的范围就行了,剩下的让阿雨再想办法精准定位,嘿嘿,警察嘛,有职业优势。”回复冷静之后,罗杰的反应速度顿时加快。

       “我查出来再给你,你先回去吧,不用在网吧苦熬了,呵呵,没那么快的。”

       “哪里有什么苦熬,你OUT了,现在的网吧很高档的,并且真的舒服的很——真皮沙发、专业游戏电脑、1080P的屏幕、免费饮品,还有天王按摩椅。”

       “弱弱的问一句:多少钱一个小时啊?”

       “88块。”罗杰叹息道:“人不苦熬,倒是钱包在苦熬。”

       “难怪难怪,既然这么舒服,你慢慢享受吧,88。”

       罗杰又想了想,打开百度的页面,输入刚刚404的帖子名“红花湖,旧貌换新颜”,点击搜索。

       大概是上天听到了罗杰的祈祷,竟然还找出了几十个相关的结果,他急忙一个不漏的全部存档打包,放到自己的云盘上,然后逐一把刚刚的上网历史记录删除掉,关机准备走人。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