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条舌头(第九幕)

两天后的早晨,上班的高峰期过后,罗杰慢悠悠走出家门,来到停车场,他没有开自己平常惯用的那辆越野车,而是走到停车场的角落里,在摄像头的死角位置,停着一辆遍体鳞伤、灰尘覆体的老款桑塔萨,他拍了拍后视镜,脸上露出久别重逢的微笑。

半个小时候,罗杰把车停在路边,开门下车,融入路边滚滚的人流,走到马路对面,穿过人民医院门诊大厅拥挤喧闹的人群,径直走到电梯间,按下上行键,两分钟的等待之后再挤进电梯。

电梯在八楼停定,罗杰侧身挤了出来,先朝左右两边看了看,他没有马上走进康复中心,而是仔细阅读电梯墙上的平面图,找到了应急出口的位置,他慢悠悠的走过去,推开防火门,用手机的手电筒照了下楼道,里面漆黑一片,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罗杰想了想,最终还是侧身进去,用力的咳嗽几声,然后借着节能灯渐渐明晰起来的光线,对着梯级和扶手拍了几张照片。

       退出楼梯间,罗杰先走到康复中心对面的“第一人民医院司法伤情鉴定中心”,仰着头注视着安装在门上方的监控摄像头,举起手机连拍几张。

       “喂,你干什么的?”鉴定中心里恰好走出一名警察,用职业性的怀疑目光望着罗杰。

       “我是过来做腰椎康复的,拍照留个念。”罗杰晃晃手机,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怎么,拍照犯法吗?这里好像没写禁止拍照吧?”

       “这里写了闲人免进,非请莫入。”警察的声音不怒自威,“这里是没写禁止拍照,可你要是拍到了来做鉴定的人,那就涉嫌侵犯他人隐私,懂吗?”

       “我只是拍个牌子,又没拍人,侵犯谁的隐私了?”罗杰慢吞吞的转身,假装认怂,朝康复中心走去,同时高举手机,又把康复中心门口的摄像机拍了下来,随后手指连动,把刚刚拍的照片悉数发给了老佟,然后拨通了特意配备给老佟的手机。

       “老佟,看看能不能进医院的监控系统,把这几部摄像头的记录调出来给我。对了,前面的三张是伤情鉴定中心门上方的,那个位置恰好能拍到康复中心的大门。”罗杰边打电话,边走进康复中心,东张西望,假装在找人,很快走出了还站在鉴定中心门口的那个警察的视线。

       从医院出来之后,罗杰找了家高档网吧,要了个包间,打开了自己写的红花湖的帖子,开始慢慢爬楼。

       不知道是营销公司的手段,还是帖子本身引起了市民的共鸣,帖子的热度非但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降低,反倒有愈演愈烈之势,而在始作俑者的引导下,跟“拔舌案”有关的讨论也越来越多了。

       连续翻了新增的三十多页,一个名叫“鹏城易佬”的网友的跟帖引起了罗杰的注意,里面写道:“要想搞明白‘拔舌案’,首先要搞清楚红花湖的变迁,现在的年轻人,好像没有几个人知道红花湖的起源,看着红花湖现在的样子,想当然的认为她历史悠久,可老鹏城都知道,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现在红花湖的中心位置,在刚刚解放那会不过是个几亩大的水洼,夹在两道山梁中间,周围地势低洼易涝,不适合耕作,所以一直荒在那。后来大跃进大修水利工程,决定修一道水坝把两道山梁连起来,变成一个占地好几百亩的大水库。由于劳动大军干劲十足,提前两个月完成,上级给积极分子发了好几百个大红花,于是就顺势起名叫红花湖。”

       “红花湖修好之后,没过几年就发了特大山洪,把大堤冲了道口子,还淹了附近几百亩地。因为封堵难度高再加上当时政治形势不允许,只是在外面简单的修了几道挡水墙,等到后面洪水褪去之后慢慢有村民搬迁过来,建房子修道路,改变了地形地貌。”

       “红花湖由于设计上的缺陷,每当遇到特大暴雨就会决堤,湖面变来变去,所以道路和村庄也好多年都没有稳定下来,直到九十年代初重新规划设计,科学施工之后才最终变成现在的样子。”

       “而在红花湖最终定型下来之前,搬到红花湖周边的住户,经常连自己属于哪个行政村都不知道,更何况上面?等到后面出了个‘拔舌案’,公安自然而然都被搞的晕头转向了,哼哼,还排查呢,你派出所的户籍上都是一团糊涂酱,怎么可能查得到?”

       “照我老人家看,凶手肯定在那些水库修好后搬迁过来的村民中间,他们这些人为了争抢荒地、水源,闹了不知道多少矛盾,有人明里吃了大亏,自然要暗中报复。只要按照这个查,一准能抓到凶手。”

       如果层主说的是真的,那么凶手的仇恨是在红花湖的地形地貌稳定下来之前结下的,那么按照现在的资料来查找冲突的场景自然是错误的!

       罗杰看到这个跟帖下面还有几个回复,连忙打开,其中一个叫“哎呀哟”的回复道:“可不是啊,有几次洪水发的那个大哦,把土路全冲垮了,进出都要坐破木船,又脏又挤又危险,现在的鹏城市民怎么可能想象的出来哟!”

       “木船?”

       罗杰感到脑袋里灵光乍现——渡船、渡口,这个场景是大家在前面的分析推测中完全没有想到的!

       他正想继续浏览,QQ闪了几下,点开一看,是老佟发了几个视频包过来,并附有简短的留言:“搞定了。”

       罗杰接收下来,随手点开第一个,发现是鉴定中心的监控视频,老佟截取了他自己中毒前四个小时以内的内容。

       罗杰以五倍的速度播放,全神贯注的盯住电脑屏幕——大门口一会熙熙攘攘,一会儿门可罗雀,进进出出的身影当中,出现最多的是身着白衣的医生护士,排名第二的是制服笔挺的警察,其他的都是形形色色的市民,其中一些明显带着伤,在家人朋友的看护之下。

       突然,镜头里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罗杰愣了一下,急忙倒回去定格放大,再次确认之后,不禁手托下巴,陷入了沉思之中。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