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条舌头(第七幕)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罗杰感到眼睛很倦,关掉电脑,起身活动了下身体,这才惊觉窗外已经漆黑一片,抬起手腕一看,竟然已经到了七点半,空虚的肚子立刻表示了不满,想了想,决定先出去吃点东西。

       饭后,罗杰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沿着图书馆前面的街道缓缓前行,呼吸着晚间清爽的空气,借机整理下有些兴奋而又混乱的思绪。

       大约走了十几二十分钟的样子,罗杰正想叫辆的士,忽然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把他吓了一跳,等他掏出手机,看到来电号码,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佟嫂,怎么啦?是不是老佟出什么事啦?”

       “老佟,老佟他,他中毒了,正在送医院抢救呢!”手机里的女声带着明显的哭腔和过度的惊恐,被吓得够呛,“他倒下之前交代我一定要给你电话,叫你们都小心些。”

       “嫂子,先别慌。”罗杰脸上发红,手心冒汗,“在哪家医院?”

       “二院。”佟嫂回答道:“我们还在急救车上,还有几分钟就到了。”

       “二院离我不远,十分钟之后到。”

       罗杰健步如飞跨过绿化带和辅道,跳到干道边的马路伢子上,拼命的向每一辆经过的的士招手。

       十分钟后,罗杰赶到了二院急救中心,正在抢救室外来回走到的女子一看到他立刻奔了过来,趴在罗杰的肩头嚎啕大哭起来。

       罗杰一边轻声安慰一边轻轻的拍对方的肩头,慢慢把她带到门边的长椅上坐下,等到对方的情绪稍稍平静了一些,便问道:“嫂子,医生刚才是怎么说的?”

       “说幸亏来的及时,再晚来个20分钟,就,就抢救不过来了。”

佟嫂三十来岁,是个气质典雅容貌出众的女人,岁月在眼角留下的几抹淡淡的痕迹,给她平添了几分成熟。

       “阿杰,你们最近在查什么案子?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佟嫂抹掉眼泪,低声问道:“我听老佟的语气,好像他早就知道有人要对付他到了一样,他让我提醒你,肯定是担心接下来会对付你,对吧?”

       罗杰重重的点点头,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嫂子,是我大意了,要是我能再小心一点的话——”

       “阿杰,你不要自责,嫂子没有一点责怪你的意思。”佟嫂深明事理,反过来安慰罗杰,“当初你过来邀请师兄加盟咨询室的时候,把可能遇到的各种情况都说的清清楚楚,我和你师兄是在充分了解之后才做的决定,今天的事情虽然意料之外,可在情理之中。”

       佟嫂惨然一笑,接着说道:“那时候我们是什么处境?穷困潦倒,他是孤儿,性格孤僻,虽然在电脑上有点小才,可是有谁赏识他,愿意给份养家糊口的工作呢?甚至连我的娘家人都把我们当瘟神,恨不得躲到十万八千里外。要不是你,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嫂子,快别这样说。”罗杰急忙连连摆手,诚恳的说道:“老佟是我读书时候的偶像,要不是意外,前途绝对不可限量。不是有那句话吗,只要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好了,不说这个了。”看到罗杰已经从自责中走了出来,佟嫂果断中断了这个话题,正色说道:“我把老佟中毒的经过给你说说,看看能不能从里面找到些线索。”

       罗杰点点头,凝神倾听。

       “你知道的,老佟每周三下午2点钟,都要到第一人民医院做康复治疗,我开车过去之后,先把他放在门诊部大厅门口,然后我去停好车再到诊室碰头,他是自己坐轮椅到八楼的康复科。今天跟平常的过程完全一样,等我上去接他的时候,已经做了一大半,他跟我和医生有说有笑的,完全没有一点异常。”

       “治疗结束回家,刚刚进小区车库的大门,他就说头晕、胸口发闷,我以为是空气不好,没当回事,径直停车回家,可是等我们刚刚走出电梯,还没到家门口,他就口吐白沫,眼睛直翻,把我吓得要死。”

       “老佟在失去意识之前,紧抓着我的手,说,‘馨月,我是被人下毒的,快,快告诉阿杰他们,让他们一定要小心,凶手是来真的。’”

       “从医院到家,我们没有跟任何人接触过,老佟也没有吃过喝过任何东西,所以只能是在医院被人下的毒——阿杰,你去好好查查。”

       “嫂子,我会查的。”罗杰边说边掏出手机,挨个给谷雨、罗豪和龙马打电话,叫他们小心。

       打完电话,罗杰又询问些细节问题,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急救室的门开了,一位满头大汗的医生走了出来,两人慌忙起身上前,急迫的问:“医生,怎么样了?”

       “没事了,已经抢救过来了。”医生摘下口罩,说道:“病人有点虚弱,等下会送到ICU观察观察,你们要是想进去看看的话,现在就可以,不过话不能说的太久,最多5分钟。”

       两人千恩万谢之后,三步并作两步跑进急救室,佟嫂望着正在输液的老公那苍白的脸上硬挤出来的笑容,不禁扑簌簌的落泪,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上前仅仅抓紧老公那冰冷的左手,好像生怕他走掉一样。

       罗杰走到老佟的右手边,轻拍他的肩膀,俯身低声安慰道:“老佟,没事啦,你安心养病。”

       “你,你通知他,他们了吗?”老佟关切的望着罗杰。

       “都通知了,你放心吧。”罗杰缓缓说道:“伤害你的人,我一定会让他加倍偿还的。”

       老佟微微点头,脸上洋溢着信任的笑容,“阿杰,不要轻视对手,这个人,绝对不一般。”

       罗杰点头答应,老佟感到放心了,便扭头看着妻子,“小傻瓜,不要哭了,我不是没事嘛,再哭把粉都冲掉了,可就不漂亮了。”

       “死样,都这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佟嫂嗔怪的瞪了丈夫一眼,破涕为笑。

       罗杰望着面前温馨的画面,不禁感到有些伤感,正想扭头掩饰一下,恰好口袋里的手机恰到好处的震动了一下,急忙掏了出来。

       “我很喜欢《完美世界》这部电影,里面有许多经典的桥段,今天的事算是对其中一个的完美诠释——布希用痛殴特里来告诉小男孩,威胁与恐吓之间的区别。”

       “小男孩,此时此刻,我相信你已经明白了两者之间的区别了。”

       两条短信,赤裸裸的威胁,就在好友的病床前,瞬间让罗杰几乎出离了愤怒,他摇摇牙,长长的吸了口气,朝两口子晃了晃手里的手机,“你们先聊,我出去打个电话。”

       出门之后,罗杰径直拨打发送短信的号码,让他感到有些意外的是,竟然拨通了!

       罗杰清了清嗓子,连吸几口气,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同时等待和祈祷对方会接自己的电话。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