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刘彻被立为太子,果真是他姑母刘嫖谋划之功吗?

刘嫖,是汉文帝的女儿,汉景帝唯一的同母姐姐,又是窦太后唯一的亲生女儿,汉朝第一位长公主,景帝即位之后,母亲从皇后变成太后,在皇帝弟弟和太后母亲的双重保护和恩宠之下,迅速成为长安城内权势熏天炙手可热的人物。

按照坊间比较流行的说法,汉武帝刘彻之所以能被他父亲,汉景帝立为太子,主要是刘嫖谋划的结果——刘嫖想把女儿许配给栗姬的儿子太子刘荣,但因她经常向汉景帝献美女而与栗姬矛盾甚深,此议被栗姬严词拒绝。刘嫖大为愤怒,后向王夫人(景帝的妃子,汉武帝刘彻的母亲)求亲,王夫人同意了陈氏与自己儿子刘彻这门亲事。随后,在刘嫖的谋划和安排之下,太子刘荣被废,栗姬抑郁而死,刘彻最终被立为太子。

从表面上看,这种说法似乎合乎情理,同时又能满足阴谋论喜好和猎奇心理,但实际上是完全经不起推敲的。

为什么呢,因为假如按照当时大汉朝廷内部的权力分配和影响力来排序的话,刘嫖的排名并不靠前,在她前面位居第一的当然是景帝,接下来是窦太后,再下来是群臣。刘嫖虽然由于特殊的身份和恩宠,能够自由出入皇宫大内,但毕竟没有参政的身份,故而只能从侧面施加影响而已。立储事关帝国政权的稳定,最终的决定权只能由前面三股势力来决定,绝对不可能轮到刘嫖。

那么刘彻最终被立为太子,体现的只可能是皇帝本人,即景帝的意志和选择,而非其他。

首先,在景帝更立太子的事情上,窦太后在梁王死前是站在完全反对的立场上,无论是前面的刘荣还是其后的刘彻(汉武帝),她都不可能支持——窦太后的目的是希望景帝能把皇位传给他的亲弟弟,也就是窦太后最宠爱的小儿子梁王刘武。窦太后甚至不加掩饰,直截了当的向景帝提出来:吾闻殷道亲亲,周道尊尊,其义一也。安车大驾,用梁孝王为寄。

其次,景帝想重新立太子,是蓄谋已久的事情,绝非临时起意。

按照帝王传承的规则,排在第一优先级的是嫡长子,次之为嫡子,然后才是庶出的长子。庶出的刘荣之所以能在一开始被立为太子,是因为景帝的皇后薄氏没有生育能力,没有嫡子,而他恰好在庶子中年龄最长,仅此而已。所谓“母以子贵”,假如景帝真的想把帝位传给刘荣的话,必然会早早的废黜薄皇后,让刘荣的母亲粟姬上位,而不是全然置之不理,甚至直接把提出这个建议的臣子给处死了。

最后,刘嫖经常出入宫廷,与太后和景帝往来频繁,而从景帝对待母亲窦太后和梁王的表现来看,其对家人之间的情分是相当看重的,母亲生气则“忧惧”,弟弟进京同车同辇,不太可能向没有政治威胁的姐姐有所隐瞒,故而刘嫖这位大姐自然对皇帝弟弟的想法了然于胸,知道他早有立王氏为后的想法。

皇后的儿子是嫡子,刘彻自然而然的是当仁不让的太子,善于钻营的刘嫖既然想让自己女儿成为皇后,当然需要提前表现一番,所谓的提亲便是如此。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