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家子出身的窦太后为何表现如此抢眼?

本文中的窦太后指的是汉孝文帝的皇后窦氏,名猗房,清河郡观津县。吕太后时,窦猗房以六郡良家子入宫侍太后,后被赐予代王刘恒。刘恒即位后窦猗房被立为皇后。景帝即位后尊其为皇太后。建元元年,汉武帝即位,尊其为太皇太后。窦太后与汉文帝刘恒育有一女二男:长女馆陶长公主刘嫖,长子汉景帝刘启、少子梁孝王刘武。汉武帝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窦太后去世,与汉文帝合葬霸陵。

  单纯的从出身来看的话,窦太后的家世绝对属于社会的最底层,乃至称得上“寒微”——良家子在汉代,仅仅指的是从军不在七科谪内者,或非医、巫、商贾、百工之子女,只能是在“士”,或者“农”这两个阶层内,由于窦太后进宫之前便已经父母双亡,家境贫寒,连弟弟都让人拐卖了,显然只能是普通、贫寒的农家而不是“士”,故而不太可能有机会接受良好的教育。

然而,窦太后在景帝和武帝两朝几次格外抢眼的表现,完全不亚于饱学之士,让人不禁感到迷惑。

其一,对“黄老之言”的笃信和全力维护。

“窦太后好黄帝、老子言,景帝及诸窦不得不读《老子》尊其术。”(《汉书·传·外戚传上》)——皇帝和族人都这样严格要求,何况他人?

景帝时有一位研究《诗》的博士叫辕固,窦太后将其召来问《老子》,辕固说:“这不过是平常的言论罢了。”窦太后怒道:“它怎么能比得上管制犯人似的儒家诗书呢!”当即便让命令辕固进入兽圈去杀野猪,要不是景帝偷偷赐给他锋利的兵器,可能当场就GAMEOVER了。

  于是乎,终景帝一朝,因为窦太后的缘故,诸位儒家博士皆在官待问,没有被重用的。

       等到她的孙子,汉武帝即位不久,就下诏“举贤良方正能言直谏之士”。丞相卫绾提出在所举的贤良文学方正之中罢除法家和纵横家这两个学派的学者,虽然卫绾没有敢直接提出“罢黜百家”,但依然引起窦太后的强烈不满,几个月后,卫绾被借故免去了丞相的职务。

       其二,对商周历史的深刻理解。

       窦太后由于特别宠爱小儿子梁王,以至于想让景帝把帝位传给他,于是在梁王进京之时,用非常巧妙含糊的典故来暗示景帝:

盖闻梁王西入朝,谒窦太后,燕见,与景帝俱侍坐于太后前,语言私说。太后谓语曰:“吾闻殷道亲亲,周道尊尊,其义一也。安车大驾,用梁孝王为寄。”景帝跪席举身曰:“诺。”

       汉景帝虽然随口答应了,可实际上老妈是什么意思,硬是没听出来(这可是一堆博学太傅辛苦教出来的学生啊),掉头回去马上找一帮博学大儒出来翻译之后才搞明白。

从窦太后推崇“黄老之言”,给儒家下的独到而精辟的论断,“安得司空城旦书乎(它怎么能比得上管制犯人似的儒家诗书呢)?”,以及见微知著,从卫绾罢黜法家、纵横家看出其废百家之言的倾向,和向景帝建言之时将殷商西周典范信手拈来的态势,不难看出,窦太后对道家、儒家等诸子百家的思想都非常熟悉,同时还对殷商和周朝的政治制度有深刻的认识,而她却是个出身普通农家的女子,不禁让人疑窦丛生。

要知道,即便是在孕育了诸子百家的春秋战国时代,道家和儒家思想都并非主流,故而流传不是十分广泛,更何况秦朝的始皇帝还搞了一波“焚书坑儒”,汉初的平民百姓既没有多大机会接触到,也不可能有系统的学习这些理论,更何况,窦家完全没有这个条件。

       即便是天才,都需要学习的,窦太后的渊博学识和独到见解只能是依靠自身的努力后天学习得到的,那么她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开始学习的呢?又是谁教的她呢?

       答案只能是——吕后!

       首先,窦太后以良家子入选,是专门伺候吕后,进宫之后,必要的礼仪和文化知识学习是免不了的。其次,吕后称制的时代,与高祖刘邦一样,沿用道家清静无为的治国理念,窦太后在身边伺候,言传身教未必有,耳闻目染却是断断少不了的。最后,选宫女赐给诸侯王为妃嫔,吕后自然挑选那些表现比较出色、能得到自己宠信的。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窦太后的必然有超群的理解、学习能力,并且在入宫之后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和时间来学习,最终达到了我们看到的高度,她之所以能够从最底层逆袭成为皇后、皇太后,虽然有运气的成分,但自身的努力同样也是极其重要的。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