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条舌头(第五幕)

       六点半左右,满面疲惫的罗杰发动汽车,缓缓开出车位,刚刚转到停车场栏杆的位置,一个大大的红色警示牌——“停”,毫无征兆的出现在道路中间,挡住了去路。

       罗杰愣了下,摇摇头,下车顺手拎起这个插在一个水泥块上的警示牌,正准备放到一边,可是他的目光无意中扫过警示牌表面,不禁微微一愣——在“停”的正下方,有人手写了几个工工整整的英文单词,看清楚之后他的表情顿时凝结住了!

“partner<cousin<girl friend<brother”

       “伙伴,表哥,女友,弟弟”,罗杰嘴唇翕动,下意识的把单词翻译成中文,脸上血色全无。

       十几秒钟之后,罗杰终于从极度震惊中清醒过来,他一个箭步冲到路边,朝左右两侧极力张望,映入眼帘的是空寂无人的辅道和机动车道中稀稀拉拉的往来车辆。

       他从水泥块中拔出警示牌,丢到副驾驶位,上车关门,飞快的拨通了老佟的电话,“老佟,你到家了吗?”

       “到了。”老佟的声音依然是不紧不慢,可语气中却明显透着股不安,“阿杰,是不是出事了?”

       罗杰感到不寒而栗,“你,你怎么知道的?”

       “你是不是收到一个警示牌?”

       “不错,难道你——”

       “不是我,是你嫂子。她买菜回来,发现车顶上被人放了个警示牌——小心地滑,下面还用油性笔写了个英文单词‘partner’,假如把你当成目标的话,那翻译成‘合伙人’或者‘伙伴’就指向我了。”老佟的笑声有些干涩,“我开始还准备把它当成一个恶作剧的,可那行字写的工工整整,显然还是花了一番功夫的。阿杰,你马上问问他们三个,看看是不是都有事情。”

       “好,你注意安全啊。”罗杰刚要挂电话,突然想起什么,“老佟,你跟嫂子尽量待在家里。”

       “没事的,我知道该怎么处理。”老佟迟疑了一下,“阿杰,你暂时不要叫人过来保护我——”

       “你的意思是——”

       “不错,假如我们都被盯上了,小豪那些人估计也在对方的掌握中,敌暗我明,人多反倒危险。”

       “好,我明白。”

罗杰慌忙挂电话,分别给谷雨、龙马和罗豪打电话,不出所料,这三个人都收到了“小心地滑”的交通警示牌,谷雨的手写英文单词是“girl friend”,龙马的是“consin”,罗豪的则是“brother”。

反复提醒对方注意安全之后,罗杰不假思索的约众人次日再次会面,商量如何应对这个意外情况,放下电话,罗杰眉头紧锁,回身看着已经完全湮没在黑暗中的小洋楼,此时,一阵晚风吹过,摇曳的树枝在墙壁上投下一片片扭曲的影子,将白昼下的靓丽别墅变成了夜色中阴郁的城堡,给他的心头也压上了块沉重的石头。

       次日上午十点刚过,除了谷雨没到,日前在事务所开会的人再次聚集到了“陋巷咖啡”,这个闹中取静鲜为人知的地点。

行色匆匆的龙马还没坐定就把厅堂内扫了一遍,看到服务员竟然还在整理清洁厅堂和餐具,立刻横了大表弟一眼,“喂,阿杰,你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不就是收到个警示牌吗?犯得着这么紧张吗?你怎么知道不是恶作剧?还有,我是人在江湖漂,早晚得挨刀的,保不准是我的仇家,冲着我来的呢?真是的,有什么事电话里说不是一样的吗?大惊小怪,害得老哥我觉都没睡够。”

       说罢,龙马昂头打了个又大又长的哈欠,睡眼惺忪的望着小广场中间的榕树,显然还没有从昨夜的浪荡中恢复过来。

       “要是能在电话里说,当然不会叫你们过来。”

       罗杰苦笑着解释完,看着另外三人,“把你们收到的礼物拿出来看看吧。”

       “啪!”龙马从口袋里摸出天蓝色的铁牌,猛地拍在桌面上,“consin,慢慢看哦!”

     罗豪用两根手指夹住铁牌,摆在龙马的铁牌旁边,轻声说道:“brother。”

       “partner——合伙人!”老佟慢慢把自己收到的警示牌放上去,眼睛却瞟向罗杰。

罗杰把那块“停”警示牌竖在桌子上,指着上面的手写字说道:“昨天我是最后离开办公室的,有人把这个牌子放在停车场出口,刚好挡住了我的去路。你们注意看,上面的手写英文单词跟你们收到的警示牌是不一样的,或者说,我这块包括了你们全部的内容——我应该是主要目标。”

       罗豪和龙马看着警示牌,表情由慵懒的漫不经心渐趋凝重。

       罗杰向老佟点点头,后者轻轻的把自己的那块“小心地滑”的警示牌翻转过来,对着众人干笑几声,“不好意思,昨天晚上没有看仔细,背面其实还有东西的。”

       简单的几笔在铁牌上勾勒出的一颗齐整整的断头,旁边则是一条被扯断的长舌。

       “吆,看起来我们真的被盯上了。”龙马咧嘴想笑却没笑出来,“咱们原本打算破案抓凶手的,可竟然被凶手先盯上了,剧情反转的可有点太快了,真是奇了怪了。”

       “老哥,这不科学啊。”罗豪眉头紧锁,“到办公室开会之前,我和大表哥连谈什么事都不知道,凶手是从哪里知道的呢?”

       罗杰点点头,脸现忧色,“这确实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昨天的会议之前,事先知情的有我、阿雨和老佟,假如是昨天泄漏的话,凶手不可能马上掌握我们之间的关系,更不可能准备好这些警示牌,所以只能再往前推。”

罗杰边说边整理思路,“从我上周过去拜访牟老到开会之前,知情人只有三个:我、阿雨和牟老。牟老和阿雨非但早已知情,并且是深度参与案件的侦破,之前都没有任何问题,所以最大的可能性是在我这里,被盯上的是我,或者说,是事务所被盯上了。”

       “未必。”

老佟摇了摇大脑袋,“我倒觉得牟老的可能性最大,案子他查的最久,又曾经担任过专案组长,还看过凶手的背影,我觉得在调查取证的过程当中,没准跟凶手都照过面呢。虽然他退休了,可对凶手来说,只要他还活着,就是个最大的威胁。”

       “那凶手干嘛不直接把他也杀了?”罗豪反问道,“一个孤老头子,住在破败的小区里,既没有保安巡逻,也没有高清摄像头,下手好像没什么难度吧。”

       罗杰点点头,望着老佟,想听听他给出的解释。

       “凶手应该是个原则性纪律性极强的人,恩怨分明,除了仇人之外,似乎没有再对付过任何人。”老佟嘿嘿一笑,“我想,这也是凶手能屡次逃脱法网的根本原因吧。”

       罗豪追问道:“你怎么知道那些受害者里面没有无辜受牵连的?”

       “直觉加逻辑推理。”老佟笑了笑,“凶手杀人、砍头、拔舌、弃尸,有很强的仪式感,说明凶手既看重过程也重视结果。此外,那些受害人之间虽然没有找到很强的联系,可却没有一个是外地人,也间接说明不是随机选取的——案发的那几年,可是外来人工爆炸增长的时候。再说,要知道当年满城风雨,闹得风声鹤唳,如果是随意选定目标的变态杀人,完全没有必要跟警方对着来,一定要在红花湖周边作案、拔舌、弃尸。”

       罗豪冷笑着反驳道:“说不定凶手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刺激、有成就感。”

       “我同意老佟的观点。”罗杰摆手制止了弟弟抬杠一样的反驳,“豪哥,即便你是对的,也不能考虑。”

       “为什么?”

       罗豪和龙马异口同声的发问,龙马更是脸现不满,“怎么?难道歧视我们小豪读书少,嗯!”

       “你就喜欢挑刺、挑拨。”罗杰回敬道:“如果凶手真的是变态杀人,随意选取目标,我们完全没机会查出来,当然只能假定是仇杀,这样才有机会破案,牟老是想让我尝试,自然选择最容易达成目标的方向。”

       罗杰看表哥翻着眼珠,显然没有心服口服,于是耐着性子进一步解释:“举个简单的,你能理解的例子。假如警方在公园里发现一具尸体,鉴定是他杀,那么警方首先会把潜在的凶手限定在本市,而不是全国,这是同样的道理。懂不懂?”

       “小豪,老佟,咱们刚刚讨论到哪了?”龙马扭头坦然的看着二人,不咸不淡的说:“你们看看,被阿杰这么一搅合,咱们都跑题了,唉,没办法,从小就这么极端自以为是。”

       “你…!我…!”

       罗杰指了下这位大表哥,深吸口气,“好,我们不吵,继续讨论。”

       “我们假定凶手在监视牟老,现在也基本摸清了我们的情况,并且清楚明白的摆出了威胁的架势,说明了两点:第一,凶手害怕了,说明从对方的角度来看,我们要么是已经掌握了关键性的线索,要么是侦破的方向选对了,或者两者都是,这对我们来说,绝对是好消息——”

“我看也不一定!”龙马粗暴的打断罗杰的讲述,“你那些所谓的线索都在警局摆着呢,有个屁的威胁!?你的侦破方向也是昨天刚刚说出来的,凶手难道能未卜先知不成?”

罗杰感觉表哥的反驳似乎也说得通,急忙追问道:“那你觉得是什么情况?”

“凶手是怕你这个人!”

龙马冷笑道:“假小子不是说吗,连公安局里面都在议论你,证明你的知名度够高,足以让凶手知道你的存在。再加上你的那一套跟警方完全不同,凶手拿手的反侦查手段未必管用,自然要来吓唬吓唬一下,最好让你知难而退。”

“大表哥,你说的好有道理哦。”罗豪叹服的望着龙马,“真没想到,竟然心思比我还细。”

“傻蛋!”龙马得意的往椅子上一靠,“心思不细,早就被你嫂子玩坏了。”

罗杰点点头,“龙哥说的很对,这一点要考虑进去。对了,我刚刚说的第点是,凶手此前从未对无辜人员下手,包括全力缉拿他的办案人员在内,都没有受到过警告,而现在却这么做了,说明凶手的态度和立场发生了转变,极有可能是时过境迁,凶手的身份地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愿意舍弃当前的一切,所以不惜破坏自己的原则。”

说完之后,罗杰特意注视着龙马,“老大,你怎么看?”

“我觉得你说的很对!”龙马满脸坏笑的说道:“就像我从不跟女人辩论,可一旦她揭我老底,说我小时候的糗事,那自然只能对不住了。”

罗豪扫了眼面色不豫的亲哥,“表哥,我有预感,你得意不了多久。”

       龙马马上瞪了对方一眼,“别打岔,咱们正讨论案情呢!”

       龙马清清嗓子,自顾自的说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咱们可都已经上了凶手的黑名单,看架势,要是不听劝的话,估计会学美国佬的CIA,逐一来个定点清除?”

龙马用食指点着“停”字牌上的英文单词,讪笑道:“还好还好,这个名单无论是从左到右还是从右到左,我都不是第一个,所以应该还能快活几天,再说,凶手也应该知道,我龙马可是混社会的,想动我,可得先掂量掂量。”

       龙马拍了拍老佟的大腿,继续调侃道:“兄弟,凶手把你算在最外围,是小喽啰,在电影电视里面,一般的情节都是先拿你这种小脚色开刀,来个杀一儆百的震慑对手,你可要多加小心哦。”

       罗豪不满的瞪着这位不正经的大表哥,“老大,大哥,拜托你能不能别再制造恐慌气氛?咱们不是绵羊,凶手也不是狮子,谁搞定谁还不一定呢。”

       老佟摆摆手,“小豪,没事的。龙哥说的有一定的道理,凶手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凶手假如处心积虑的想对付我们,还是要小心提防的。”

     罗杰点点头,“我让大家过来就是想制订一套行动方案,防患于未然。”

       罗杰从脚下的纸袋里掏出三部手机,然后正色看着三人,缓缓说道:“第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必须保证咱们之间的通讯是安全的。这几部旧手机里面的卡都还没有实名认证的,以后咱们之间的联络暂时就用这几部电话,跟其他人的还是用原来的号码。”

       “第二个是安全问题。老佟暂时在家里办公,没事尽量不要外出,再找个机会黑进你小区的监控系统,通过安保摄像头观察外面的环境,门前和阳台上再加装交叉摄像头。另外,小豪再给安排几个生面孔的兄弟在外面轮流戒备——注意,同时要有两组人,互相掩护。”

       “小豪,从今天起,你要每天换一辆车开,办事的时候要保证同时还有两辆车策应,在保证自己和别人安全的情况下,可以适当的飙车,用速度甩掉可能的跟踪。”

       “龙哥,你的目标最大,又特别张扬,也要经常换车,同时,你的那几个保镖最好贴身保护,不要再大大咧咧的。当然,如果可能的话,少在外面应酬,多陪陪嫂子和阿生。”

       老佟和罗豪都欣然接受,可龙马冷笑道:“阿杰,别人都欺负到哥哥我的头上了,要是还做缩头乌龟,传出去我还用混嘛?”

       龙马见罗杰满面忧色,急忙起身上前揽住他的肩膀,沉声说道:“哥是闯江湖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再说,你知道的,大哥是粗中有细,心思缜密,外面又交游广阔,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就知道了,怕个啥?就算有人想暗算我,哼,别说保镖,就哥这手上功夫,也不是白给的。”

       罗豪见这位表哥还是油盐不进的样子,站起来说道,“可是——”

       “什么可是也是的,就这么定了。”龙马伸手拿起分给自己的那部手机,晃了晃,“我忙的很,没空跟你们在这磨磨唧唧的,先走了。”

       罗杰举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等龙马走出咖啡厅之后,才低声吩咐弟弟,“你叫两个兄弟,开辆不太起眼的车远距离监视他。”

       “他整天到处乱跑,车速又快,怕是不好跟。”

       “刚刚的手机里我装了个定位软件,自动开启的,呵呵,他这个傻大个,肯定想不到的。”

       “他是想不到这位一本正经的表弟会来阴的。”老佟调侃完,反问道:“那我跟小豪的手机是不是也装了?”

       “当然,要一视同仁嘛,岂能厚此薄彼。”罗杰干笑几声,“我手机一开就能看到你们的准确位置,这样就不用担心了。”

       “哥,那你怎么办?”罗豪目送龙马的身影消失在巷子尽头,回身问道:“咱们都安排好了,就你自己没有什么措施。”

       “我不用。”罗杰摆摆手,看了看弟弟,把目光慢慢转向默默点头的老佟,“老佟,你给咱们豪哥解释解释。”

       “小豪,警示牌上有咱们四个的名字,却唯独没有阿杰。”老佟拿起牌子,手指英文单词,“站在在凶手的立场,既然已经知道了阿杰在插手这个案子,自然不可能不知道他梦探的名声,那么最直截了当的办法是对他下手,成功的话就一了百了。可凶手非但没有这样做,反倒大费周章的用咱们这些亲朋好友来胁迫他收手,说明了什么?”

       “凶手不想对老哥下手!”罗豪失声喊道:“凶手认识老哥,而且关系还不一般?”

       “这,这怎么可能?”罗豪把满怀疑问的目光从老佟身上慢慢滑向哥哥,想走他脸上找到答案。

       “我也觉得不可能。”罗杰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答案,紧锁眉头,“照我推测,凶手的年龄应该在三十五岁以上,再加上警方描绘出来的嫌疑人体貌特征,在我的朋友圈进行匹配,完全没有符合条件的。我跟你们一样,很纳闷,不过,这也是好事,既然凶手不想直接动我,我就可以利用利用这个‘恩典’,放开手脚来查,当然,前提条件是确保你们的人身安全。”

       “哥,万一凶手是故意的呢?先骗你放松警惕,然后再给你来个阴的。”罗豪关切的望着哥哥,不无担心。

       “小豪说得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小心点好。”老佟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道:“你这当老板的可不能出什么差错,不然的话,我这个残废上哪还能找到这种又舒服收入又高的好工作。”

       罗杰笑了笑,“我可一直是小心谨慎的人,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更没理由会放松警惕的。”

       这时,咖啡店已经整理完毕,罗杰招手叫来侍者,“咱们紧张了半天,喝杯咖啡放松一下,我请客。”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