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条舌头(第四幕)

“哥,咱们怎么搞得跟政府部门一样,还要关门开会啊,是不是有点太哪个太官僚了?”

周六的上午十点,最后一个走进办公室的罗豪,望着已经在沙发上落座的龙马、谷雨和罗杰,再看看在轮椅上笑嘻嘻的望着自己的老佟,忍不住调侃两句。

       “闭嘴,坐下。”

谷雨拍了拍沙发垫子,轻轻哼了一声,“就你来的最晚,还那么多话。”

       罗豪朝满脸坏笑的龙马作了个鬼脸,老老实实的挨着谷雨坐下,龙马眼睛上翻,不以为然的同时嘴里不轻不重的“切”了一声,恰到好处的让谷雨能够听到,后者颇为不爽,随即送个白眼作为回礼。

       罗杰和老佟相视而笑,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罗杰清了清嗓子,提高声音,说道:“是这样的,我呢刚刚接了个案子,不过不是通常解梦的案子,是个刑事案,我简单的了解过案情之后,发现案情非常复杂、难度很高,单靠我一个人肯定不行,所以才把大家请到一起来,先集思广益,再合理分工,同心协力把案子给破了。”

       “刑事案?阿杰,先说说到底是什么案子吧?”

龙马猛吸口雪茄,朝着谷雨的方向挑衅的吐出一个又大又圆的烟圈,“不会是替这个假小子打工吧?你这可是不务正业啊,嗯,解梦多好,来来往往的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优质高端客户,风不吹日不晒的,来钱还快。帮她破案子,一个硬币都没有,哼,估计还得倒贴。”

       “大笨马,你说谁不务正业?”谷雨挥手拍散面前的烟雾,气恼的抢白道:“整天游手好闲的,你才不务正业呢。哼,自己上小学就找幼儿园小朋友要零花钱,读初中拦小学生收过路费,上高中要同学交保护费,这样的人,竟然还有脸说别人不务正业。”

       “女孩子家家,要么扎辫子要么留长头发,可竟然有人偏偏剃个小男孩都不喜欢的光头,就是为了方便下河摸虾。老佟,你说这算不算不务正业。”龙马嘿嘿一笑,掏出手机递到老佟面前,径直找出一张照片,阴笑着说道:“知道要跟这位难缠的小丫头开会之后,我整整忙活了三天,跑了七八个地方,找了十几个人,唉,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找到了这个终极大杀器,来来来,老佟,你好好看看,乐一乐。可惜啊,罗家两兄弟,可没胆子看,更没胆子笑哦。”

       龙马边说边故意侧身挡住谷雨的目光,后者大惊失色,“噌”地跳起来,冲过去一看,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会有这张照片?哪里来的?快点给我删了!”

       “删删删。”龙马把手机直接递到谷雨手上,讪笑道:“可我家里电脑上有,你要不要亲自过去删?还有,云盘网盘什么的我都放了备份,怎么办?知道你当警察的有技术手段,嘿嘿,我可也不是吃素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谷雨抡起拳头可是看到对方满不在乎的表情,又恨恨的放下,扭头冲着罗杰喊道:“你表哥欺负人,你怎么都不说句话?你是这样保护女朋友的吗?”

       “女朋友?”龙马装出惊诧莫名的表情,目光在罗杰和谷雨之间跳了几个来回,然后把头猛的一点,“既然是阿杰的女朋友,那就是我的表弟媳妇,怎么能怎么敢欺负呢?要是被姑妈知道了不扒了我的皮。好好好,所有的照片底片备份,统统删除,人格担保一张不留。”

       “龙哥表哥,你能不能不要闹了?”罗杰半是命令半是哀求的说了表哥一句,然后扭头看着谷雨,苦笑道:“他就是欺负人的命,从小到大,咱们那次赢过?打,打不过;阴,阴不过——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

       “算了,你不要说了,哼,我早就知道你们两兄弟是指望不上的。”谷雨很有气势的挥了下手,然后虚张声势的盯着龙马,“我警告你,我现在的身份已经是罗家未来的媳妇,你要是再这样,我让老太太找你,看你还能嚣张的起来!哼,还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你?”

       “谁敢欺负我弟媳妇?我龙马第一个不答应。”龙马打个哈哈,一屁股坐回自己的沙发,冲着罗杰吆喝起来,“阿杰,咱们是来谈正事的,这都老半天了,还在这磨嘴皮子,作为表哥,我可要批评你啊,这个会议组织的效率太差了。”

       说到这里,龙马扭头朝谷雨挤了挤眼睛,“阿雨,你说是不是啊?”

       “你,你——你,真是岂有此理!”

       “阿雨,算了,别跟他计较了,咱们还是先谈正事吧。”罗杰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把话题给拉回来,自然不想再让其他人插话,语速很快的说道:“其实这个案子大家都不陌生,它在警方内部的名字是‘红花湖连环杀人碎尸案’,民间有几个不同的叫法,比较流行的是‘拔舌案’和‘十三条舌头’,为了方便起见,咱们以后就叫‘十三条舌头’。”

       随后罗杰简明扼要的把案情介绍了一遍,然后吩咐罗豪把窗帘拉上,用投影播放自己整理出来的案情摘要的PPT并同步进行讲解。

       “经过与阿雨和警方前辈的探讨,我决定把重点和突破口放在作案动机上。”罗杰指着画面上的地狱,“按照佛教的说法,十八层地狱的第一层叫拔舌狱,‘凡在世之人,挑拨离间,诽谤害人,油嘴滑舌,巧言相辩,说谎骗人。死后被打入拔舌地狱,小鬼掰开来人的嘴,用铁钳夹住舌头,生生拔下。’”

       “咱们国家本质上其实是个佛教国,或者按照西方学者的说法,信仰的是禅宗,所以什么地狱转世之类的观念还是受众很广的。”罗杰凝视着画面,缓缓说道:“这个案件警方的定性方向是仇杀或者无动机的变态杀人,我呢倾向于仇杀,而从被害者全部被拔掉舌头来看,仇恨的缘由应该由一次口角之类的琐事引起的,只是由于双方的立场和视角的差异,造成了截然不同的认知和结论,也就是说,从被害人的立场,是件过后就忘微不足道的小事,而从凶手的立场,仇深似海不共戴天。”

       罗杰回身看着大家,“这是我的看法,你们觉得呢?”

       老佟把轮椅稍稍往前移动了一点,首先发言:“阿杰,我同意你对作案动机的推理,我觉得问题的关键应该在定位发生冲突的具体场景上:一边是多达十三个的受害人,凶手这边则至少是一个以上,那么人数加起来肯定超过十四个人。这么多人之间发生的冲突,并且警方的调查证实受害人之间又没有特别的关系,那么可以基本排除亲属聚会、企事业单位聚餐联欢等等小圈子的可能性,场景地点是是那些经常会遇到大量陌生人的公众场合,比如电影院、车站、大巴、火车、轮船、机场之类的——是不是?”

       “老佟果然是咱们这方面里面脑子最好用的。”

龙马边说话边故意瞟了眼谷雨,然后才慢悠悠的转向老佟:“我完全同意你老哥的推理,不过,十三年前咱们鹏城虽然已经有了机场码头,可价格昂贵,普通人很少用,刚才看那些被害人里面好像特别有钱没几个人,是不是可以排除?”

罗杰点点头,“有道理!”

       “哼,这些我们警方已经有过结论的,拾人牙慧了无新意。”谷雨毫不客气的反击的同时,还狠狠的回瞪一眼。

       龙马轻轻叹了口气,“唉,不知道的听了你这话,还以为你们警方早已破了案呢!”

       “豪哥,你有什么看法?”罗杰高声向弟弟提问,转移众人的注意力,免得那两只刺猬继续战斗。

       罗豪嘿嘿一笑,“动脑子这种事情,还是由哥哥姐姐们操心吧,我只管动手做事,懒得想。”

       “不行,我一定要你想。”罗杰不满的横了他一眼,“你从小就是这样,总是退缩放弃这些要动脑子的事,可你其实脑子很灵的。”

       “切,还不是被你给压迫的!”龙马不满的责备道:“你小子次次考试满分,让他怎么去努力?自然只能天天跟在假小子屁股后面疯。”

       “再说我假小子试试?”谷雨忍无可忍,气得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找你姑妈!”

       “我有说假小子是你谷雨谷大小姐吗?切,你是不是有点自作多情啊,我分明说的是当年小豪家隔壁的二妞,跟你是风马牛不相及也。”

龙马瞬间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看着罗豪顾左右而言他,“对了,她家好像是东北的吧,二妞爸妈都经常说他们闺女什么‘虎了吧唧’的,是不是?你们俩小时候经常在一块疯来着,是不是?”

       罗豪看看谷雨,再看看大表哥,不满的抱怨道:“老表,这个锅我不背啊,你们神仙打架,别扯上我!你,你要真有牛皮,那就等我老妈和嫂子都在场的时候你再跟雨姐怼,小弟我保证心服口服。”

       “真是狗咬吕洞宾。”龙马吃了瘪很不爽,急忙给自己找台阶,“你这么能,快点发表发表高见,没见你哥还等着。”

       罗豪迎着哥哥鼓励的目光,想了想,正色说道:“我觉得老佟的推理可以更进一步——发生冲突的场所极有可能是临时性的。比如说,大家正在赶路,忽然下起大雨,附近刚好有那么一棵大树能避雨,于是就全跑过去,挤在一起,等雨停了,又一哄而散,谁也不认得谁,自然也不会记住。在树底下等雨停的期间,假如相互之间发生什么小冲突的话,即便是当时很激烈,估计也很难让人记住。”

       “讲得好,太好了。”罗杰眼前一亮,连连点头,“这种临时性的场景在生活中应该还有不少,而这些恰恰极有可能是之前警方调查时没有涉及的地方。”

       罗杰望着谷雨,问:“阿雨,是不是?”

       谷雨刚刚出了一口闷气,心情大悦,高声回应道:“是没有涉及。当时好像专案组是有过这方面的考虑,后来可能因为资源有限难度又高,内部有不同意见,就给否决掉了。”

       “太好了。”罗杰有点小激动,“老佟,网上搜集资料是你的强项,那就麻烦你在这方面多花点时间,看看能不能找到30-35年前红花湖周边的各种相关资料,比如气象资料、地形变化……”

       “我明白。”老佟点点头。

       “龙哥和小豪,你们人脉比较广,去找些本地居民,重点是那些比较年长的,看看能不能问到些陈年旧事,筛选出可能有关的。”

       “阿杰,事情都安排给我们做了,你们二位干啥啊?”龙马笑嘻嘻的问,可眼睛只看自己的表弟,完全不理会谷雨杀气腾腾的目光,“难不成‘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去卿卿我我。”

       “阿雨这边有本职工作要做,所以只能做些幕后工作,帮助咱们提供便利消除些障碍,确保调查能顺利进行,不要忘了,咱们干的可是原本属于警方的事情。”

       罗杰把谷雨的事情一语带过,“至于我嘛,准备在本地的论坛发起一个话题,主题是关于红花湖的历史变迁的,用发帖、顶帖和跟帖的方式跟网友互动,利用网络的力量来发掘一些东西,等到热度差不多了,再把这个案子放上去,看看反应。”

       龙马用力点头,“这个办法好——网络上好像都带了面具,什么话都敢说,用不着遮遮掩掩的。”

       龙马起身准备离开,可说话时还是故意瞟了谷雨一眼,“既然这样咱们就开工吧,嘿嘿,顺便比试比试,看看谁能先找到凶手,咱们虽然不是所谓的专业人士,可也不见得会输——你说是不是,小豪?”

       “大哥,你老大,你牛!我安心做小弟,不跟你扯淡拉仇恨,我闪人了。”

       罗豪朝几个人摆摆手,推开门就跑了出去,龙马当即大步流星追出去,“臭小子,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往哪跑!”

       谷雨望了望老佟,再看看罗杰,想了想,“算了,我也走了——记住啊,每周一次,不见不散。”

       望着谷雨的背影,老佟嘿嘿笑道:“阿杰,我第一次有了电灯泡的感觉,我看以后我还是直接在家里办公得了,免得她知道隔壁有人,心里别别扭扭的。”

       “老哥,咱们在办公室里面,正儿八经上班的,哪里有什么灯泡不灯泡的。”罗杰走过去拍了拍老佟的肩膀,“老哥,你怎么也开始有点八卦了,快点干活去吧。”

       老佟嘿嘿笑了几声,开着轮椅走了,罗杰给自己倒上杯咖啡,走到堆满了资料的办公桌前开始工作。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