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谊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儒家学者

贾谊(公元前201-公元前169年)终其一生都处在怀才不遇的境地,虽然是不世之材,又对汉文帝和大汉帝国忠心耿耿,可偏偏因为忠心被贬谪,在政治上郁郁不得志。不过,贾谊在文学上却成绩斐然,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文章和诗篇,而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总结、分析秦国灭亡原因的政论文《过秦论》。

“于是废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隳名城,杀豪杰;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才能不及中人,非有仲尼,墨翟之贤,陶朱、猗顿之富;”…“一夫作难而七庙隳,身死人手,为天下笑者,何也?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

从上面的节选中可以看出,贾谊对秦始皇禁锢人民思想,推行暴政的行为是持严厉的批评态度的,而对孔子的态度则显得极为推许。贾谊总结出来的秦朝灭亡的根本原因是“仁义不施”,再加上他曾经上书汉文帝,提倡进行礼制改革,以儒学与五行学说设计了一整套汉代礼仪制度,来取代秦制,故而被后世的儒生们将其列为儒家学者,加以赞美和称颂。

不错,贾谊对孔子本人和他的学说是持肯定态度的,但如果仅仅据此就认为他属于儒家,则就过于武断了。为什么呢?因为贾谊同样对法家持肯定态度!

汉承秦制,建立了以皇帝为中心的中央集权制度,用郡县制来治理天下,强调法律和制度,这些都是法家的思想和实践,是商鞅、李斯等人制定、贯彻和流传下来的,对此,贾谊是完全赞成的——“当是时也,商君佐之,内立法度,务耕织,修守战之具,外连衡而斗诸侯。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孝公既没,惠文、武、昭襄蒙故业,因遗策,南取汉中,西举巴、蜀,东割膏腴之地,北收要害之郡。”

显而易见,贾谊的观点是:法家的制度化改革直接促成了秦国的强势崛起并最终统一了天下,最终的挫败和覆灭是因为秦始皇在执行中走过了头——“于是废先王之道”,也就是说,贾谊认为,假如秦始皇能沿袭秦孝公等人的“道”来治理天下,是不会出问题的。

此外,儒家倡导“仁义”,分封的诸侯王都是汉帝的亲族,无论是用武力还是阴谋手段来剥夺其领地、削弱其实力,在实质上是违背“仁义”原则的,尤其是在诸侯王们遵纪守法,尊崇皇权,没有表露出叛乱迹象的时候。

那么问题来了,贾谊到底应该是算法家还是儒家呢?

答案是——两者皆是,也两者皆不是!

要知道,从战国时代到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崇儒术”之前的这段时间内,除了少数直接传承的门人弟子之外,在大部分的学者身上,法家和儒家,甚至诸子百家的思想是包容并济的存在的,而不是像后世那样泾渭分明。非儒家即法家这样的二分法,属于简单粗暴的“非黑即白”,是与现实格格不入的,要知道,即便是到了儒家思想占据统治地位的时代,在治理国家的层面上,法家的制度依然是在长期稳定的发挥作用。

后世儒生之所以罔顾事实,强行将贾谊拉进自己的队伍中来,当然是因为他这种具有高尚品德和杰出才能的悲剧人物更能激起人们的同情和赞许,从而更加对儒家思想的认可度和知名度,至于贾谊身上表现出的法家烙印,自然只能毫不客气的给忽略掉了!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