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临终之时,要处死樊哙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樊哙,在最早追随刘邦左右平定天下的部属当中,无论是对刘邦的忠诚还是作战的勇猛,都位列第一,无出其右者。

我们先看看樊哙对刘邦到底有多忠:

第一,鸿门宴上,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刘邦仅仅依靠项伯在身前遮挡,性命危在旦夕之间,“樊哙在营外,闻事急,乃持铁盾入到营。营卫止哙,哙直撞入,立帐下。”借此成功的引起项羽的注意,用一番说辞帮刘邦解围。

要知道,樊哙虽勇,可即便是单挑也远远不是项羽的对手,更不用说在项羽的大营之中,明知道是必死之局,还是舍命闯了进去,自然只能是对刘邦的忠诚让他将自身的生死置之度外。

第二,英布(黥布)造反,刘邦得了重病在宫中养病,讨厌见人,让宫中守卫拦住群臣进谏,僵持了十几天,最终还是樊哙带头冲了进去,后面群臣紧紧跟随。结果看到高祖独自一人枕着一个宦官躺在床上,于是又是一番痛心疾首、情真意切的劝说,结果让“高帝笑而起”——显而易见,刘邦对樊哙的忠诚心知肚明,所以非但没有责怪,反倒一笑置之。

至于樊哙的勇猛,战绩最能说明问题——斩首百七十六级,虏二百八十八人。别,破军七,下城五,定郡六,县五十二,得丞相一人,将军十二人,二千石已下至三百石十一人。

当然,与韩信、曹参等人相比,樊哙算不上出色的将才,只是单纯的勇猛,所以攻城掠地颇有不如,但在冲锋陷阵之中的斩杀数量,绝对是第一的,勇冠三军算实至名归。

然而,对于樊哙这样对自己既忠心耿耿又勇猛无匹的猛将,刘邦竟然会因为一句谗言就动了杀机:是时高帝病甚,人有恶哙党於吕氏,即上一日宫车晏驾,则哙欲以兵尽诛灭戚氏、赵王如意之属。高帝闻之大怒,乃使陈平载绛侯代将,而即军中斩哙。

最想杀戚夫人和赵王如意的,当然是吕后,刘邦心知肚明,同样,樊哙对自己的忠诚,刘邦比谁都清楚,更何况,这种指控完全是“莫须有”,精明如刘邦,怎么会相信呢?不但信了,并且直接下令诛杀樊哙,于情于理,都讲不通。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刘邦的要杀樊哙肯定有更深层的原因。

这个问题,笔者曾经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某天忽然回想起《水浒传》的最后一章中,宋江得知自己中毒之后,立刻叫来李逵,骗他喝下毒酒的情节,顿时了然!

李逵同样是勇猛无匹,同样对宋江忠心不二,结果却是跟樊哙同样的下场,原因,自然是相似的——樊哙和李逵,是刘邦和宋江忠诚的奴仆和锋利的宝剑,自己命不久矣,自然不愿意落入他人手中,为他人所用,故而临终之前将其毁掉,既不留遗憾,又是给自己殉葬。

所以说,没有原则没有立场没有尊严的愚忠,最终换来的只能是主子无情的抛弃。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