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太宗赵光义——妄图超越太祖最终却亦步亦趋的模仿者

       “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借用可口可乐的这句广告语来描述宋太祖赵匡胤和他的弟弟宋太宗之间的关系,笔者以为是最为贴切的。

宋太宗如同一个考场上作弊的差生,不错眼珠的瞄准旁边优等生的答卷,全都抄下来,不论对错,而内心深处却又妄图证明自己比优等生更有能力,可是当旁边的座位空了下来,拿起笔,却发现脑子里记得的全是抄下来的答案,自己的想法荡然无存,最终不得不沦为太祖亦步亦趋的模仿者,对前者创立的典章制度全盘接受:“先帝创业垂二十年,事为之防,曲为之制,纪律已定,物有其常。谨当遵承,不敢逾越。”

       我们先看看优等生,那个被模仿、想超越的对象,宋太祖赵匡胤在位十六年内做了哪些事情,取得多大的功绩,犯了多少错误,影响如何之深远。

       第一,凭借从后周继承来的疆域和资源,横扫天下,终结了从唐代中叶开始的藩镇割据、分裂的局面,重新将大部分中国统一在汉族王朝之下。宋太祖通过“陈桥兵变”夺得后周的皇位,改元立朝到他被太宗谋害之前,总共统治了16年(公元960-976年),地方割据势力除了契丹扶植的傀儡政权北汉之外,悉数被荡平,并且以小规模兵力对北汉进行了试探性的进攻,如果没有意外发生(斧声烛影),解决北汉只是个时间问题。

       第二,通过对兵制,也就是军事指挥系统的全面改革,消除了军人篡夺政权的可能性。首先,通过高超的政治手段,将追随在赵匡胤左右的开国元勋手中的兵权解除掉(就是经过文人艺术加工后的所谓的“杯酒释兵权”),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资历较浅的年轻军官。然后开始对作为国家军队主力的禁军将领和军队驻防点进行频繁的调换,确保“兵无常将,将无常师”,在成功的疏离了军队、指挥官、地方三者之间的关系的同时,带来了“兵不知将,将不知兵”的弊病。与此同时,开国元勋没有了兵权,便不能牵制、威慑居心叵测的宋太宗,要知道,军旅中的后起之秀都是跟随在赵光义左右征讨天下的,自然对其忠心耿耿,直接导致了其野心和实力的膨胀。

       第三,设立枢密院,在进一步将军权收到皇帝手中的同时,限制并削弱宰相的权力。一般认为宋朝皇室“重文抑武”,好像文官们权力很大一样,而实际上太祖的制度建设当中,加强中央集权并将权力集中到皇帝本人手中才是终极目标,所谓的“重文”是为了“抑武”服务的,并不是要全力扶植文官体系来掌控政府,例如,太祖就曾对宰相赵普讥笑道:“彼谓国家事皆由汝书生耳。”意思是:外面这些傻帽竟然以为国家大事是你们这些文官来决定的,哈哈!

       第四,创立募兵制度,并额外赋予其更多的功能。募兵制度,表示士兵的来源从唐代的义务兵变成了公开招募的职业兵,并且是终生的职业。在建立之初,由于有严格的选拔机制,真正的将禁军变成了精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选拔流于形式,最终甚至连形式都不能保证,于是乎士兵素质低下这种制度上的弊端渐渐显露出来。此外,为了尽最大可能的消除民变和叛乱因素,宋太祖开创性的提出“养兵”的办法,即在平常的年份,尽量把地痞流氓、无地失地的流民招募的军队里,等到了遇到灾荒年景,再把那些流离失所、饥寒交迫的灾民中的成年男丁悉数变成军人,全部给养起来。把造反的种子收集了很多,好像是消除了不安定因素,可带来的最直接最明显的后果是军队数量急剧膨胀,而素质则随之直线下降——宋朝的总兵力长期维持在150万到200万之间,经济上的压力可想而知!

       第五,鼓励工商业发展,但却对导致汉、唐衰落的土地兼并问题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没有进行任何制度上的限制。宋太祖在位仅仅十六年,基本上是一个由乱到治的过程,五代十国造成的近百年战乱频仍,人口锐减,土地荒芜,处于人少地多的居民,故而绝大多数农民能够有田可耕。可是战乱结束之后,人口报复性上涨,而那些通过工商业赚的大笔资金的豪强们毫不例外的将目光投向土地,于是土地兼并的戏码再次上演,再加上畸形的“募兵养兵”制度、岁币的叠加效应,民不聊生,民变频繁成了有宋一代的主旋律!

       上面是宋太祖赵匡胤在16年内完成的大事,我们再来看看模仿者,赵光义。

       宋太宗赵光义登上皇位之后,急于证明自己的能力,迫不及待的向契丹发起挑战,结果一败涂地,然后,便没有了然后,彻底的怂了下来,知道自己与老哥的巨大差距,于是乎朝廷的方针大计全部沿袭太祖时代的,连改都不敢改了。

       说来好笑,这兄弟二人,不但能力差距大,在人品方面同样是有天渊之别,太祖篡位后周,给柴家好吃好喝的照顾,可太宗倒好,南唐后主投降了,抓到京城软禁起来不说,还隔三差五把人家老婆弄到宫里去睡觉,这哪里是皇帝的行径,简直是无赖啊!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