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匈第一役,白登山之战真相详解

关山月

(唐·李白)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李白是盛唐时代的诗人,距离汉初高祖刘邦亲率大军出击匈奴的第一战,白登山之役,已经过去了将近1000年,竟然还会在诗文中引用,足见此战影响之深远。

       白登山之战,司马迁在《史记·匈奴列传》有较为详细的记载,原文如下:

是时汉初定中国,徙韩王信於代,都马邑。匈奴大攻围马邑,韩王信降匈奴。匈奴得信,因引兵南逾句注,攻太原,至晋阳下。高帝自将兵往击之。会冬大寒雨雪,卒之堕指者十二三,於是冒顿详败走,诱汉兵。汉兵逐击冒顿,冒顿匿其精兵,见其羸弱,於是汉悉兵,多步兵,三十二万,北逐之。高帝先至平城,步兵未尽到,冒顿纵精兵四十万骑围高帝於白登,七日,汉兵中外不得相救饷。匈奴骑,其西方尽白马,东方尽青駹马,北方尽乌骊马,南方尽骍马。高帝乃使使间厚遗阏氏,阏氏乃谓冒顿曰:“两主不相困。今得汉地,而单于终非能居之也。且汉王亦有神,单于察之。”冒顿与韩王信之将王黄、赵利期,而黄、利兵又不来,疑其与汉有谋,亦取阏氏之言,乃解围之一角。於是高帝令士皆持满傅矢外乡,从解角直出,竟与大军合,而冒顿遂引兵而去。汉亦引兵而罢,使刘敬结和亲之约。

       用白话文简明扼要的翻译、概括一下战争过程,就是高祖刘邦轻敌冒进,结果中了匈奴的埋伏,和先头部队一起,被匈奴军队围困在白登山,达7天7夜之久,后来,依靠陈平的计谋,向冒顿单于的阏氏(冒顿妻)行贿,才得脱险。

       显而易见,《史记》中关于战役的描述有许多不合常识和逻辑的地方,故而让后世之人难以看清事实的真相,我们只好抽丝剥茧,去伪存真,来还原大汉帝国与匈奴王朝的第一次激烈碰撞。

       首先,去除兵力描写中的水分。

       大汉方面——“於是汉悉兵,多步兵,三十二万”,也就是说,汉军是步兵为主力的混合军团,总兵力为32万左右,结合刚刚结束的楚汉争霸的战争规模和汉帝国的版图国力,这个数字相对来说应该算是比较靠谱的,水分不大。

       匈奴方面——“冒顿纵精兵四十万骑围高帝於白登”,注意,这句话中有两个要点:1,精兵;2,四十万。再联系上文中冒顿为了诱敌深入,“匿其精兵,见其羸弱”的说法,那么匈奴的精兵+羸弱总数肯定是大于四十万的。可能吗?当然不可能!同样在《史记·匈奴列传》中,司马迁描写冒顿兵力之盛的句子:“是时汉兵与项羽相距,中国罢於兵革,以故冒顿得自彊,控弦之士三十馀万。”注意,这里用的是“控弦之士”,而不是精兵。游牧民全民皆兵,年过15,能骑马拉弓射箭的都算作“控弦之士”,也就是说,匈奴就算发倾国之兵,也不过三十万而已,要知道,楚汉争霸总共持续了四年而已,到汉军北击匈奴,最多六年,按照那时游牧民族的人口增长率,匈奴的总兵力即使略有增加,也不可能达到其描写的数字。

      再结合当时战场的态势,汉军32万,且属于主动进攻的一方,匈奴后退示弱,属于防御的一方,那么匈奴的总兵力只能在20-25万之间,是弱于汉军的,要知道,骑兵对步兵具有相当大的优势,在兵力相当的情况下,汉军是不可能在战场上获得优势地位并掌握主动权的。

      其次,剔除太史公文学家泛滥的想象力臆造出来的场景。

      “匈奴骑,其西方尽白马,东方尽青駹马,北方尽乌骊马,南方尽骍马。”四个方向上用截然不同颜色的战马,这是打仗还是阅兵?怎么保证兵力分配?这样的战争场景,只能是编造出来的。

       再次,陈平献计的过程和结果,完全不符合逻辑。

       陈平献计贿赂冒顿单于妻子,起因是他和高祖刘邦在山上看到冒顿每次出来都带着阏氏,显得极其宠爱,所以决定从她这里打开突破口。试想一下,两军对垒,冒顿再大的胆量,也不敢进入汉弩的射程之内,以及对方骑兵的突击范围,怎么也要保持300米以上的安全距离。以他的身份地位,自然会有大批护卫簇拥左右,陈平和刘邦如何能把人家两口子的行为举止看得清清楚楚?

       此外,阏氏说服冒顿单于理由,“两主不相困。今得汉地,而单于终非能居之也。且汉王亦有神,单于察之。”对于冒顿这种连亲爹都能杀的游牧部落首领,上述三条理由都过于牵强,没有任何说服力,完全是自欺欺人的。

       最后,刘邦手中当时根本不可能有多少钱财珠玉来贿赂阏氏。

       刘邦率领的先头部队是以骑兵为主,并且是在追击的过程中被包围的,与携带辎重补给的主力部队之间的联系被完全切断了,怎么可能会携带大量的钱财珠玉?

       分析到这来,我们可以尝试还原白登山之战的真相了。

       拥有兵力优势(32万)的汉军混合军团进击匈奴大军(20-25万),冒顿单于采取主动示弱后退,诱敌深入的策略,成功的将高祖刘邦率领的先头部队与主力之间分割开来,包围在白登山上。

       毫无疑问,匈奴随即开始围攻,可惜的是,山地的地形限制了骑兵的展开和优势的发挥,攻坚战又向来是游牧民族军队的弱项,而防御作战则恰恰是刘邦和汉军的强项(可是曾经硬生生拖垮了项羽的),故而七天七夜都没有取得突破。

       皇帝被包围,汉军主力没有其他选择,只能毅然决然的攻击前进,后方的吕后必然不断的从各地增调援军,继续拖下去,战争的天平必然慢慢向汉军一边倾斜。

       此外,攻坚战是个绞肉机,如果冒顿派其他的非嫡系部落主攻,那些部落肯定消极应付,可是派自己部落的嫡系部队上去,一旦消耗过大实力受损,不但他这个单于位子要交代了,而且可能小命不保。要知道,匈奴奉行的是实力至上的原则,冒顿做大单于,不但是因为他血统高贵,更主要的是因为他的实力最强。

       如此一来,汉匈双方都同样处在进退维谷的境地,谈判撤兵只能是最佳选择,结果是匈奴撤退,其后汉朝“使刘敬结和亲之约”,不过是执行双方在白登山下的谈判结果而已。

       对于高祖刘邦来说,贿赂单于妻子与送“公主”和亲相比,都是丢人的事情,但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让史官按照前面一个来记载,毕竟脸上还是好看得多。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