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墓碑(第十三幕)

上午10点,罗杰依约准时来到味道·地中海餐厅,距离午餐的时间尚早,偌大的厅堂里只有几个服务员在整理餐具,显得有些空旷而冷清。

       餐厅老板杨爱国头顶微秃大腹便便,手中握着泡了枸杞的保温杯,宛然是传说中的油腻中年男人,不过,精明的眼神配上职业的笑容和刻意放低的姿态,给人一种放心的感觉。

       杨爱国把罗杰让到临街的一张空桌上坐下,让服务员送上两杯咖啡之后,低声问道:“罗先生,游四宝,哦,就是你打听的那个厨师,是不是惹了什么麻烦啊?”

       说话的同时,杨爱国的双眼紧紧的盯着罗杰,神情颇有些紧张,显然想从他的脸上找出些东西。

       “杨总,你多虑了,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远远谈不上什么麻烦。”罗杰笑了笑,端起咖啡呷了一口,慢悠悠的解释道:“龙哥应该给您介绍过,我呢是个心理咨询师,治疗些精神方面的疾病,或者给一些精神压力过大的职场人士解解压。最近有位客人经常做噩梦,梦里反复出现几道菜,都是那位厨师做的,客人又恰好经常在你们餐厅用餐,所以我想找他了解下情况,看看是否能有所发现。”

       “我既不是警察,也不是私家侦探,所谓的调查只是我的生意而已,没别的意思,别想多了!”

末了,罗杰补上一句表明态度,放下咖啡,笑眯眯的望着对方。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确实想多了。”杨爱国摇了摇圆鼓鼓的大脑袋,叹了口气,“四宝是东北人,具体东北哪里不记得了,他呢在我这干了三年多,人嘛,忠厚老实,做事勤快,手艺又好,几乎没被客人投诉过,同事之间也相处的挺好的,好像也没啥不良嗜好,不像是惹事的人。”

       说话之间,杨爱国从口袋了掏出张大1寸大头照,递给罗杰,“四宝的照片,刚刚找出来的,是去年店里统一办居住证的多出来的,你看看,有没有用。”

       罗杰接过来扫了眼——游四宝的年龄在三十多岁,浓眉大眼,表情非常严肃,眼神略微有点呆滞,不过,总的来说,就是个相貌普通的中年人。

罗杰点点头,掏出手机把照片翻拍了一张还给杨爱国,继续提问:“杨总,你们的厨师一般情况下会跟点菜的客人见面吗?”

       “当然不会啦!厨师是在厨房里炒菜的,上菜有专门的传菜员,怎么会让他们见面呢?”杨爱国摇了摇脑袋,语气异常肯定,“只有非常非常例外的情况才会见客人,那就是被客人强烈投诉的时候,可你是知道的,我这个店在鹏城还是叫得响的,怎么可能让他发生这种事情呢?在我开店到现在,已经十三四年了,总共只发生过两次需要厨师出来解释的事情,那都是十年前了!呵呵,你知道的,我们做餐饮的,是很忌讳发生这种事情的啦。”

       “了解。”罗杰笑笑,“四宝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方不方便把他电话号码给我?”

       “他说要回去照顾老人,能不能回来还两说呢。可我是餐厅,是开门做生意的,一个萝卜一个坑,时间短还好,时间长久没办法专门留位置给他的喽,当然,他要是能回来的话,肯定还是会考虑考虑的。”杨爱国想了想,“他的号码是鹏城本地的,不知道会不会停机。”

       杨爱国拿起手机,把四宝的号码发给了罗杰。

       罗杰存下号码,问:“要是这个电话联系不上他的话,还有没有其他联系方式?或者,有没有他的家庭地址之类的东西?”

       杨爱国低头想了想,再次抬头时面露难色,“联系方式没有,不过,有他的身份证复印件,可是——”

       罗杰当即明白过来,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当我没说,我不是警察,擅自拿别人的身份信息确实不太合适。”

       杨爱国终于松了口气,“照理说,龙哥这么罩我,确实应该帮忙的,再说,你也不像坏人,可我这当老板也不能太那个了,你说是不是?”

       罗杰连连点头,“是我唐突了,呵呵,当我没说过。”

       杨爱国迟疑着说道:“那,那龙哥那边——”

       “没事的,杨老板这么帮忙,我肯定不会说你坏话的。”

“那真的多谢了。”

罗杰见气氛已经有些尴尬,也再问不出更多东西,把咖啡一饮而尽,

起身向对方道谢告辞。

       杨爱国非常热情,不但殷勤的送到门口,还坚持目送罗杰离开,直到见后者拉开的士的车门才回去。

       罗杰前腿刚刚迈上车门,忽然想起什么,“师傅,麻烦等下,我手机忘了拿。”

       罗杰立马转身,快步跑回餐厅,十几米外,老板杨爱国正拿着手机边打电话边朝门里面走。

       罗杰紧走几步,擦身而过的瞬间拍了下杨爱国的肩膀,轻声说道:“杨总,不好意思,我手机忘在位子上了。”

       杨爱国停住脚步,愣了一下,手机里传出几声催促,“老杨,老杨……”

       “我这有点事,等下打给你。”

       杨爱国挂断电话,转身看着罗杰,笑了笑,“我去拿给你吧。”

       “不用了,自己来吧。”罗杰歉意的一笑,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座位上,拿起一部手机朝杨爱国晃了下,然后再点点头,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出租车上,罗杰拨通了游四宝的号码,耳边听到的却是:“机主已停机——”

       罗杰放下电话,望着后视镜里渐渐远去的西餐厅和再次站在路边,向自己挥手致意的杨爱国,眉头渐渐紧锁起来。

       回到办公室,罗杰立刻高声喊道:“老佟,有事情做了。”

       “什么事?有线索了?”

       “算是吧。”罗杰飞快打开自己的电脑,“我拿到一个人名、一个已经停机的电话号码和一张大头照,想查询他的通话记录,有没有办法?”

       “你能确定他跟案件有关?”

       “确定!”罗杰苦笑道:“我确信从他身上能找到更关键的线索!”

       “既然如此,那还用我那费时费力的办法干啥啊,这不是舍近求远吗?”

       “你的意思是——找阿雨?”

       “为什么不呢?”老佟的笑声从扬声器传过来有点怪怪的,罗杰感觉好像在讥笑自己一样,“站在咱们事务所的公事立场上,王继业的梦解析完成了,钱也收了,后面的事情跟咱们是完全无关的,而你现在所做的一切,目的是为了挽救王继业,而不是跟警方争个高下!”

       “对对对,你教训的是。”老佟的话醍醐灌顶,让罗杰瞬间醒觉,“帮阿雨就是帮警方,帮警方就是帮阿业,唉,我怎么这么笨呢!”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老佟感慨道:“真希望王继业这小子能活下来,有机会感谢你为他所做的一切。”

       “阿业应该没事的,我有预感。”

罗杰特意在“预感”上加了重音,既像是在反驳老佟,又像是在给自己打气,紧接着拿起手机,飞快的拨通了谷雨的号码,“阿雨,我这有个非常重要的线索…对对,是关于王继业的……”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