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分封制,为何西汉的同姓诸侯远没有西周的安分?

众所周知,武王克商以后,采用“封建亲戚、以藩屏周”的分封政策,把他的同姓宗亲(姬姓贵族)和功臣谋士分封各地,建立诸侯国。一个个诸侯国成为对一方土地进行统治的据点,它们对周王室也起到拱卫的作用,而其中的大多数,都是姬姓。 “周公兼制天下,立七十一国,姬姓独居五十三人” (《荀子·儒效》), “兄弟之国十有五人,姬姓之国者四十人” (《左传》)。

后续的西周,甚至包括东周的历史发展证明,姬姓诸侯们的确起到了安定天下和拱卫王室的作用,这也是周王室能在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将名义上的统治维持下去的一个重要因素。

汉高祖刘邦平定天下之后,出于同样的目的,大肆分封刘姓诸侯王,并且借鉴了周朝异姓诸侯崛起、挑战王权的事例,与群臣杀白马盟誓,“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希望以此来彻底消除颠覆皇权的隐患。

然而,刘邦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后世子孙们非但没有成为拱卫皇权的得力助手,反倒很快成了大汉帝国国内最不稳定的因素:

吕后死后,齐王立刻集结军队向长安进军,虽然他宣称是要恢复刘氏皇室的正统地位,但显而易见,作为地方诸侯,在皇帝依然姓刘的情况下,他是擅自行动的越权行为。当然,假如他敢于在吕后在位之时举兵讨伐,倒是可以显得正当得多,毕竟吕后在大肆屠戮诸侯王,算是“无道”,然而,等她身后再举旗,按照正统的观点,是带有叛乱的性质。

济北王刘兴居于公元前177年,乘文帝亲自率军击匈奴之机,起兵叛乱,欲袭荥阳,事败自杀,济北国被除。

公元前174年,淮南王刘长谋反,事发被贬至蜀地,死于道中。

公元前154年,吴王刘濞处死吴国境内汉所置二千石以下官吏,联合楚王刘戊、赵王刘遂、济南王刘辟光、淄川王刘贤、胶西王刘昂、胶东王刘雄渠等六王公开反叛,史称“七国之乱”。叛乱仅仅持续了三个时间,即被讨平,七王皆死。参加叛乱的七国,除保存楚国另立新王外,其余六国皆被废除。

同样都是分封,为什么西汉的刘家人就那么不安分呢?

按照传统、正统和大多数人认可的看法,诸侯王要承担主要责任:1,很多封国远离帝国中枢,鞭长莫及,而又具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充沛的人力,故而拥有维持相对独立地位的资本,进而积聚力量,觊觎皇位;2,皇帝位子在代际传承之中,逐渐与诸侯王们的血缘关系越来越疏远,家族的纽带已经完全不能确保诸侯们的忠诚。

笔者以为,事实并非如此,实际上,造成叛乱的主要原因是汉朝的分封制是阉割版的,顶层设计具有严重的缺陷,从而招致了诸侯们的不满。叛乱,不过是发泄这种不满的手段而已。

西周分封的诸侯国,相对于周天子而言,完全是个独立王国,诸侯们拥有完全的控制权,可是西汉的诸侯王们,则完完全全是跛脚鸭:王国内,2000石以上的官员由皇帝任命,王国虽然拥有军队,但调遣和征召的权力属于皇帝,而帝国的法律在王国内完全有效,不得自行其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西汉距离刚刚结束的战国才数十年,诸侯当然知道周朝的诸侯是什么样的地位。

假如我们站在诸侯王的立场上,便会发现自己处在一种十分尴尬的境地,甚至可以说,比汉朝的大臣都颇有不如。

首先,帝位与自己和自己这一系基本上是无缘了,用流行的话说,就是上升的通道被完全彻底的打断了。

其次,自己这个逍遥王爷实际上处在帝国政府的严密监视和控制之下,还要谨言慎行,以免招致皇帝的猜忌和御史的弹劾。

最后,封地内的军政事务基本与自己无关,只能无所事事。

在这种情况之下,人不外乎三种选择:1,抛开世间所有烦恼,尽量享受所谓的荣华富贵,很多诸侯王被指控沉湎酒色,乃至于淫乱等等,就是最典型的例子是江都王刘建。2,悄悄积蓄力量,图谋向帝位发起挑战,此起彼伏的诸侯叛乱足以说明问题;3,安分守己,做个皇帝和群臣眼中的好王爷,等待天上掉馅饼。

人类具有追求自由的天性,故而诸侯中间稍微有点能力的,无不想方设法的打破囚笼,区别仅仅是有没有胆量将其付诸实施而已,因此,可以负责任的说,西汉同姓诸侯的不安分,主要责任在西汉分封的顶层设计的缺陷——你把他们当家贼来日防夜防,却又指望他们来拱卫皇位,可能吗?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