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顺善良的舅奶奶

      舅奶奶是母亲最小的舅舅的妻子,是位个子矮小的普通农家妇人,跟她的大多数同龄人一样,没读过几天书,既不识数,也不认得字,自己的名字非但不会写,假如三个字分开了,读都读不出来。

       舅奶奶的性格温顺宽厚,几乎没看到她跟谁发过火,也从来不跟左邻右舍、村民争吵,即便是妯娌之间有利益上的冲突,往往是退避三舍,从来不会、不愿恶言相争,偶尔自家孩子或者丈夫惹她生气不高兴了,也顶多是把声音稍稍提高一点,也仅仅是那一句话,完了依然轻言细语。

       舅奶奶长得胖乎乎的,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让人很容易产生亲近的感觉。小时候跟妈妈过去走亲戚,只住了一个晚上,可舅奶奶还是特意在晚上包了肉饺子(那时候买肉要肉票的),早上打了鸡蛋,中午又要把家里的唯一的老母鸡杀了给我们吃,幸亏被妈妈阻止了,不然的话家里很长时间没有鸡蛋吃了。

       舅奶奶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这在那个年代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普遍的贫穷让拉扯大这些孩子变得相当不容易。舅奶奶每天下地干活之外,还要做饭洗衣操持家务,忙里忙外,尽管穷,始终没有让自己的孩子出门时穿的破破烂烂,衣服洗得干干净净,每个补丁都收拾的整整齐齐。

那时候,除了干部和工人家的孩子之外,普通人家衣服袜子都是老大穿过给老二,老二穿过再给老三,衣服到了最小的孩子身上,自然破的不成样子,只能补丁上面再打补丁。勤快的妈妈,竭尽所能缝补上所有的破洞,那些不那么勤快的妈妈,直截了当让孩子穿千疮百孔堪比渔网的衣服,而孩子见妈妈都不在乎,自然不管不顾,尽量疯玩,于是乎衣服很快变成了破布条,鞋子是前面“龙张嘴”后面“蛇摆尾”,袜子变网眼。到了冬天,懒妈妈的孩子脸上手上脚上自然全是冻疮,看了都瘆人——能让孩子们穿的整齐干净,现在看起来很简单,那时却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

儿女们都成家立业了,操劳了一生的舅奶奶却得了乳腺癌,为了省钱,直接在乡里卫生院做了切除手术,化疗自然 是没有做,仅仅是吃药保守治疗——有些读者可能难以理解,但想想一场大病就能掏空一个一线城市的中产家庭,何况并不富裕的农村呢?那时候农村医保还没有开始弄,没有几个农民家庭负担的起天文数字的医疗费用,所以大多数农民在得了重病之后,基本上都是在家里每天吃几片药,听天由命,或者说得更直白些,等死!

即便是现在有了农村医保,可医保报销的比例跟你看病的医院直接挂钩,县医院最高,地区医院次之,外地省城更低,目的是什么,你懂得!得了大病,同样还是没有多少选择。

大约过了半年左右,癌症复发了,实际上就是扩散了,舅爷爷带着舅奶奶到县城医院复查,回家时从我家经过,母亲留他们在家吃午饭。

母亲告诉我,饭后舅奶奶坐在院子里晒太阳,跟母亲聊天,后来,舅爷爷看天色不早了,就催她起身回家,舅奶奶抬头看看老伴,带着无限依恋的神情说:“我想再坐会。”

        母亲说到这里突然泪流满面,等到情绪稍稍平静解释说,舅奶奶一生当中最远只去过县城,唯一的爱好就是在农闲时走走亲戚,我们家在镇子上,母亲跟小舅感情又特别好,故而舅奶奶到我们家的频率比娘家都高——走亲戚在物质贫乏生活困顿的时代,是农村人缓解精神压力的为数不多的方法之一。舅奶奶从复查结果上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回家之后必然再也起不了身,故而想在这熟悉的地方尽量多待一会,在死亡降临前多留下点回忆。

        果不其然,舅奶奶到家之后没几天就走了,好在儿女们都及时赶回来了,在临终前见上了一面,也算没有留下太多的遗憾,这或许算是给生者们的一点点安慰吧。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