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墓碑(第十二幕)

九点半钟,饭局结束,三人并肩走出餐厅,在人行道上站定,让微凉的晚风吹散脸上的些许醉意,罗杰慢慢回转身体,凝望着已经变得空旷的厅堂,沉声说道:“这家餐厅算是我的一个委托人推荐的,他在这里跟家人吃了最后一餐,然后便不知所踪了,而他的父母亲,哦,不对,准确来说,是他的养父母,却在同一时间被人杀死在家中,现在,警方已经把他列为主要嫌疑人,全力追捕中。”

       “看来你怀疑警方的判断有问题?”龙马低头看着罗杰,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小子,老实交代,案件还没有侦破,你是怎么了解到这么隐秘的案情分析的?哦,我知道了!”

       罗杰没有理会龙马意味深长的眼神和不住的点头,顺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说:

       “是的,我是怀疑警方的结论。虽然接触的次数不算多,但那个年轻人给我的感觉不像是个包藏祸心的人,或者说,我不相信能够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他的养父母身中数十刀,简直是被虐杀的。”

       “杰哥,你可是梦探啊,可不能太感情用事了。”凌子涵摇摇头,“不是有个说法叫什么‘激情犯罪’吗,有时候人火起来了,一冲动失去理智就会做出疯狂的事情。我在自己的餐厅都遇到过这种事,被一个鸡蛋里挑骨头的客人弄得要疯了,当时真想一刀插死他。”

       “老弟,真看不出来啊。”龙马作势后退两步,“我还是离你远点,哈哈。”

       凌子涵尴尬的一笑,“龙哥,我这不只是个想法吗!”

     罗杰没有理会他们两人的胡扯,“我总觉得案发当晚的事情有些诡异:受害人身中多刀,怎么会不发出声音?楼上的两个儿子为什么没有听到动静?还有,那个小儿子睡的好像有点不合常理的早。”

       “难道你怀疑他们被人事先下了药?”龙马脑子转的非常快,“他们最后的晚餐是在这里吃的,所以——”

       “不错。”罗杰点点头又摇摇头,“可是警方的尸检结果没有发现异常,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所以特意过来吃完全相同的菜,回去睡觉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反应。”

       “哦,你的意思是:也可能是下了药,也可能是菜品本身就有催眠的功效。”凌子涵眯起眼睛,回味了一会,“以我做厨师的经验,这些菜的味道很正常,完全是食物的味道,没有丝毫的药味。至于食材方面,我不懂中药,不知道会不会有催眠的效果,反正至少我是没听说过的。”

       龙马点点头,补充了一点,“这家西餐厅老板姓杨,跟我认识有些年头了,人家可是个从不招惹是非的老好人,怎么可能牵扯到杀人案呢?阿杰,怀疑总得讲点逻辑吧?要不,我叫他过来跟你聊聊,你亲眼看看,怎么样?”

       “不用了,不用了。”罗杰连连摆手,“警方都没有怀疑别人,我算哪颗葱?再说,我连蛛丝马迹都没有找到,问什么呢?算了,算了。”

     凌子涵看了看表,“杰哥,咱们得走了——我还要回酒店处理点事情。”

       “要不我送你们回去,你先把车放这?”龙马掏出手机叫司机过来接,边征求意见。

       “子涵没喝酒,他来开车,没事的。”罗杰摆摆手,“你先回去吧,再晚就要跪搓衣板了。”

       “还狼牙棒呢。”龙马狠狠瞪了罗杰一眼,“你嫂子不知道有多温柔,被你说得跟母老虎一样,哼哼,我回去告诉她,有你好看。”

       “你觉得她会相信吗?”罗杰慢吞吞的说道,显得非常得意。

       “算你牛。”龙马竖了下大拇指,跟两人摆摆手,朝缓缓靠过来的的奔驰走去,上车关门,把声音留在人行道上:“你嫂子是个傻瓜蛋。”

       罗杰跟凌子涵上了自己的车,凌子涵系上安全带之后,从衣兜里摸出个小瓶子对着两个鼻孔用力摁了几下,一股奇怪的味道顿时弥散在车里,他笑了笑,“杰哥,这几天空气太干燥了,鼻子有点过敏。”

       “你有鼻炎?”

       “医生说是轻微过敏,还没到鼻炎的程度。”凌子涵收起药瓶,启动引擎,慢慢滑出停车位,罗杰把头靠在椅子上,望着扑面而来的夜色,陷入沉思。

       晚上10点多钟,寓所内的书房内,罗杰十指交叉托着后脑勺,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的显示屏,上面是一张放大的照片,是他在东海豪庭王家厨房拍摄的照片,光洁如镜的乳白色大理石台面上异常清晰地留下十几条细密的刀痕。

       突然,一阵手机震动的嗡嗡声打破了房间的宁静,把罗杰拉回现实,扫了眼来电号码连忙接通,用略带惊讶的声音说道:“阿雨!?”

       “很惊讶是吗?你等的是哪个女孩子的电话啊?”

       谷雨的气势一如既往的嚣张,瞬间就让罗杰感到头皮发涨,“没有啊。对了,你老人家这么晚打电话,不是有什么事吧?”

       “人家当然有事啦。”

阿雨嘻嘻的笑了几声,“两件事:一,查岗,看你是不是乖乖的呆在家里,有没有出去跟一些不相干的女人鬼混;二,透露个消息给你:王继业的身份证今天下午在贵阳被使用了一次,局里已经派人过去追查了。”

       “有拍到他的影像吗?”罗杰感到自己的心在往下沉。

       “身份证是在一个长途汽车站使用的,还没有安装摄像头,不过,当地警方正在调取周边的治安和交通录像,应该能很快查出来。”谷雨停顿了一下,再次开声时语调轻柔了许多,“阿杰,面对现实吧,不要感情用事。”

       罗杰用干涩的声音回复道:“要是明天能有结果的话,麻烦你跟我说一声。多谢!”

       “咱们一家人,还客气啥。”谷雨,“早点睡吧,别多想了。”

       通话之后,罗杰感到有些沮丧,起身走到阳台上,俯瞰着不远处的车河发了一会呆,忽然想起来什么,回到房间拿起手机拨通了龙哥的电话,“龙哥,没打扰到你吧?”

       “当然没有,我这边第二场酒刚刚开始,怎么,要不要过来一起啊?哥给你介绍几个美女认识认识。”

龙哥的话音还没落,手机里就响起此起几个娇滴滴的女声,此起彼伏的插话,“帅哥,来嘛,来唱歌嘛!”

“龙哥说你是大帅哥喔,人家好期待哦。”

“小妹好想你哦!”

       罗杰摇摇头,“我不过去扫兴了,你自己快活吧。我回来想了想,觉得还是有必要跟西餐厅的老板谈谈,最好能见见那位给王继业家做菜的厨师,越快越好。”

       “马,马上安排,等我电话。”龙哥的舌头有点大,看来第二场已经喝了不少。

       罗杰放下电话不到5分钟,龙哥回了消息:已经跟老板约好了明天上午10点见面,不巧的是,厨师前天刚刚请假回老家了,说是家里长辈病危。

       罗杰放下电话,眉头紧锁,从冰箱里拿出小瓶装的科罗纳啤酒,轻轻抿了一口,然后仰面朝天躺在沙发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一动不动。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