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墓碑(第十一幕)

“杰哥,不就吃个饭吗,还神神秘秘的,搞得跟特务接头一样。”

下车伊始,凌子涵原地转个圈,把四周的环境打量一番,最终目光慢慢落在面前餐厅的招牌上:味道·地中海,嘴角不禁浮起一丝冷笑,“哎呦,竟然还是西餐,这不故意跟我过不去吗?”

       罗杰下车锁门,上前推了把凌子涵的肩膀,大步流星朝餐厅大门走去,高声解释道:“你不是一直想见见龙哥吗,他老人家今天恰好有空,所以就约他一起吃个饭,聊聊天。”

“那也不要选西餐啊!”凌子涵边走边看着罗杰的眼睛,问:“莫非这个餐厅有特别的地方,还是你有其他意图?”

“哪里有什么其他意图——龙哥知道你是西餐大厨,就特意选了这家西餐馆,他说这里的西餐鹏城第一,刚好让你老弟顺便品鉴一下,哈哈,我想,可能是想试试你这个大厨是不是浪得虚名,当然,餐厅的老板好像是他的一个哥们,也算是帮个忙吧,米其林厨师的指点可不是谁都有机会得到的。”

       “杰哥,你不早点说,我也好换身衣服啊。”凌子涵边透过落地窗打量着餐厅内的景象边放慢脚步,“我穿的太休闲了,是不是有点那个?”

       “哪个啊?”罗杰在凌子涵肩膀猛地拍了下,笑骂道:“咱们都是大老爷们,龙哥也不是讲究的人,有什么关系。”

       两人前脚刚刚迈进餐厅,靠窗的位子上立刻站起一位身材魁梧的壮汉,三两步便跨到他们面前,先朝罗杰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伸出蒲扇般的大手猛地握住凌子涵右手,用力摇晃起来,“子涵老弟是吧?久仰,久仰。我是龙马,龙是龙腾四海的龙,马是天马行空的马,哈哈,我这个人是名如其人,喜欢闯荡,好动不好静。”

       凌子涵单薄的身躯如同风暴中的小船左摇右摆,苦笑着回应道:“龙哥客气啦,我才是真正的久仰。”

       凌子涵看着罗杰,说道:“杰哥整天龙哥长,龙哥短的,好像龙哥什么事情都能搞定,所以早就想见见本尊了。”

       “现在见了,是不是大失所望啊?”龙门促狭的挤眼,发出洪亮的笑声。

       “哪里哪里,是名副其实名副其实!”

       “龙哥,可不是谁都有你这些结实的,你再晃几下,子涵兄弟的小身板可要散架喽。”

罗杰一边开玩笑一边推开龙哥,后者爽朗的哈哈一笑,侧身把手一摆,潇洒的作个“请”的姿势,让两位入座。

       龙哥身高保守的估计在1.85米以上,肩宽背厚把薄薄的绸布西装撑的鼓鼓的,给人一种炸裂般的力量感,国字脸浓眉大眼,下巴上浓密的胡扯被刮得发青,跟凌子涵心目中霸气侧漏的大哥形象非常契合。

       凌子涵仔细打量了一番之后,笑着说道:“龙哥的形象简直跟我想象中一模一样——高大威猛,气势逼人。”

       出乎预料,听了凌子涵的赞誉,龙马非但没有喜笑颜开,反倒是把脸色一沉,叹了口气,又看了看罗杰和凌子涵,一副失望的样子,“真没想到,我这么有个性的人竟然都脸谱化了,唉,真是太失败了!”

       罗杰显然对龙马的做派非常熟悉,满不在乎的反唇相讥:“咦,难不成你老哥还想变成维托·唐·科莱昂(电影《教父》中的黑帮老大)不成?”

       凌子涵没见过这个阵仗,慌忙连连摆手,“龙哥,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

       “子涵,别解释了,他跟你开玩笑呢。”罗杰瞪了对面一眼,清了清嗓子,开始正式介绍:“龙哥,本名龙马,朋友圈里都叫他龙哥,讨厌他的都叫他野马,是咱们鹏城知名的企业家、制作人。呵呵,顺便说明一下,给我当经纪人是友情赞助,玩票性质的。”

       “阿杰,可不要胡说啊,”龙马大眼圆睁,反驳道:“你这份经纪人的工作是我干过的工作里面最刺激、最有挑战性的,当然,难度也是最高的,我,非常喜欢。不过,你这当老板的非但一分钱工资不给,还经常要我倒贴,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过分吧?子涵老弟,你来说句公道话,是不是这个道理?”

       “倒贴怎么啦?”罗杰摆出一副吃定了对方的架势,笑嘻嘻的反问道:“对你龙哥这样的见多识广的成功人士,上哪里还能找到那么多有难度又刺激又有挑战性的趣事让你体验,还发工资,没找你收费都已经不错了。”

       “子涵老弟,你老家哪里的?”

龙哥突然撇下罗杰,关心起凌子涵的籍贯,把后者搞的一愣,“我,我陕西的。”

“外地人,在鹏城容易上当,今天龙哥给你上一课,看看本地特产的小无赖是什么样的。”龙哥指着罗杰,讪笑道:“各位观众:这就是鹏城特产的无良老板、泼皮无赖。”

       面对着凌子涵错愕的目光和罗杰不以为然的嗤笑,龙哥重重的叹口气,朝凌子涵做了个鬼脸,“唉,我还拿他一点办法没有!?为什么呢?”

凌子涵已经被龙马带的一愣一愣的,随口问道:“为什么呢?”

龙马又叹了口气,坏笑道:“没办法啊,人家是我姑姑的宝贝,是我的亲表弟啊!唉,我有时候想,要是我爸是独子该有多好啊!”

       “你这么牛皮,敢不敢在我老妈面前说?”罗杰笑嘻嘻的掏出手机,“或者你再说一遍,我录下来。”

       龙马横眉冷对,“切,你录就录,有什么可怕的——我从小就觉得,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就是有姑姑的孩子……”

       罗杰放下手机,看着凌子涵说道:“老弟,你看这位没正经的大哥到底是像变色龙多些,还是像黑帮老大?哈哈!”

       凌子涵看着两人抽科打诨跟亲兄弟一般,露出羡慕的神色。

       “不扯淡了,点菜!”

       龙哥拿起桌上的菜单,刚想递给凌子涵看看,没想到罗杰伸手径直接了过去看也不看就放在肘子底下,然后招手叫来侍者,连珠炮般的说出六道菜的菜名,完全没有征询两位同伴的意见。

       凌子涵悄悄的看了看龙马,恰好遇上对方同样迷惑不解的眼神,不禁微微一愣,向四周扫了一眼,扭头望着罗杰,问:“杰哥,你真的是第一次来?”

       “当然是第一次。”罗杰连续眨了几下眼睛,说:“我这么熟练的点菜让你们感到很奇怪,是不是?呵呵,我先卖个关子,等吃完饭再告诉你们。”

       接着,罗杰岔开话题,谈起了最近的鹏城本地的花边新闻,龙马听了顿时精神大振,侃侃而谈。

       龙马见多识广,涉猎的范围非常广泛,仿佛一本活的百科全书,并且对很多问题都有独到的见解,让听众兴趣盎然,与其粗犷的外表形成强烈的反差。同时,龙马非常善于察言观色体察入微,虽然主导了整个谈话,但却能保证两个同伴能随时发表自己的看法,故而把饭局的气氛弄得异常活跃,等到结束的时候已经跟凌子涵熟络的不要不要的,大有相见恨晚之势,让罗杰在一旁摇头叹息,自愧不如。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