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墓碑(第十幕)

秋高气爽晴空万里,一群群飞鸟在茂密繁盛的红树林和近海浅滩上空自由的翱翔,更多的鸟儿在落在滩涂上觅食,或者站在防波堤上小憩,岸边的滨海公园的棕榈小径清风徐来,带来一阵阵舒爽快意的清凉,三五成群的游人在步道上漫步,点缀在稀疏林间地带的草坪上,很多带着孩子的家庭支起了帐篷,享受周末的闲适。

       淡雅的长裙衬托出曼妙的身姿,谷雨步态优雅笑颜如花的走向恭候在棕榈树下的罗杰,得意洋洋的问:“怎么样,没想到姐姐我这么漂亮吧!”

       不待罗杰回应,谷雨自顾自的拉起裙裾的下摆,在原地轻快自如的旋转了360度,然后用期待的目光望着罗杰。

       刚刚回到严酷现实的罗杰装出一副极度痛苦的表情,点点头,又摇摇头,“你从远处走过来的时候,我一看,哇塞,天使面容魔鬼身材的绝世美女啊,让人心动不已,正想上去搭讪的,结果发现一种非常熟悉的气息,不,气场,强大无比的气场,再仔细一看,Oh my God!,唉,可惜……”

       “可惜什么!?嗯!”谷雨飞速环顾左右,见四下无人立刻揪住罗杰的耳朵,“竟然不懂得欣赏我的美,信不信我把它拧下来。”

       “信信信,我100%相信!”罗杰忙不迭的承认对方的霸权,然后立刻岔开话题:“大家都挺忙的,还是谈正事吧。”

       “先把刚才那句好听的再说两遍,”

谷雨松开罗杰的耳朵,却把自己的耳朵紧贴着对方的嘴唇,几根头发有意无意的在罗杰的脸颊上划过,威胁道:“乖一点,不准动!”

罗杰的脸和心里同时产生麻酥酥的感觉, 脖子僵硬在那一动都不敢动,不过,双眼还是飞快的扫视了下四周,见没人注意这边,便飞快的说道:“哇塞,天使面容魔鬼身材的绝世美女啊,让人心动不已…哇塞,天使面容魔鬼身材的绝世美女啊,让人心动不已啊!”

“好,很好。”谷雨变戏法的一样举起不知什么时候拿出来的手机,在罗杰面前得意的晃了晃,“记住喽,这是你跟我约会时夸奖我的,等下就微信发给你妈,对了,还有小豪,作为呈堂证供!”

“悉听尊便。”罗杰故作洒脱的耸耸肩,接着说道:“我已经夸奖过了,该谈正事了。”

       “没问题。”谷雨意外的爽快,非常自然的挽住他的右臂,如同一根青藤缠住了橡树,“陪我到海边散步,咱们边走边聊——最近局里太忙了,好久没有放松一下了。”

       “可不是啊,你皮肤好像比以前黑了。”罗杰不无关心的说:“工作要劳逸结合,不要那么拼。你一个女孩子在刑警队里肯定是出不了头的,不如换个清闲的工作,享受生活。”

       “好啊,你如果愿意养我的话,我会认真考虑考虑。”

       “你家里的钱够你花八辈子的,还要我养?”罗杰瞬间清醒过来,“对了,东海豪庭的案子进展怎么样?找到王继业了吗?”

       “你先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谷雨停住脚步,直勾勾的盯住罗杰的双眼,脸上带着楚楚可怜的期待。

       罗杰慌忙把目光投向远方的海面:“我不是说过了吗?咱们真的不合适!”

       “阿杰,你不会是个GAY吧?”谷雨突然停住脚步,正色望着罗杰,“一个貌美如花出类拔萃的女孩纸一往情深喜欢你这么多年,你竟然丝毫不动心,又没有跟任何女孩纸谈过恋爱,妈呀,我怎么没想到呢?还是阿姨深谋远虑啊!”

       “什么?难道,难道这也是我妈说的!?”

从最初的震惊,到随后的恼怒,再到错愕,罗杰几乎陷入暴走状态:“好——好——好,为了满足自己抱孙子的愿望,她老人家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啊,既然这样,我,我只能鱼死网破了——永远不结婚,看她怎么办!”

       “阿杰,不要冲动嘛。”谷雨一看形势不妙,慌忙缓和气氛,“人家当时也觉得不可能,所以当即义正言辞的批驳了阿姨,并且出示了让她信服的证据——我告诉他,我们每次见面你一见到人家都会面红耳赤、呼吸急促、两眼放光,而且千方百计的想拉我的手,甚至还想那个……”

       “我什么时候有过啊?”

       “嗳,人家说的是你心里的想法,又没说你真的做了。”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罗杰欲哭无泪:“到处都是坑啊,我真的真的受不了你们这一对活宝了!算了,线索我不要了,再见,哦,再也不见了!”

       “唉,可怜的王继业啊!”谷雨没有直接阻拦要拂袖而去的罗杰,而是祭起法宝。

       罗杰举手投降,“你赢了,我不走了。”

       “这就对了嘛。”谷雨再次环住对方的胳膊,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正色说道:“贵州警方已经对王继业的老家布控,不过目前还没有发现他的踪迹。中心公园周边的摄像头数据经过初步筛选,也没有找到他离开的图像。”

       “假如他化妆了呢?”罗杰问。

       “我们也考虑了这种可能性,已经把筛选的范围扩大到体态特征接近的人群,可惜的是,公园东门正对着酒吧街,即使到了凌晨人流依然非常密集,再加上那边的摄像头还没有更新成高清的,所以——”

       “你不觉得蹊跷吗?”罗杰不假思索的反问道:“如果仅仅是畏罪潜逃,那么合乎逻辑的做法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跑的越远越好,完全没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又是换车又是化妆的。”

       “换车化妆?”谷雨敏锐的捕捉到罗杰的潜台词,“你怎么发现的?他是在哪里换的车化的妆。”

       “是我的推测,还没有找到直接的证据。”罗杰叹了口气,“我总感觉这可怜的孩子是被人陷害的,真相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难道你在现场有什么特别的发现?”谷雨追问道。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检查过王继业弟弟的房间,那里的窗户跟隔壁不同,磨损严重,显然经常使用,据此可以推断出他弟弟应该是经常开窗户的…”

     “你的意思是说存在凶手从窗户进入王家的可能性,”谷雨提出疑问:“当时王耀祖在房间里睡觉,怎么可能不惊动他?还有,你真的当我们的技术人员是吃素的?有人从窗户进来怎么可能不留下一丁点痕迹?凶手假如跟他们家有深仇大恨,没有理由会单单放过这个孩子。其实,倒推过来,假如王继业是凶手的话,他倒是非常有可能放过王耀祖的,是不是?第一,他是个孩子,与当年的拐卖完全无关;第二,毕竟做了这么多年兄弟,感情深,下不了手。”

       罗杰不置可否,接着说道:“此外,凶手对凶器的选择有些难以理解——刀架上有五把刀,为什么偏偏是这一把呢?正常的话,应该是最重的那把最容易拿起来,并且也更有手感。”

       “你这是在钻牛角尖,不是分析。”谷雨反驳道:“很多凶杀案的凶器都是随手拿来的,没有特别的意义——难不成把五把刀全部拿过去,变态啊!”

       “我不这样看。”罗杰坚定的摇头,“一个心思缜密冷静到令人发指的凶手不会随随便便选择凶器的。”

       “阿杰,你是美剧看得太多了。”谷雨不以为然的说道:“现实当中把犯案过程当作艺术品处理的高智商犯罪不是没有,但绝对是凤毛麟角,绝大多数罪案都是一时冲动的激情犯罪。我不否认东海豪庭的案子有点复杂,但只要找到王继业就能解开所有的谜团。”

       “假如王继业永远找不到呢?”罗杰停住脚步,凝视着对方,“阿雨,你们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性吗?”

       “想过,结论是可能性极小。”阿雨自信满满的回应道:“从王继业的家庭环境和成长的背景来看,他完全不具备长期隐匿踪迹的能力,我们有大数据帮忙,把他找出来只是个时间问题。”

       罗杰再次摇头,“我说的永远找不到不是这个意思。”

       “那可能会变成悬案。”谷雨说道:“没有归案的嫌疑人,没有口供,没有直接的物证,挂起来等待时机是唯一的办法。”

       罗杰冷笑道:“如此说来,王继业最终还是要背负杀害养父母的嫌疑喽?”

       “不错,他是目前的首要嫌疑人。”谷雨皱了皱眉头,反问道:“换做是你来调查,能定下另外的嫌疑人吗?你不是常常说感情是靠不住的,要理性客观吗?怎么到自己身上就先入为主了呢?”

       罗杰没有分辨反驳,而是转移话题:“王继业的弟弟在什么地方?我有些问题想问问。”

       “阿杰,他是未成年人,是受法律保护的。”谷雨先正色提醒,接着说道:“这孩子因为受到极度的惊吓,出现了严重的心理障碍,已经被家里的直系亲属接走,正在定期接受心理医生的介入治疗,所以连我们警队都不会随意再去打扰他。”

       见罗杰面露难色,谷雨叹了口气,“我们在案件发生后进行过简单的询问,是我做的笔录!”

       “谢谢!”罗杰如释重负,忙问:“我的问题很简单:1,案发前的晚上有什么异常?2,入睡之后有什么异常?”

       “案发前全家四口是在外面吃的晚餐,9:30左右回家,弟弟径直回房,洗漱之后打了会游戏,大概11点左右上床,一直睡到被保姆喊醒,没有察觉任何异常。”

       “打游戏!?11点睡似乎有点早哦,据我所知,一般中学生周末打游戏凌晨两三点睡都算早的。”罗杰沉吟一下,又问道:“他们在哪家餐馆吃的晚餐?点了哪些菜?”

       “没有问。”谷雨不耐烦的白了他一眼,“难道这跟凶案也有关系!?你想象力太丰富了吧?不过,尸检的结果显示,没有中毒的迹象,而致死的原因是刀伤,不是投毒!”

       罗杰想了想,反问道:“有些毒性不是那么强烈的药,或者说,一些迷药,挥发的很快,尸检也未必能检测出来的。”

       “检测不出来自然就不能拿来当做证据的哦,你这样天马行空,要是在队里,怕不被咱们肖队给骂死!”

       “那我只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随便问问而已。”罗杰轻轻一笑,“好了,对王继业弟弟我没有别的问题了。”

       “看来你对王继业还有问题喽?”

       “不错。”罗杰直接提问:“小区监控拍到王继业离开时的画面有没有异常?随身有没有携带物品?尤其是大件的行李?”

       “东海豪庭建成比较早,又处在中心区附近,治安环境好,所以摄像头都还是老旧的那种,分辨率很低,而拍到王继业的那个摄像头又不能移动,仅仅拍到了个头部。”

       “不会吧,这么巧?”罗杰嗅到一丝诡异的味道,“那电梯间和地下室呢?难道摄像头都坏了?”

       “王继业家所在楼层的摄像头坏了,地下停车场压根就没安装摄像头。”谷雨斜瞅着罗杰,“神探,挺机灵的嘛,可惜的是,我们也都想到了,也排查过了。”

       “当然当然,你们毕竟是专业人士,我一个业余的爱好者而已。”

       罗杰丝毫不以为意,坦然承认差距的存在。

       “不对,你是不是联想到什么啦?”谷雨冷哼一声,拉下脸来:“线索透露给你了,难道你的想法就不跟我分享一下?哼,你要是敢过河拆桥……”

       “抱歉,暂时还不行。”罗杰抓住谷雨的双手,诚意满满的说道,“不过还是要多谢你的线索,真的帮了大忙。我现在还真的没有理清头绪,只是有个可能不太靠谱的想法而已,不过,我保证搞清楚之后第一时间向你报告,让你去立功受奖。”

       双手突然被心爱的男人一把握住,女汉子脸上意外的飞起一朵红云,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谷雨慌忙甩开罗杰,啐了一口,“谁指望立功受奖,只要你别过河拆桥就行了。”

       谷雨突如其来的娇羞让罗杰一愣,目光停滞在她的脸上久久没有离开,眼神里面多了些东西,顿时让谷雨脸上发烧浑身发软,声音也瞬间低了两个八度:“不要这样看人家好不好,跟个色魔一样!”

       “哈哈,哈哈——”罗杰放声大笑,岸边的红树丛里顿时惊起几只飞鸟,“阿雨,你怕了,你害羞了!啧,啧,女汉子演不下去了吧?”

       “作死啊你!”谷雨又羞又气,心底的硬气瞬间重新控制了身体,狠狠在罗杰胳膊上拧了一把,“我等下告诉你妈,看不骂死你,连我都敢欺负。”

       罗杰做了个鬼脸,满不在乎的反问:“你觉得我妈会信吗?从小到大,可都是你欺负我,我让着你。”

       “我说什么她都信。”谷雨信心十足,得意洋洋:“并且我这次还有特别的好消息告诉她老人家——你不是GAY,还很喜欢我,嘿嘿!”

       罗杰意外的没有反驳,而是顾左右而言其他,“时间不早了,我还有案子要处理,88!”

       “慢着!”谷雨冷哼一声,“我可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说,下次约会的时间地点,否则,我跟你没完。”

       “阿雨,我真的很忙。”罗杰面露难色,尽量用轻柔和缓的语气来哀求:“东海豪庭的案子疑点很多,我几乎可以100%确定王继业是被冤枉的,可手上又没有过得硬的证据,这人命关天的事情拖不得,我……”

       “不用解释了。”谷雨把手一挥,“你先忙去吧——时间地点我来定,要是你敢推托的话,哼哼!”

       “不敢,绝对不敢!”罗杰如蒙大赦,连连点头。

       谷雨带着胜利的微笑上前一步,把右臂一抬,用目光示意罗杰挎上,“咱们一起走!”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