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墓碑(第九幕)

星期一的上午10点左右,东海豪庭的监控室内,两名保安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倦怠的双眼有一搭没一搭的扫视着面前的十几块监控屏幕,这时,一个头戴鸭舌帽罩着大口罩的身影出现在地下车库,此人先鬼鬼祟祟的向四周扫视一遍,再冲着摄像头的方向瞟了一眼,然后立刻低头疾步走出了摄像头的监控范围,负责监控的保安一边转动附近的两个摄像头追踪,一边对同伴说:“快叫队长派人去看看。”

       保安刚刚把对讲机拿到嘴边,突然从里面传出刺耳的噪音,连续开关几次都没有消除掉,负责监控的保安急忙拿起自己的对讲机试了下,可竟然出现同样的问题,两人不禁互相看了看,低声喊道:“有问题!”

       紧急商量之后的决定是一个人去通知队长,一个人留下来看监控,而在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地下室的当口,A栋18楼的电梯门悄悄打开,一个提着公文包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他低头避开墙角的摄像头,贴着墙壁几个健步走到贴着封条的房门前,掏出钥匙开门。

此时此刻,察看监控的保安虽然再次把目光投向墙上的屏幕,不过,注意力仍然停留在地下室,完全没有察觉18楼那一晃而过的黑影。

       罗杰回身飞快的向楼梯间扫视了一眼,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便悄悄的用肩膀轻轻掩上房门,从口袋里掏出手套和鞋套穿戴后,然后举起手电,仔细打量起豪宅内的布局。

       一楼的主体是个面积60平方左右的客厅,猩红色的地毯铺在红木地板上,覆盖了几乎整个客厅,三张巨大的红木长椅围着一个同样巨大的茶几,后面是一个色彩暗淡有些年头的红木雕花博古架,上面的小隔间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古董,再后面是一面紫檀木的屏风,古香古色,屏风的后面是通往饭厅、厨房、书房和一楼主卧室的通道。

       大厅的左右两侧是弧形的旋转楼梯,直通二楼的半月型阳台,阳台横跨二楼,将左右两间卧室连接在一起,二楼的装修色彩明快敞亮,是简约的欧式风格,与一楼的阴郁厚重截然不同,展露出卧室主人不同的年龄特征。

       罗杰首先进入案发现场,一楼的主卧,警方的刑侦人员在这里留下大量的调查痕迹,遍布所有的关键点位,工作进行的细致而又全面。简单而快速的搜索之后,罗杰发现不太可能找不到有价值的东西,于是退出卧室,顺着走廊来到厨房。

       王家的厨房同样非常宽大,使用面积在十五六个平方米左右,装修的精致而又奢华,厨具、餐具和盛放各种调味品的瓶瓶罐罐都亮洁如新,显然很少使用,故而感受不到普通人家厨房里的那种浓厚的生活气息。

       罗杰径直走到摆放厨刀的架子前,一套5把的双立人乌木刀具在三德刀的位置留下空缺,正是这把刀最贵的刀被用作凶器。罗杰从不同的角度对餐刀拍了几张照片,然后随手拉开旁边的冰箱,发现里面竟然既没有蔬菜也没有肉类,全是各种各样的软饮料、酒类和巧克力之类的零食,再次验证了这家人不喜欢做饭的判断。

       检查完厨房,罗杰上到二楼左侧的王继业卧室,房间里非常凌乱,有点像被爆窃过一样,应该是警方提取物证的后遗症,除了衣橱和床还在原位,其他东西都已是面目全非——书架上空空如也,电脑桌上连一个小纸片都没有留下。罗杰摇摇头,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向外面望了望,数十米外是另外一个小区的高楼,分割两个小区的是一道两米来高的围墙和五六米宽的绿化带。罗杰逐一检查了下窗户,发现每扇都从里面被锁死,也没有发现被破坏的痕迹。

       略微感到有些失望的罗杰来到王继业弟弟的房门口,望着墙壁上贴满的偶像照片和架子上各式各样的游戏玩偶和乐高模型,他稍微迟疑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这是个普通的、受宠爱的少年的房间,没有发现任何意料之外的东西,罗杰在离开之前,习惯性的拉开窗帘推了下窗户。窗户没有推开,但是罗杰的目光落在锁死窗户的把手位置,磨损的很严重,应该经常使用,看来这位弟弟跟隔壁的哥哥不同,喜欢开着窗睡觉。

       罗杰退开窗户,把头尽量外伸,向上下两个方向观察了一下:楼上是相同的户型,错开的阳台在三米开外,楼下也是如此,看不到可以供人攀援落脚的地方。

       罗杰关上窗,拍下三张清晰的近照,然后后退五步,又拍了几张全景,接着再慢慢倒退出房间,同时把相机对准地板,连续拍照。

       “子涵,我准备撤退了,你那边怎么样?搞不搞的定?”罗杰开门之前,向负责引开保安注意力的凌子涵发出信息。

       看到手机上出现的OK的图像,罗杰毫不犹豫的拉开房门,与此同时,监控室内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请问张队长在吗?我是业主,找他有事。”

       值班室里的保安悄悄的把手机塞进裤兜,慢悠悠的起身开门,“什么事啊?”

       房门开处,露出凌子涵灿烂的笑脸,“是这样的……”

       半个小时候,在小区大门外的树荫下,凌子涵环顾左右,确认没有引起特别的注意,便径直走向等候在路边的越野车。

凌子涵在后排座位上边换衣服,边问:“杰哥,收获怎么样?有没有重大发现?”

       罗杰挤出一声笑,“哪里有那么容易哦,刑警毕竟是专业人士,经过他们一轮地毯式的搜查,不可能有太大的遗漏。”

       “这么说,小的遗漏还是有喽?”

       “你小子挺机灵的嘛!”罗杰抬头看了下后视镜里面的鬼脸,说:“我确实找到些东西,不过,到底算不算得上线索,有没有价值,还不好说。”

       凌子涵已经穿上了自己的衣服,正准备从中间挤到副驾驶的位置,罗杰毫不客气的按住他的头顶给推了回去,“拐个弯就到了,别折腾了。”

       “杰哥,这不是中心公园吗?咱们来这搞啥呀?”下车伊始,望着远处郁郁葱葱的林木和翠绿的草坪,凌子涵满脸的懵懂。

       “这里是王继业最后出现的地点。”罗杰掏出手机扫了一眼,接着再目测了下左右两端的距离,然后径直迈进公园的草坪,“子涵,跟上!”

       罗杰忽而直行忽而左转右转,不但移动的速度非常快,而且没有任何迟疑,凌子涵几乎是一路小跑才能跟上。

       十几分钟左右,罗杰终于在靠近公园另外一边的侧门边停住脚步,自言自语道:“应该是这里,对,就是这里!”

       “杰哥,你在干什么啊?”凌子涵气喘吁吁脸色发白,莫名其妙的环顾左右,似乎想找到这个位置的与众不同之处。

       “呵呵,不好意思啊,我可不是故弄玄虚。”

       罗杰似乎放松了下来,耐心解释道:“警方的调查显示,王继业最后消失的地点就是我们刚刚停车的地方,因为左右两侧街道上的摄像头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所以只有两个可能:一,上了别的车;二,进入了公园。第一种可能性的调查是警方的强项,公园周边的几条路上交通摄像头密布,肯定是警方首要的排斥选项,我想,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正在紧张的进行中,不需要我费心。而第二种可能性的路线有无数种,所以我假设自己要快速脱离大众的视野,按照直觉往前走——这里应该是他离开公园前最后停留的位置,如果我的推测完全正确的话,王继业甚至有可能在咱们立足的这几棵大树后面换了衣服,乔装打扮,然后潜踪匿行,从咱们的视野里消失。”

       罗杰发现凌子涵的口型变成了一个大大的“O”,脸上带着惊讶至极的表情,马上洋洋得意的问:“怎么,被我福尔摩斯般的假设和推理吓傻了吧!?”

       “不会吧,杰哥。”

凌子涵换上一副嘲弄的表情,“我是被你简单粗暴的办法给吓倒了——这是真真正正的侦查案件,可不是解梦,不是你的强项啊大哥,这样随便会搞出人命的。唉,还好你不是真的警察,否则,恐怕不堪设想。”

       罗杰的神情渐渐严肃起来,他慢慢靠在树干上,手指无意识的敲击着树干,沉声说道:“我打心底不能接受也不相信王继业是杀人凶手,但是又想不通他为什么深更半夜要跑到公园来,也找不到对他有利的证据,最要命的是,他还失踪了!”

       “杰哥,你可能是对的。”凌子涵安慰道:“其实警方目前掌握的证据也不能证明王继业是凶手,你想,作为家中的一员,餐刀和他父母的卧室有他的指纹毛发很正常啊,警方的理据无非是他有作案动机和他的失踪。”

       “可不是。”罗杰转身用巴掌猛击了一下树干,“那他为什么要出走呢?又恰好在发生凶杀的这个关键时间点?一个久居海外的富家子,他又能躲到哪里去呢?”

       “杰哥,我觉得要真的是他干的,那他现在要么是已经自杀了,要么就是跑回自己真正的老家去了——换做是我一定会这样做。”凌子涵提醒道:“假如不是他杀的人,那他肯定已经被真正的凶手杀了,他诡异的行踪背后当然是有原因的。”

       “你的意思是接下来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只有到他老家去喽?”罗杰回身直面凌子涵,迟疑着问。

       “杰哥,你是关心则乱啊!”凌子涵用力摇头,“那是警方在做的事,你只需要静观其变就行了。”

       罗杰晃了晃脑袋,自嘲道:“我真的糊涂了,怎么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到!”

       “关系则乱啊!”凌子涵促狭地说道:“也没见你这么关心我,真是厚此薄彼啊!”

       罗杰轻轻打了他一拳,“怎么跟个娘们一样吃起醋来了!别扯淡了,咱们找个地方吃饭算了,我确实需要静静了,脑子有点乱。”

       “再走回去开车?”凌子涵一脸的不愿,“太远了,又曲里拐弯的,我怕迷路。”

       “算了,咱们打车去吧。”罗杰干脆利落一挥手,“车先停那吧,吃完再来开,有罚单算你的!”

       “杰哥,大哥,你真的不是一般的黑啊!”

凌子涵边作无可奈何状边迈步,罗杰再次环顾左右,抬腿跟上。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