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墓碑(第八幕)

晚上七点左右,罗杰坐在办公室附近的一家西餐厅里,冲着对面的人抱怨道:“你老人家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啊,竟然带着你那位不可一世的领导给我来个突然袭击,哼,要不是豪哥发信息提醒,还不得被你吓死。”

       面对着罗杰的是已经换上便服的女警谷雨,她笑嘻嘻的把菜单递给侍者,转过身来,慢条斯理的回应道:“阿杰,我们是纪律部队,提前打招呼等同于通风报信啊,更何况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还是嫌疑人之一呢——咱们俩的关系属于是私交,查案是公事,不能搞混了。”

       轻松应付了罗杰的责问,谷雨一本正经的问:“阿杰,我去培训前后加起来还不到两年,怎么你首都好端端的工作辞掉了,千里迢迢跑回来,改了行,还搞出这么大的名堂,你可不要说是为了我哦,人家会激动的!”

       说话之间,谷雨忽闪着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飞了个媚眼给罗杰,然后促狭的注视着对方的反应。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个中缘由,等下再慢慢说。”   

罗杰嘿嘿一笑,没有理会对方的“挑逗”,而是急忙转移话题,“阿雨,现在我的嫌疑洗清了吧?是不是可以透露点消息了?我真的还是不太相信王继业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么阳光、开朗、帅气、聪明的大男孩怎么可能是个杀人犯呢?不会,绝对不会。他这种品学兼优的理工男,思维缜密,逻辑清楚,跟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法完全不搭边啊!”

       “黑暗和光明不过是一线之隔,而人们往往会在自觉或不自觉中,悄悄的站在了分界线上,以至于分不清自己的位置。”谷雨笑了笑,“我是警察,办案讲证据,感情那些是在分析动机时用的——目前从搜集到的证据来看,几乎可以100%确定是王继业干的,最后的1%要等他落网之后再来补充。”

       谷雨知道罗杰的关注点,轻声透露案情:“王国雄家在市内顶级的豪宅片区东海豪庭,是一套400多平的复式豪宅,王国雄夫妇俩住在一楼,二楼住的是王继业和他弟弟王耀祖。保姆9日早上9:00准时过去打扫卫生,却发现王国雄夫妇已经惨死在床上,法医推断出死亡时间大概在8日夜里11点到9日凌晨两点之间。死者满身刀伤,其中王国雄身上有18处,他老婆身上有6处,几乎都伤在要害,凶手显然是带着满腔怒火或者是仇恨在行凶。”

       “作案的凶器是厨房的一把切肉刀,被遗留在现场,已经交给技术部门化验分析了。”

       “现场的房门和窗户都没有遭到破坏,也没有找到有外人进入的痕迹,故暂时推断为内部作案。”

       “王继业的弟弟不但安然无恙,并且一直在酣睡中,直到被保姆叫醒,他说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对楼下发生的惨案一无所知,他年纪太小,现场也没有发现对他不利的证据。而物业的监控显示,哥哥王继业却在凌晨12:13分匆忙走出家门,从地下室开车离开,不知所踪。”

       “不知所踪?怎么可能!”罗杰一阵冷笑:“交警部门安装了那么多高清摄像头,怎么可能追不到一辆车?难道只能用来拍违章收罚款!”

       “又偏激了不是?”谷雨眉头一蹙,“听人家把话说完再发表意见行不行啊,真讨厌!”

       “行行行。”罗杰连声答应,似乎很忌惮谷雨。

       “王继业的跑车在中心公园西侧的围墙边找到了,但是人不在车里,也不在公园里,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那里没有安装摄像头,只能通过附近路口的交通摄像头来排查,考虑到他有可能穿过公园,所以需要排查的路段和车辆数量非常大,短时间内是指望不上了。”

       “看起来像是有预谋的,并且策划的非常周全,可是——”

     “罗——杰,听——人——家——讲——完——行——不——行!?”谷雨拉长声音,恶狠狠的再次警告,“信不信我掐你!?”

       罗杰下意识的往后一缩,连声道歉。

       谷雨“哼”了一声,接着说:“根据你上午提供的线索,队里已经在跟毕节警方联系协查,看看能不能找到他的踪迹,不过,我看希望不大。”

       “为什么?”

       “如果你看过作案现场就知道了。”谷雨的话里渗出一股寒意:“凶手先把受害人捆在床上,再割断喉管,然后有条不紊的砍杀,虽然砍了那么多刀,地板上竟然都没有溅出多少血迹,可见凶手作案的时候异常冷静,而且给人一种非常享受虐杀乐趣的感觉——房间里的古董留声机当时应该还在放歌。”

       “放的是什么歌?”

       “是张老唱片,上个世纪80年代的摇滚歌曲,崔健的专辑《一无所有》。”谷雨横了他一眼,“怎么关心这种鸡毛蒜皮的事,你是不是心理也有点问题?”

       “《一无所有》?”罗杰眉头紧皱,陷入沉思。

       “哎哎哎,不要愁眉苦脸的,我是来吃饭的,不是来看你这张苦瓜脸的。”谷雨不满的抗议,“再这样我可要换家海鲜餐厅,吃龙虾鲍鱼了!”

       罗杰连忙摆手,“你看,咱们的套餐已经送来了,不吃太浪费了,下次请你吃海鲜,随便点。”

       “切,小气鬼,我要不是不喜欢吃海鲜还会放过你!”谷雨撇撇嘴,露出得意的笑容,接着说道:“对了,我分享了这么多信息,现在该轮到你了——可别拿上午糊弄我老大的那套来敷衍哦,我可不是好骗的。”

       罗杰一愣,反问道:“你还想知道什么呢!?上午虽然说的简略,但是基本的事情都已经交代清楚了,否则,你那吃了炸药一样、精明过人的队长会放过我?”

       “我老大平常待人可和善了,在队里跟菩萨一样,根子在你身上。你知不知道,你最近在鹏城声名鹊起,说你是个了不起的‘梦探’,能看透扑簌迷离的梦境,给人指点迷津,甚至连局子里都有人在议论,说假如你做刑警的话会如何如何,自然而然传到老大耳朵里。他干了20多年刑警,听了有点不爽,再加上看到你又这么年轻,自然更加火大,你懂得。”

       “你可真是个好同学好朋友啊,竟然不帮我辩白两句,解释解释。唉,真是枉我认识你这么多年。”

       “什么好同学好朋友,分明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好不好?现在是情愫暗生,很快就会如胶似漆……”

说到得意处,谷雨再次抛过去一个媚眼,捂住嘴咯咯笑了一会,接着正色说道:“我要是暴露了咱们这层关系,还能参与这个案件、参加这次询问吗?再说,你这么得意忘形,也要有人帮我适当的打压一下啊,不然,以后岂不是要被你欺负?”

       说到这里,谷雨身体前倾,双手托着下巴,两只大眼睛含情脉脉的注视着罗杰,后者顿时打个寒颤,慌忙说道:“咱们谈正事啊,说说你还想知道什么吧?”

       “正事?对啊,我怎么给忘了正事呢?”

       罗杰看谷雨眼珠一转,心底立刻不祥的预感。

       “正事就是:我想知道咱们俩的事什么时候定,还有,你什么时候搬回家住——这是阿姨叫我问的啊。”说这些话的时候,谷雨语气轻柔,神情温婉,完全是空谷幽兰般温柔可人的邻家女孩,与下午那个精明干练的女警判若两人,她的手指在罗杰的手背上慢慢滑动,含情脉脉的注视着对方。

       罗杰的脸“腾”地变成一块红布,慌忙回应道:“阿雨,我早就说过了,咱们不合适,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还有,我,我回不回家住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要三天两头跑过去哄我妈,她就是把你当成亲闺女都没用的。”

       “哦,是吗!?”谷雨继续温柔攻势:“杰哥,那你告诉人家你喜欢那种类型嘛,好不好嘛?哼,为了心上人,我谷雨愿意做出任何改变!”

       “阿雨,你别装了,我都要起鸡皮疙瘩了。”罗杰扭了扭屁股,好像沙发上有根刺,“咱们一起长大的,继续做哥们不是挺好的嘛,你说是不是?你以前就是这样说的啊!再说,以你的性格,真要做了夫妻说不定还没有咱们现在关系好呢,对不对?”

       “人家以前小,不懂事嘛。”谷雨把纤细白皙的手指慢慢往罗杰的小臂上爬,然后用食指和拇指轻轻捏住一块肉,冷哼道:“阿姨怎么给你说的,忘了吗?再跟人家这样说话,可别怪人家不客气哦!”

       “阿雨,掐人是不对的,也解决不了问题。”罗杰摆出无所谓的架势,“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是不怕痛的。”

       “你这个小傻瓜,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掐你,哈哈哈。”谷雨促狭一笑,“这是阿姨交给我的招,是要在你胳膊上留下我的印记,好让那些不识相的女孩子知道你已经名花有主了。”

       “我妈!?”罗杰差点被气死,“她到底是我妈还是你妈啊!?哪有这样的!”

       “是咱俩的妈。”谷雨微微一笑,“我虽然只比你大三天,可是从小老成持重,而你呢,向来年少轻狂恃才傲物,总是惹麻烦,阿姨,不,咱妈都看在眼里,一直希望我来照顾你,所以你就不要抗拒了。”

       罗杰有点老羞成怒,气急败坏的压低声音说道:“差不多了,不要恶搞了——服务员过来上菜了。”

       谷雨轻轻飞了个媚眼,“好吧,人家听你的。”

       罗杰又是一个寒颤,慌忙说道:“我晚上还有个案子要分析,咱们吃快点。”

       “不行,我要慢慢吃。”谷雨等服务员摆好餐具离开之后,悠然说道:“因为你还没有把我该知道的线索原原本本告诉我。”

       罗杰见对方已经慢慢收起小可爱的那一套,稍微松了口气,“大姐,你随便问,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乖,这就对了!”

       谷雨针对王继业提出一连串的问题,罗杰一一作答,但是在最后还是心有不甘的说道:“阿雨,能不能帮我个忙?”

       谷雨轻蔑一笑,问道:“是不是想让我安排你到案发现场实地调查?再把物业的录像翻拍一份给你?哼,想都别想!”

       “阿雨,我保证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你知道的,这点手段我还是有的。”罗杰没有死心。

       “按照正常的流程,我们勘验完现场后,除了特殊情况,一般是不会派人值守的。”阿雨狡黠一笑,“你自己想办法吧——我可什么都没说过。”

       罗杰微微一愣,嘿嘿笑道:“我也什么都没问过。”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