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墓碑(第七幕)

三天后的下午,两点钟左右,人最慵懒的时段,罗杰正在沙发上小憩,忽然被茶几上的手机屏幕闪烁和轻微的震动给唤醒,拿起手机瞟了一眼,竟然愣了一会,慢慢坐直身体,把狐疑的目光投向房门,似乎在等待什么。

       不过几分钟的光景,楼梯间便传来一阵整齐有力的脚步声,紧接着门铃声起,一男一女,两名制服笔挺的警察出现在玻璃门外,向里面张望着。

       罗杰起身上前,慢慢拉开门,同时报以狐疑的目光:“两位警官有何贵干啊?”

       左手边是个女警察,二十来岁的样子,大眼睛高鼻梁皮肤白里透红,长腿细腰前凸后翘,原本是个十足的性感美女,不过,在制服的衬托下少了几分娇媚,多了几分英姿飒爽的干练派头,她举起证件在罗杰面前一晃而过,脸上诡异的一笑:“我们是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请问你是罗杰吗?”

       “是的,我是罗杰。”

       “有件案子需要跟你了解点情况。”说到这里,女警察脸上露出一丝不悦,“罗先生,难道我们就这么在站着谈吗?是不是太没有礼貌了,嗯!?”

       “不好意思。”罗杰的目光在女警脸上停顿了几秒钟,摇摇头,侧身让开门口,做了个邀请姿势,“二位请进,随便坐。”

       女警昂首而入,后面的男刑警是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皮肤黝黑腹部微凸,眯缝着眼睛,看人的时候似乎总是保持着倾斜的角度,给人的感觉像是时时刻刻都在琢磨对方是不是罪犯,眼皮偶尔翻起的瞬间,给人刀锋般的感觉。

       男警察在会客室内来回走了几步,用旁若无人的架势慢吞吞的把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最后才把目光慢慢落在面前的主人身上,微笑着点点头,让罗杰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分宾主落座,罗杰倒了两杯水放在客人面前,女警察道了谢,男警察则以不到两毫米的幅度把下巴往下点了一下,算是道谢,针刺样的目光却片刻不曾离开过罗杰的脸,有那么一个瞬间,罗杰怀疑自己到底是脸上开了花还是长了青春痘。

       “我叫谷雨,这是我们刑警队队长,肖克。”

       罗杰笑笑,“我原本想说久仰的,可实在没跟警方打过交道,只能是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啦!呵呵,不好意思,请问二位找我有什么事?”

       “我们警方正在调查的一起刑事案件涉及到你,所以对你进行正式的讯问。”末了,女警察冷冷望着罗杰,提醒道,“作为奉公守法的公民,你有义务回答我们警方的问题,而不是刨根问底。”

       见罗杰不再出声,女警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先例行公事的核实完罗杰的个人身份信息,然后步入正题:“10月8号晚上8点到10月9日早上8点这个时间段你在哪里?”

       “10月8号——”

       “就是上周三。”谷雨提醒道。

       “哦,我想起来了,”罗杰报以感激的微笑,“10月8号当天我在办公室呆到晚上10点左右,然后到希尔顿饭店顶楼的旋转餐厅吃晚饭,将近12点回家,早上10点出门过来上班——这三个地方都有监控录像,你们如果有怀疑的话,可以很容易的核实。”

       “你的晚饭可吃的够晚的!”男警肖克第一次出声,嗓音沙哑,“你是自己吃还是跟别人一起?”

       “肖队的意思是有人能够证明你在那吃过晚饭吗?”

       “这很重要吗!?”罗杰反问道:“你们调查的对象既然是我,那么似乎没有必要把其他人牵扯进来吧?再说,我刚刚不是说了吗,酒店肯定有监控录像的。”

       “什么情况重要,什么情况不重要,是由警方来做判断的,不是你!”肖克用警告的口吻说道:“不要那么多废话,说,有没有人跟你一起吃饭,如果有的话,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都要说出来。”

       女警插话道:“录像我们会调取,但如果有人证来交叉证明的话,可信度更高,并且能够更快的澄清事实,这,对你来说是好事。”

       “谷雨!”肖克提高声音提醒手下注意立场。

       罗杰横了一眼肖克,转向女警:“我朋友叫凌子涵,是希尔顿酒店的西餐厨师。”

       两个警察交换了下眼神,进入第二阶段的询问。

       “你认识这个人吗?”肖克从文件夹里取出一张照片竖在罗杰面前,眯缝起双眼仔细的打量对方的表情变化。

       “认识——他叫王继业,是我的一个客人。”看到照片,罗杰顿时感到自己的心往下一沉,一种强烈的不祥的预感直往脑袋里钻,忍不住反问道:“怎么啦?他出什么事了?”

       两名警察将罗杰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相视一笑。

       “这么说王继业的确在你这里做过心理咨询,那么请你把整个咨询的过程,包括所有的细节和最终的结果原原本本的告诉我们,不得有任何隐瞒或者遗漏。”肖克刻意的把照片一点点从罗杰面前拿开,露出自己寒气逼人的眼睛。

       “这些牵涉到客人的隐私,需要本人同意才能提供,恕难从命。”罗杰摇摇头,坚守自己的职业操守。

       “隐私——你以为自己是谁!?你以为自己在什么地方?你是在美国吗!?”肖克身体前倾,恶狠狠的威吓道:“单凭这一条我就能把你关起来——妨碍公务,听说过吗!?嗯!”

       “是吗——那我就悉听尊便喽。”罗杰把双手并拢伸到对方面前,做出迎接手铐的架势,而脸上却带着非常不屑的神情。

       “肖队是提醒你这么做的后果,善意的提醒,不是真的要拘留你。”谷雨急忙打圆场,先朝队长使了个眼色,接着扭头发出重磅消息:“王继业已经失踪了,在我们找到他之前或者他自己主动出现前是不可能给你授权了。”

       “失踪,怎么会呢?”

       “在王继业失踪的当晚,他的父母亲都被人杀了。”

       “什么!”罗杰猛然起身,失声问道:“谁干的!?难道是…,不,不可能!”

       “谷——雨!”

       “是谁干的,可不可能是我们警方的事情,跟你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吗?”肖克恶狠狠的瞪了属下一眼,似乎在责备她过早透露消息,后者吐了下舌头,悄悄把头低下去。

       肖克冷哼一声,接着说道:“不要以为别人叫你‘神探’、‘梦探’就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是侦探了,什么都想插一手,还是老老实实做你的心理咨询吧,侦破案件是非常专业的事情,要由专业人士来处理,不是看了几本侦探推理小说就能搞定的。而你,现在的身份是调查对象、犯罪嫌疑人,要老老实实配合我们警方的调查,而不是千方百计打探案情。”

       罗杰眼中闪过一丝讥诮,发出一声轻笑,坐回沙发,“OK,那我就老老实实的回答你们的提问,不过,我要声明,我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尽快给我的委托人洗脱嫌疑,而不是屈从于你们的压力。”

       “我最烦你们这些读书人:唧唧歪歪自命清高。”肖克往沙发上一靠,眯缝着眼睛打量着对面脸色非常不豫的罗杰,轻声吩咐道:“小雨,继续。”

       谷雨轻轻摇头,似乎对上司的疾言厉色不是特别认同,只能向罗杰报以歉意的微笑,“既然王国雄夫妇是你客人的父母亲,那么帮助警方找出凶手也算是对他们的慰藉吧。”

       罗杰点点头,把接受王继业的委托和梦境解析过程以及结果讲述了一遍,当然,只是简明扼要的陈述,避免提及详尽的细节。不过,对于他面前的两位刑警来说,知道王继业不是王国雄亲生儿子,而是买来的养子似乎已经足够了。

       罗杰明显的察觉到得到这个关键信息之后,肖克对后续的询问显得兴味索然,于是便千方百计的强调王继业的学识和人品,以及他开朗的性格。

       女警继续认真负责的记录,可肖克还是那副心不在焉的架势,显然对罗杰苦心积虑的铺垫没有上心,这让罗杰更加担心起王继业的处境来。

       询问结束,罗杰在笔录上签字确认,两位警察告辞离开,女警走在后面,在出门的瞬间回眸一笑,抬起右手做了个打电话的动作,罗杰看了看她,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等到两名警察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罗杰慢慢打开手机,飞快的翻查着,最终找出一条未读信息,那是王继业在发来的,上面写着:杰哥,我错了!       

信息的发送时间是10月9日0:30分。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