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墓碑(第五幕)

当晚,富丽堂皇的希尔顿大酒店顶层,旋转餐厅内。

凌子涵从后厨一路小跑来到罗杰的餐桌前,头顶上厨师帽都歪到一边,他一边用手扶住,一边有点气急败坏的埋怨起来,“哎哟大哥,你可真是的,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呢,我这正上班呢,今天酒店里有家大公司开年会,订了好十好几桌,也请不了假啊我这。”

       “老弟,稍安勿躁稍安勿躁。”罗杰拍拍大厨的肩膀,笑嘻嘻的安慰道:“我这刚刚结了个有点郁闷的案子,所以特意到你这高档餐厅来散散心,顺便尝尝你的手艺,不是来跟你聊天的,你忙你的就行,不用特意过来陪我。”

       “杰哥,你想吃点什么呢?宴会开始还有点时间,我亲自给你做。”

       “你什么菜拿手就做什么菜,多几个也无所谓,我慢慢吃。”

       凌子涵想了想,招手叫过领班,问道:“小文,靠窗的包间还有没有空的?”

       “还有两间没订出去:亚马逊和喜马拉雅。喜欢安静的话,我建议喜马拉雅,在最边上,安静视野又好,从那看鹏城夜景,绝对酷毙了。”

       “那就喜马拉雅。”凌子涵朝小文努了下嘴,“这是我大哥,要好好招待喔。”

       “涵哥放心,包在我身上。”小文弯腰朝罗杰做了个请的手势,“杰哥,请跟我来。”

       “子涵,会不会太麻烦了?”罗杰边起身边问。

       “有什么麻烦的,员工内部福利嘛。”凌子涵向小文眨了下眼睛,笑嘻嘻的问:“小文,你说是不是?”

       “对对对,我们员工每个月都有一次内部福利,不用白不用。”

       罗杰嘿嘿一笑,摇摇头,不再深究,跟在小文后面。

凌子涵摆了摆手,说:“杰哥,你慢慢吃,我忙完了过来看你。”说罢急匆匆的跑回后厨。

       包间并不大,但布置的十分雅致不落俗套,落地窗正对着不远处的海湾,满目尽是郁郁葱葱的红树,成群结队的候鸟在浅滩里觅食,极目远眺,跨海大桥的轮廓在落日的余辉下清晰可见,仿佛一条耀眼的缎带,横亘在粼粼的水面上——风景的确不错。

       “杰哥,你先坐,我给你泡壶龙井,去去就来。”小文出门前指着门边的按钮,提醒道:“有什么需要的话,按这个就行了,外面随时有人候着的。”

       罗杰点头道谢,小文倒退出去,正要把门拉上,房间里突然响起一首歌的前奏,领班笑了笑,“这应该是涵哥给你挑的歌,慢慢欣赏吧。”

       也不知在黑暗中究竟沉睡了多久
也不知要有多难才能睁开双眼

我从远方赶来 恰巧你们也在
痴迷流连人间 我为她而狂野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我在这里啊
就在这里啊
惊鸿一般短暂
像夏花一样绚烂

这是一个多美丽又遗憾的世界
我们就这样抱着笑着还流着泪

我从远方赶来 赴你一面之约
痴迷流连人间 我为她而狂野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我在这里啊
就在这里啊
惊鸿一般短暂
如夏花一样绚烂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不虚此行呀
不虚此行呀
……

       罗杰伫立在窗前,眺望着远方,让自己沉浸在歌者纯净的歌声里,当音乐慢慢停止时,情不自禁的轻轻的默念起泰戈尔的诗句: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大约过了四十多分钟,正在全神贯注品尝牛排的罗杰看到包间的门被轻轻的推开,凌子涵拎着瓶红酒侧身挤了进来。

       罗杰瞟了眼酒瓶上的标签,嘿嘿笑道:“OPUS ONE,好几千块啊——这个要是员工福利的话,你们酒店的福利可真是太好了。”

       “是嘛,有这么贵!?”凌子涵面对面坐下,装出吃惊的样子注视着面前的红酒,“我不是很懂红酒,这是小文送的。嘿嘿,他们这些跑台面的,手里好东西多着呢。”

       “看来你在这还很罩得住啊!”罗杰一边调侃一边给自己倒上一杯,问:“怎么,忙完了?要不要来一杯?”

       “杰哥,你忘了,我酒精过敏啊!”凌子涵嗔怪的瞅了对方一眼,“再说,还没下班呢,后面菜虽然不用我亲自做,可还得看着。”

       凌子涵打量下桌上已经空出来的两个盘子,不无得意的问:“菜怎么样?还合大哥口味吧?”

       罗杰皱了皱眉头,一本正经的说道:“牛排味道一流,只是火候稍微有点不够,不好嚼,其他菜嘛,马马虎虎。”

       “大哥,牛排已经是八分熟了,你还想怎样!?”凌子涵反问道:“难不成你跟那些不懂吃西餐的土鳖一样,要来个十分熟吧?”

       “恭喜你,答对了!”罗杰轻轻点头,“咱们中国人把十分代表圆满,所以吃牛排要吃十分熟,像我喝咖啡一定要喝甜的是一个道理,这是一种高雅的爱好,这是一种追求圆满的人生态度,也是一种禅意的追求。”

       “杰哥,我真服了你了,不是一般的能装!”凌子涵挑起大拇指,揶揄道:“不但把最土鳖的吃法喝法说得这么高大上,还跟哲学扯上关系,是不是有点太过牵强了啊!”

       “老弟,你让一个普通食客评价米其林二星厨师的菜就不牵强?”罗杰促狭一笑,反问道。

       “杰哥,那你老老实实说到底好不好吃?这要求不过分吧!”

       “味道好极了!”这次是罗杰竖起大拇指,“以后哪个女孩要是做了你老婆可有口福了。”

       “怎么,杰哥难道有好介绍?”凌子涵上身探过桌子,“我的要求不高:出得厅堂即可,厨房有我就足够了。”

       “没问题,龙哥那里认识好多优秀的女孩子,绝对有让你动心的——包在大哥身上。”

       凌子涵听了有点不高兴,“杰哥,你整天龙哥龙哥的,这么无所不能的厉害人物,人家耳朵都听得起老茧了,还不知道长什么样,也不给介绍认识一下。”

       罗杰笑了笑,“我最近很忙,等手头的这件案子的尾巴了结掉,咱们三个一起聚聚,顺便让他给你介绍女朋友,这总行了吧?对了,龙哥本人虽然欢天酒地,但是介绍的女孩子绝对是正经人家的,我用人格保证!”

       凌子涵笑笑,随口问道:“杰哥,你在办的案子是不是那个开跑车的小帅哥的?旁边那个是他妈妈吧,一副飞扬跋扈颐指气使的样子,看了就让人来气。”

     “咦,你那天不过是在停车场看了一几眼而已,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罗杰感到有些诧异。

       “那个女人霸气侧漏,气场狂大,看一眼就足够了,何况我打量了几十秒钟呢。”

凌子涵说:“不过,她的气质形象倒是完全符合你的客户标准——闲的蛋疼,又特别有钱。对了,我拍的视频是不是跟她有关?”

       罗杰想了想,说:“子涵,我有责任有义务保护客人的隐私。”

       “我感兴趣的是分析调查的过程和案例,对具体的人完全没有兴趣,你多虑了。”凌子涵做了个厌恶的表情,“何况,你的客人大部分都有臭味,铜臭味!”

       “不过,我有点想不通啊——那么粗俗的女人,怎么可能生得出,不对,准确来说,应该是怎么可能教育出那样的儿子?”

       说到这里,凌子涵慢慢盯上罗杰的眼睛,试探着问:“会不会内有隐情,或者说你的客人其实是那个小伙子?”

       凌子涵皱了皱眉,苦笑着说道:“老弟,你的推理能力还不是一般的强——小伙子的梦境折射的是留守儿童的经历,有点曲折惨痛,不过,结局还不算太坏,你也看到他的跑车了,一两百万呢!”

       “难怪!”凌子涵点点头,随即将话题转移到读书和钓鱼上,热烈的交谈起来,显然对案子失去了兴趣。

       过了几分钟,凌子涵正准备回后厨看看,罗杰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罗杰接通电话,已经走到门口的凌子涵察觉到他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急忙退了回来,关切的望着前者。

       打完电话,罗杰冷哼道:“委托人的家属约我见面,真是稀奇。”

       凌子涵问:“会不会是想对你不利?需要我陪你过去吗?我明天可以调休的!”

       “你多虑了,”罗杰哈哈一笑,“是在一个私人会所,地方我知道,很普通的地方,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哼,以他的能量,想对我不利还不够斤两。”

       “那就好。”凌子涵还是有些担心,“你最好把地址给我,以防万一。”

       “没事的,安全问题我自己会处理的。”罗杰进一步说明:“另外,龙哥是那个会所的常客,绝对hold住。”

       “杰哥,我不管了,你三个月之内,不,两个月,不一个月之内必须安排我见见龙哥,求你了!”凌子涵用祈求眼神望着罗杰。

       罗杰苦笑着说道:“我不是已经答应你等这个案子了结就安排嘛!?龙哥是个大忙人,生意很多,要不是因为我爸妈的面子,我这种小生意他才看不上眼呢,所以,还要等他方便的时候。”

       “来头不小啊——太…没…劲…了!”凌子涵瞬间兴味索然,“本来想再找个有趣的朋友,没想到竟然是个叱咤风云的大人物,没劲!”

       “兄弟,那你可就错了——龙哥绝对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成功人士,绝对比我有趣的多!”罗杰起身上前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我保证!”

       “那我拭目以待喽!”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