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墓碑(第三幕)

王继业的身影刚刚消失在楼梯间,老佟便透过麦克风问道:“阿杰,我感觉他的噩梦场景切换很快,信息量很大,有种不祥的预感,你确定真的要这么做吗?”

       “王继业是个好孩子,人品学识都是出类拔萃的,智商情商也不低,这样的人,命中注定必须要经历一段‘痛苦的苏格拉底’,然后才能变成‘快乐的猪’。”   罗杰解释道:“以他的能力,即使我们不帮着解析,自己早晚会去思考、去探询的,由于不得其法,不但会到处碰壁,而且会徒增许多烦恼和是非,与其这样,还不如由我们,这些内行的局外人,来帮他揭开面纱,这样,好歹在梦境揭晓的那一刻,还能宽慰他、开导他。”

       “你是不是已经看出来是什么事情了?”

       罗杰苦笑着摇头,“还能有什么,无非是童年,是往事,饱含痛苦的往事。”

       “扯淡吧你,说得云山雾罩的,连我都想糊弄。”老佟不满的咕哝几声,“哼,算了,我看图了,不跟你耍贫嘴了。”

       “这样最好。”罗杰打个哈哈,拨通了凌子涵的电话,“子涵,你不是想学习怎么解梦嘛,好,现在有个相关的任务正式交给你,可不能搞砸了啊!”

       “保证完成任务。”

       听着凌子涵声音里难以掩饰的兴奋,罗杰哈哈一笑,“你听着啊,你明天替我……”

       三天后的上午,9点刚过,凌子涵就兴冲冲的跑进罗杰的办公室,把手里的摄像机拍了拍,得意洋洋的说道:“杰哥,任务完成了,全在里面呢。”

       罗杰冲了杯咖啡递过去,然后拉上窗帘,在沙发上坐下,说:“来,咱们一起检验检验你的劳动成果。”

       凌子涵干脆利索把镜头对准侧面洁白的墙壁,开启投影模式播放摄像机里的视频,喧嚣的人声和清晰的画面瞬间将罗杰带到了繁忙的机场。

       随着镜头的不断切换的移动,凌子涵开始解说:“杰哥,我是严格按照你的路线图拍摄的:从机场负二楼的国际到达厅开始,经过地下通道到达地铁站,乘坐地铁11号快线的商务舱经过十二个站到九尾岭站下,再步行500米到东海豪庭正门。”

       “杰哥,你看看,沿途的景物绝对一丝不漏全部拍下来了,地铁站里别人都是疾步快走,我不但慢悠悠的,还东拍西拍,感觉像个异类,车上更惨,差点被人当成色魔打了。”

       罗杰嘿嘿笑道:“你长相打扮都比较中性,看起来不像色魔啊。”

       “大哥,这是潮流懂吗,什么中性,真是老古董!”

       罗杰没有接茬,而是不错眼珠的盯着屏幕,并不时的让凌子涵快进快退,足足花了两个小时才把录像看完。

       凌子涵边收起摄像机,边摇头叹息:“为了达到你老人家的要求,50分钟的路我足足花了两个半小时嗳,累的要吐血。嘿嘿,梦探梦探,听听起来很酷,可实际干起来跟那些查小三、拍劈腿、找宠物的所谓私家侦探好像也没什么两样啊,都是些拍照取证啊,调查分析什么的,没劲,我不学了。”

       “当然不一样,我收费高多了!”罗杰拉开窗帘,合上双眼,慢慢适应外面强烈的光线,笑嘻嘻的调侃道:“怎么,这么快就打退堂鼓啦?”

       “那倒是——你的客人都是些闲得蛋疼的有钱人。”凌子涵想了想,说:“不过,你成本也高啊,高大上的办公室,海量的调查,还有幕后人员的工资,去掉这些七七八八的,你说不定还没我赚的多呢,更何况,你还没办法保证经常有生意。没什么搞头,我还是安心做我的小厨师吧。”

       “呀,看不出来你这个小厨师逻辑挺清楚的嘛!”罗杰扭头看了看凌子涵,调侃道:“要不你看看我有没有做厨师的潜质,去跟你混混。”

       “杰哥,别逗了!”凌子涵故意冷笑道:“照我看,你可能也是个闲得蛋疼的富家子弟,做心理咨询纯粹是玩,要不就是单纯的兴趣,绝对不是为了赚钱。”

       “我既不否认,也不承认。” 罗杰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是虚晃一枪,“如果有机会到我家里玩玩,就知道你推理的对不对了!”

       “怎么,杰哥你,不是本地人?”

       罗杰慢悠悠晃荡到办公桌边坐上半边屁股,“怎么说呢,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我明白了,新移民的后代,对吧。”凌子涵用很不屑的语气说道:“切,多简单的事,还要我猜,哼。”

       “哇,子涵老弟,你不做警察真的是公安部的损失啊!”

       “公安部!?请过我很多次了,一定要我进去,哦,不,是过去。不过,哥哥我就不给它面子。”

       “一个字:牛!”罗杰挑起大拇指,用力点头。

       凌子涵起身走到罗杰对面,背靠沙发边,笑嘻嘻的说道:“杰哥,我觉得吧你这人有点神神秘秘的,喜欢遮遮掩掩,特别在意自己的隐私,让人感觉隔着点什么——比如那个给你包办一切的‘龙哥’吧,一直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但又似乎无处不在无所不能。”

       “子涵,好奇害死猫啊!”罗杰上前拍了拍凌子涵的肩膀,正色说道:“我的工作不可避免的要涉及客人的隐私,虽然我做出了郑重的承诺,也切切实实的履行了,然而,还是会有些客人不能、不愿相信我。有人只是单纯的怀疑,而极个别的人则难以避免的有让我人间蒸发的想法。假如我的底牌全亮出来,如何能保证人身安全——上个CASE不但差点要了我的命,还把你扯进来了,不就是很好的证明吗?”

       罗杰停顿了几秒钟,接着说:“你救过我的命,咱们又很谈得来,所以不存在信任的问题,置身事外对你对我都是好事,所谓知道的越多越危险!”

       “你知道的太多了——砰!”凌子涵会意点头,用手做“枪”冲太阳穴开了一枪。

       罗杰点点头,“你如果真的有兴趣,我会让你慢慢介入,当然,必须从一些琐碎的看起来像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上着手,只接触案子的极小部分,这样一来,既能起到锻炼作用,又不会违背我对客人保密的承诺。”

       “例如,你让我拍视频这件事。”凌子涵把目光投向摄像机,问:“杰哥,我工作的成效如何,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暂时还没有。”罗杰摇摇头,“刚才只是大略的看一遍,我等下慢慢从头再过一遍,要是还不行的话,只能亲自去走一遍。”

       “行,到时候叫上我,我倒要看看你眼睛看到的跟我拍的有什么区别。”辛苦一天却没有任何收获,让凌子涵颇有些沮丧,力图再次证明自己。

       罗杰安慰道:“未必是视频的问题,也可能是这些场景本来跟客人的梦无关,你不要纠结了。”

       “好吧,”凌子涵点点头,看看时间,“杰哥,我下午还要上班,就不打扰你了。对了,有什么发现,或者案子完结了一定要给我讲讲哦,人家很好奇的。”

       说话时,凌子涵拉住罗杰的胳膊晃了几下,后者愣了一下,随即点头答应。

       送走了凌子涵,罗杰重新播放视频,准备反复仔细察看,这时,老佟的声音响了起来,“阿杰,王继业修改后的草图里的古屋跟你拍回来的祖屋比对过了,差异比较大,显然不是同一地区。我从建筑结构上分析了一下,房子的屋脊坡度非常大,房子所属的区域应该是降雨量比较大的,首先可以基本排除北方内陆干旱地区和平原。另外,从山墙的断面来看,跟王继业老家所在的沿海地区风格迥异,显然也不是同一类。接下来我重点比对了长江以南的特色民居,最后发现感觉有点像西南地区的。”

       “西南?有没有再具体一些?”

       “云贵川三省的民居,尤其是在邻近地区,差别并不大。”老佟解释道:“我把整个西南地区的民居照片与草图吻合度较高都下载下来,总共有十二种,现在打印给你。”

       “好的。”

       罗杰点点头,继续察看屏幕上的画面。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罗杰突然起身按下暂停键,然后慢慢把定格的画面放大,那是一幅广告,文字标题是:公益支教在贵州,背景照片是掩映在竹林之中的破败的古屋。

       罗杰的心情有些小激动,“老佟,我想我应该已经找到了触发王继业梦境的关键元素了。”

       “你把镜头对准画面,我再做些比对。”

       几分钟之后,老佟完成了比对,“跟草图相似度很高,基本可以确认了。”

       罗杰想了想,沉声说道:“事关重大,我还是亲自跑趟机场,再拍几张高清的原图回来,你觉得呢?”

       老佟已经从罗杰的分析中大概知道了梦境的真相,叹口气,“肯定要的,必须要100%确认。”

       罗杰随手关闭摄像机的电源,拿起钱包和手机就往外走,快到门口时忽然停住脚步,大声说道:“老佟,帮我订张机票,明天早上的。”

       “去哪里?”

       “贵阳。”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