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决定命运——韩信不可能三分天下的根本原因

一个人的性格只能并且必须从他的原生家庭、成长过程和经历中寻找,对于历史人物则更是如此,故而我们通过《史记·淮阴侯列传》中的相关记载,来看看被誉为“国士无双”、百战百胜的“兵仙”的韩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韩信投军之前,太史公记述了三件事,前面两件都是关于韩信吃白食的:

始为布衣时,贫无行,不得推择为吏,又不能治生商贾。常从人寄食饮,人多厌之者。常数从其下乡南昌亭长寄食,数月,亭长妻患之,乃晨炊蓐食。食时,信往,不为具食。信亦知其意,怒,竟绝去。

信钓于城下,诸母漂,有一母见信饥,饭信,竟漂数十日。信喜,谓漂母曰:“吾必有以重报母。”母怒曰:“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孙而进食,岂望报乎!”

不难看出,当时的韩信在普通人眼中,属于典型的身无长技,吃白食还吃的理直气壮、理所当然,且非常高调,映射出了两个性格特征,即自以为是和目空一切。虽然《史记》中称其为布衣,但是综合考虑韩信“好带刀剑”,又通晓军事,且漂母称其“王孙”,显而易见不可能是普通人,极有可能是战国贵族的后裔,《潜夫论》中称其是韩国王孙,以国为姓,应该不是空穴来风——时至今日,那些在英国上议院呼喊的破落贵族们,在待人接物方面的表现基本上还是跟韩信这种人是一个调调,是同类的可能性极高。

第三件事是广为人知的“胯下之辱”,因众所周知故不再赘述。韩信的应对显而易见是反复考虑之后的选择,他选择受辱而不是杀了对方,不是胆怯,而是因为他太精明,太会算计了,非常爱惜自己的生命,绝不愿意拿来冒险。

投奔项梁之后,韩信表现平平,《史记》语焉不详,但不难推测出原因来。与项羽和刘邦的高起点不同,韩信当时只是乱世之中的一名普通士兵,既没有人望又没有靠山,如果想出位,除了勇猛作战之外,没有他途,韩信直到项梁死去,才在项羽手下混个郎中(管车、骑、门户的芝麻小官),表现只能说非常的一般,应该跟他宁愿受“胯下之辱”而不愿意搏命一样,不想在战场上奋勇作战,用生命来冒险、拼搏,自然难以得到以勇猛著称的项羽的赏识。

背叛项羽投奔刘邦之后,韩信先后做过管仓库的小官“连敖”和管理粮饷的“治粟都尉”,不但没有突出表现,还险些丢了性命,说明这位老兄要么是没有心思干普通工作,要么是不具备相应的才能,二者必居其一。

如此一来,韩信在被汉高祖刘邦拜将之前已经充分展示出了他极其鲜明的性格特征:1,自以为是,目空一切而又孤芳自赏,极度不合群;2,精于谋划算计,但是不愿意冒险,属于典型的谋略有余,胆气不足。

性格决定命运,精于谋划算计,让韩信成为一位出类拔萃的统帅,但其他的性格特征则决定了他没有能力去建立自己的王朝,假如有所怀疑的话,我们不妨来看看韩信与汉高祖刘邦、项羽之间的主要差距。

作为最终的胜利者,汉高祖刘邦不但知人善任、从谏如流,而且对人性具有深刻的洞察力,是个笼络人心的高手,而在关键时刻,他是敢于冒险的,从来不缺乏勇气,这样的人,具有优秀的人格魅力,故而能把一时才俊聚集在身边。

风头一时无两的西楚霸王项羽,尽管有刚愎自用,没有识人之能的缺点,但是他同样具有领袖人物特有的魅力:战斗中他勇冠三军,指挥军队果敢狠绝、所向无敌,让人折服;体恤士兵,是普通士兵心目中的偶像;对亲近之人和追随他的江东子弟不吝赏赐,故而身边同样不乏坚定的追随者和支持者。

通过对比不难看出,韩信身上既没有领袖人物特有的、不可或缺的那种冒险精神,又没有吸引追随者的人格魅力,而过于精明的算计导致他连推心置腹的朋友都没有几个——难得有个钟离眛把他当朋友,还被他给卖了!

甚至连萧何对他的推许和赏识也仅仅是能力,而非人品,两人之间也算不上真正的好朋友,当然,这也是萧何最终出卖他的根本原因。

没有吸引力和凝聚力,就无法建立一个能支持他野心的小团体,韩信只能依靠个人在军事上的才能孤军奋战。刘邦能够两次轻而易举的收回他的军权,吕后没怎么费事就把他拿下处死,便是最好的例证。

很多人之所以感觉韩信有三分天下的实力和机会,大多是基于如下三个原因:1,韩信战场上战无不胜;2,征服齐国之后一度手握重兵;3,辩士蒯通的一番忽悠。

殊不知,军队在战场上获得胜利,除了士兵的勇敢、指挥官的出色之外,后勤补给同样是必不可少的,韩信大军完全没有独立的补给系统,而韩信此前的经历又证明了他管理粮饷能力一般。而韩信率领的军队,中高级将领大半是刘邦任命的,是忠于刘邦的,完全不是他的班底,如何能完全驾驭的了?至于辩士蒯通的忽悠,原本就言过其词,乃是战国纵横家们惯用手段,不过是拿韩信的命运来赌博而已。

 现实当中不乏这样的人,精明过人却事事喜欢算计,总是计较个人的利益得知,不愿意付出,怎么可能交到真正的朋友,得到全力的帮助呢?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乱世里能成功的,精明是必须的,但仅有精明,还是远远不够的!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