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立消逝的幽魂(第十四幕)

送走两位客人,罗杰缓缓踱到落地窗前,凝视着街角的信号灯陷入沉思,良久不语,表情渐渐变得凝重。

       过了好一会,罗杰掏出手机,接通之后,他沉声说道:“丛老您好,我是罗杰…”

      打完电话,罗杰从抽屉里拿出一叠资料在面前摊开,研读了半个小时左右,突然,耳中响起一声极其轻微的“咔嗒”声,他侧了下头听了几秒钟,脸色微微一变,急忙转身。

      “梦探先生,别激动,请慢慢走过去,在你的宝座上坐下。”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客室中间多了个皮笑肉不笑的精瘦黑衣男子,一双几乎看不到黑眼珠的眼睛发出针刺般的眼神。

      罗杰的目光落在对方右手,搭在胳膊上的衣服下,露出黑洞洞的枪口。

      黑瘦男子朝罗杰轻轻的摆了摆枪口,威胁道:“别耍花样啊,我可没耐心陪你玩。”

      罗杰缓缓举起双手,看了下门口,一个壮硕的西服男子正在用极其缓慢轻柔的动作把门掩上,然后悄无声息的把自己隐没在门后的阴影中,而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凶徒,拖着一个黑色的旅行箱走向客厅中间。看到旅行箱的瞬间,罗杰的眉头下意识的跳动了一下。不过,他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而是按照对方的命令,慢慢朝沙发移动过去。

      黑瘦男子用目光示意同伙放下箱子,去检查办公桌,同时低声喝问道:“说,照片在哪?”

      “什么照片?”罗杰满脸的疑惑。

      “哈,看来你还没搞清楚状况,以为我们兄弟是吃素的。”

      握枪的男子示意罗杰坐下,然后慢吞吞的后退到沙发上坐好,发出一阵阵阴恻恻的冷笑,同时朝壮汉努了努嘴,后者当即改变方向,大步跨到罗杰面前,抓住对方的右手猛地摁到茶几上,接着顺手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压在罗杰的大拇指上,“我再问一次:照片在哪里?”

      “抽屉里,上面第一个。”罗杰脸色发白,慌忙给出答案。

      “这就对了,乖乖合作,少点皮肉之苦,兄弟们说不定还会给你来个痛快,哈哈,哈哈。”握枪男子尖利低沉的笑声掺杂在落日余晖的殷红里,听起来格外的恐怖。

      “是谁派你们过来的?”罗杰见壮汉收刀过去找照片,沉声问道:“姓黄的还是姓丛的?”

      “啧啧,啧啧,什么梦探,狗屁,我呸!”握枪男狠狠啐了一口,满脸的不屑,“连得罪了谁都不知道,你TM脑子里都是屎吗?”

      “脑子里有屎的是你吧——光天化日之下到写字楼杀人,还准备分尸带走。”罗杰莫名的发出一阵冷笑,“这种智商,还学人家做杀手,还不够丢人现眼的呢!”

      罗杰突然提高了音量,把三个闯入者吓了一跳:壮汉慌忙回头察看门外的走廊,握枪男则腾地站起来,上前一步,枪口直指罗杰的脑门,“CNM的,再嚣张,老子一枪崩了你。信不信?嗯!”

      罗杰摇摇头,讥笑道:“我怎么感觉你们好像信心不是很足啊?”

      握枪男额头见汗,用眼角的余光偷眼打量下身后,头也不回的问:“老二,怎么样?”

      “没什么动静。”

      “动作快点。”握枪男显然在担心夜长梦多,眯缝着眼睛逼视罗杰,虚张声势的问道:“难道你还指望楼下那几个黄毛上来救你,哼,那些蠢货被老子的人耍的团团转。”

      罗杰没有回应,而是从容不迫的逼视对方,“既然你这么有把握,那还慌什么!?”

      “呵呵,有点意思啊。”握枪男把枪口朝罗杰点了几下,嘴角挤出一丝冷笑,“现在问你第二个问题:照片还有没有备份?扫描复制复印的都算?说!”

      “有,在云盘里。”罗杰同样冷笑着回应,“是我把帐号密码给你,还是你看着我自己来删掉?”

      罗杰异乎寻常的冷静让握枪男迟疑了一下,这时,壮汉那边传来一声欣喜的低呼,“找到了!”

      “老二,把照片包起来回去交差,就说姓罗的手里已经没有备份了。”握枪男警惕的看了看旁边的书房,吩咐道:“把箱子里的东西拿出来,咱们把事情办了。”

      看到同伙拿着麻绳走向罗杰,握枪男全神贯注盯住目标,枪口微微颤抖,“兄弟,别犯傻,我们只是不想你报警。”

      罗杰的目光落在旅行箱边露出的塑料纸,发出一阵冷笑,“毁尸灭迹,你们胆子确实不小。”

      握枪男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梦探先生,你想多了。”

      “大哥,别跟他废话。”壮汉边走边把绳子打成一个活套,不怀好意的目光瞄向罗杰的脖子,“敢动一动老子给你几个血窟窿。”

      “不管是谁请的你们,都算瞎了眼睛。”出乎意料的是,罗杰既没有起身搏命,也没有高声呼救,而是异常坦然的往后一仰,靠在椅背上,嘴里蹦出两个字:“蠢货!”

       罗杰的话音未落,一道黑色的闪电从书房方向激射而至,“噗”的一声正中握枪男的右腕——弩箭的尾部微微颤动了几下,深深的嵌入他的胳膊,强大的冲击力将他的半个身子荡到一边。

       握枪男随即发出凄厉的惨叫,手一松,手枪跌落地面。与此同时,罗杰的沙发后面跃起一个黑影,手握短棍,棍影如山罩向猝不及防的壮汉。而在握枪男的正面,罗杰腾身而起,一记凶悍的直拳以千钧之力,狠狠的捣在对方的腹部,将他百余斤的身躯打的倒飞出去,滚翻在沙发后。

       隐没在门后的凶徒刚刚作势准备上前帮忙,玻璃门突然猛地被推开,一米多长的不锈钢把手撞在其侧面,顿时萎顿在地,门外两个健壮小伙飞身入内,抡起棒子一顿暴打。

       几分钟后,鼻青脸肿满嘴满鼻子血沫的三个杀手被捆的结结实实,蜷缩在罗杰的脚下,罗豪用皮靴的脚跟部踩住为首的瘦子的脸颊慢慢的拧动,冷声问道:“说,谁派你来的?”

       “丛子雄。”瘦子脱口而出,“他让我们过来灭口,事成之后给200万。”

       “放屁。”罗豪移开脚掌,轮起手中的防暴棍,重重的砸在瘦子脸上,当即出来一条血槽。

       “杰哥,豪哥,你们看这里。”一个黄毛小子掀开旅行箱,露出里面的斧头、手锯、利刃和石灰,不禁脸色大变。

       罗杰随意瞟了眼箱子,轻声说道:“豪哥,搜下,看看他们有没有带手机,然后回拨最近的那个电话号码,听听看是谁。”

       罗豪顿时了然,用目光示意两个兄弟搜身。

       果不其然,在瘦子的口袋里找到了手机,不过是那种最简单的功能机,罗杰见瘦子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便问道:“豪哥,看看是不是已经被删掉了。”

       “是的。”罗豪说完俯身看着瘦子,“没事,我有的是办法让他说出来幕后主使。”

       罗杰摇摇头,吩咐道:“不必了,直接把他们交给警方算了。阿浪,把箱子原样放好,做为物证留下。”

       “姓罗的,没想到你比老子还要阴,老子认栽了。”瘦子听到要把他们交给警方之后突然莫名其妙的激动起来,奋力吐出几口血沫子,声嘶力竭的喊道:“老子明白了,哼哼,左手边的那间办公室也是你租下来的,对不对?那边有暗门直通这里,是不是?你的狗腿子一直躲在里面,是不是?楼下那几个黄毛是在故意装傻骗老子上钩的,对,就是这么回事。”

       “老大,你,你,你TM的早干什么去了!”壮汉吐了口吐唾沫,低声骂道:“真是他妈的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

       罗杰缓缓点头,回应道:“你反应还不是一般的快,确实是个人才,可惜啊,以后这段日子你可能要在牢里体验体验一下‘皂滑弄人’的生活了。”

       “老子大风大浪见得多了,谁弄谁还不一定呢,想让老子求饶,做梦吧你!”

       罗杰笑了笑,让罗豪等人把俘虏的嘴封上,然后环顾一片狼藉的办公室,依依不舍的叹道:“唉,可惜了这么好的地方,不知道哪里还能找到。”

       罗豪听了怒气再起,接连在瘦子肚子上猛踹几脚,要不是罗杰见机不对出言阻止,说不定会搞出人命来。

       一辆电动轮椅从书房里悄无声息的滑了出来,上面坐着的中年男子满头大汗,双手紧紧的握着把钢弩,还在笔直的对准瘦子,“阿杰,这个瘦子刚才的话有古怪,我感觉他像是在给什么人通风报信。”

       “老佟,你的意思是——”

       看到对方点头,罗杰恍然大悟,箭步上前,再次搜身。

       当摸到瘦子皮带的瞬间,罗杰的手停住了,接着缓缓点头,发出几声冷笑。罗豪看着哥哥慢慢拉起的指尖挂着的纽扣麦克风,立刻脸如寒霜,狠狠的瞪了手下一眼,然后又在瘦子肚子上狂踹了几脚。

       罗杰从瘦子的右耳掏出个微型无线耳机,塞到自己耳朵里,举起麦克风,用调侃的语气说道:“黄总,你钓鱼的技术好像比我还是差点哦。”

       耳机里寂然无声,无人应答。

       “Bad loser!”罗杰摇摇头,把东西甩到地上。

       “It’s been a long day without you my friend……”,一阵清越的歌声陡然响起,

把众人吓了一跳,罗杰循声望去,哑然失笑——原来是自己的手机。

       看着来电号码,罗杰瞟了眼脚下的两名俘虏,嘴角浮出一丝轻蔑的笑容,他接通电话按下免提键,高声说道:“黄总,有何指教啊?”

       “罗先生,我想跟你聊聊钓鱼的事情。”短暂的沉默,黄惠平的声音才传了过来,听起来显得异常平静。

       “一般来说,那些半瓶子醋的醋钓者,总是喜欢用教训的口吻告诉新手:钓鱼的关键是耐心——扯淡。其实钓鱼比的是韧劲,你要把鱼当作你的对手,在它没有被拉上岸之前都不要轻言胜利,否则,你将是失败的一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摆摆尾巴,自由自在的游走。”

       “黄总,不好意思打断你。”罗杰提高声音说道:“我跟你不是同一类人,我既喜欢钓鱼的过程,也很享受鱼儿入篓的结果,假如看到鱼在我面前摇头摆尾,我肯定会马上拿起网把它抓起来,钓者的身份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束缚。”

       罗杰稍微停顿了一下,“我不知道丛老喜不喜欢钓鱼,但我能确定的是,他肯定喜欢吃鱼。”

       “还有,今天暗算我的几位兄台已经被我直接封了口,稍后会移交给警方,我很好奇他们的专业程度有多高,能否应付的来警方的‘囚徒困境’?不管怎么说,咱们朋友一场嘛,还是要善意的提醒你,黄总,好自为之哦。”

       没等对方继续出声,罗杰径直挂断电话,然后皮笑肉不笑的打量着袭击者们的表情——这些人在勉强伪装出的镇定之下,眼珠在叽里咕噜的乱转。

       “豪哥,打110吧。”

       罗杰扭头看着轮椅上的同事,笑道:“老佟,别担心,我保证新的办公室会更好、更安全。”

       “但愿如此!”老佟笑了笑,手指一松,把弩箭朝地板上的瘦子射了出去,一句脏话脱口而出,“王八羔子,害得老子又要搬家。”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