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商鞅之死看法家的式微

法家是中国历史上提倡以法治为核心思想的重要学派,以富国强兵为己任,法家不是纯粹的理论家,而是积极入世的行动派,它的思想也是着眼于法律的实际效用,法家思想包括伦理思想、社会发展思想、政治思想以及法治思想等诸多方面。

法家进行社会改革最成功的案例,同时也是最声名卓著的典型事迹,是商鞅在秦国推行的变法,提出了废井田、重农桑、奖军功、实行统一度量衡和建立郡县制等一整套变法求新的发展策略,使秦国的经济得到发展,军队战斗力不断加强,从一个人口和疆域上意义上的地理大国,发展成为战国后期最富强的集权国家。

商鞅在秦国推行的一整套改革措施,其时代背景是分封制渐趋崩溃,土地私有制取代了公有制,新兴的自耕农和地主阶级要求获得与其经济地位相称的政治权利和地位。商鞅变法顺应了他们的要求,抑制和打击了旧封建贵族的势力,从而完全的激发了这两个阶层的力量。

商鞅作为变法的总设计师和实际执行人,为了抑制依然处于秦国统治阶级上层的旧贵族势力,保护自耕农和地主,同时也是为了贯彻法家的理念,扮演了平民的政治代言人的角色,格外强调法制的作用,要以法治国,“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

然而,随着法制的推广和逐步深入、渗透到秦国生活的方方面面,乃至最底层,整个社会在变得井井有条的同时,法律的维护和执行机构便不可避免的处于越来越突出、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而商鞅作为左庶长,实际上是法律机构的最高仲裁者,其真实的职权已经等同于、甚至大大超过了其他东方诸侯国的宰相,处于所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

秦孝公之所以任用商鞅,用法家的一套来变法,是因为想让秦国变得富强,从而实现争霸天下的目标,并不是从内心深处真正的认同法家的理念。要知道,“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的提法,等同于将国君(后期的皇帝)的至高无上的权力大幅度的削弱,乃至丧失了“人治”,这种最能体现上位者意志的权力,自然是万万不能接受的。换言之,法家的理念如果全面的贯彻和执行,必然造成对君权的挑战和削弱。

公元前338年,秦孝公去世,太子驷即位,即秦惠王,商鞅被公子虔指为谋反,尸身车裂,全族被杀。彼时的秦国,王族势力鼎盛,商鞅一个客卿如何能谋反?秦惠王随意捏造一个罪名,除掉商鞅,目的是将整个秦国的权力回收到自己手中而已,故而商鞅必须死。

有了商鞅的前车之鉴,后续的帝国皇帝们无不小心翼翼的对待法家的理念和举措,竭尽所能的将法制限制在很小的范围内,最大限度的发挥人治,如此一来,便能安稳的最为最高的立法者和仲裁者处于绝对权力的绝对中枢——法家的式微,自然无法避免。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