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立消逝的幽魂(第十一幕)

       “小罗啊,阿平应该跟你说了不少关于他和丹丹之间的事情,当然,顺便再悄无声息的散播些关于我的黑道背景的传闻。”丛子雄坐回沙发,目光在对面的墙壁上游移了几秒钟,自顾的点点头,说:“现在轮到我来给你讲另外一个故事,关于欺骗的故事。德明,坐下,你也好好听听。”

       罗杰意识到对方的讲述必然使自己更加接近真相,摆出洗耳恭听的架势,丛德明挨着父亲坐下,目光低垂,凝视着脚下的地面。

       “丹丹聪明活泼勤奋好学,人又长的漂亮,虽然个性要强有点小脾气,可对我而言,是个完美的女儿,作为父亲,自然疼爱有加,想方设法给她最好的一切。”    谈到女儿,丛子雄的脸上随即洋溢着微笑,沉浸在回忆之中,“丹丹书读的很好,小学到高中一直名列前茅,最终考上了名牌大学。成绩好、人美,能歌善舞的大城市富家女,自然吸引了无数男孩子的追求,在这当中就有我的好女婿,黄惠平。”

       丛子雄笑容渐退,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丝冷笑,“阿平家境贫寒,相貌普通,除了成绩拿得出手外,没有什么像样的才艺,在追求者当中毫无出色之处,想要追到我家丹丹,无异于痴人说梦。然而,阿平工于心计,他从大学二年级开始,每天早上6:30准时把一瓶丹丹喜欢喝的酸奶送到她宿舍的门口,风雨无阻从不间断,一直坚持到大学毕业,最终感动了我那可怜的女儿,成了最后的胜利者。”

       “毕业之后,丹丹和阿平都在家里的公司上班,说实在的,两个人都表现出色,当然,女儿更胜一筹。作为父亲和岳父,我自然越来越器重他们,再加上年纪大了,想享几天清福,就慢慢把公司的日常管理全部交给他们两口子。”

       说到这,老人瞟了眼低头不语的儿子,轻轻的摇摇头。

       “公司越做越大越做越强,可以称得上蒸蒸日上,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阿平开始不安分了,当然,这或许就是他的本来面目。”丛子雄叹了口气,“丹丹因为生孩子有一年多的时间没到公司,阿平利用这段时间把他老家的亲朋好友安排了二三十个进来,甚至有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的文盲。接着他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提拔亲信、培植党羽,然后挪公款、搞女人,最后竟然把小三堂而皇之的给招聘进来做自己的秘书,把公司搞的乌烟瘴气,乱七八糟。”

       “我平常很少到公司,阿明整天在外面玩,再加上阿平很会伪装,怎么看都是个殷勤体贴的好丈夫,要不是我的一个老客户老朋友到公司谈生意感觉不对劲,提醒我,我可能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

       “后来我找了几个人盯住阿平,把他捉奸在床,因为担心刺激丹丹,我把事情压了下来,再加上阿平向我下跪道歉,赌咒发誓,保证会痛改前非。”

       “作为外公,岳父,我能怎么办?只能选择相信他,再给他一次机会,可谁能想到,他,他,他不但死性不改还变本加厉,最后竟然,竟然,竟然对我的丹丹下了毒手。”

       两行清泪无声的滑下饱经沧桑的脸颊,老人不住的摇头,发出痛彻心扉的懊悔,“是我,是爸爸,是爸爸害了你啊,丹丹!唉——”

       罗杰虽然能察觉对方是真情流露,可思索再三之后,还是打断了老人的悲泣:“丛老,真相需要证据、可靠的证据来支撑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丛子雄从西装里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递给罗杰,“这里面有几十张阿平跟不同女人出轨的照片,私家侦探拍的,还有一份他在公司里的亲戚名单。”

       丛子雄见罗杰未置可否,点点头,继续说道:“最底下有份公司的章程,里面有股权分配的部分,丹丹的股份是最多,阿明最少,现在丹丹不在了,阿平只要合理合法的继承了她的那一份,再加上自己的股份,占比将超过50%。也就是说,现在的永福实业,从法律意义上已经是他阿平说了算了。”

       “这,就是全部的动机吗?”罗杰把信封放在手边,想了想,“好像还不够迫使一个人去杀人。”

       “足够了——如果你了解我女儿的话。”丛子雄冷笑着说道:“丹丹多精明啊,哈哈,这些事情怎么可能长期瞒得住她,以她的个性,一旦发现真相,绝对要闹个翻天地覆,离婚乃至扫地出门也不是不可能,所以阿平要趁着丹丹刚回公司不久,还没有完全察觉布下这个局。”

       “那公司的股权变更已经做了吗?”

       “阿平还没去做。”丛子雄,“丹丹尸骨未寒,他怕我们起疑心,没有马上去办,再说,现在公司实际上已经是他一个人在管了,也不用急在这一时。”

       罗杰看了看丛子雄,干咳了两声,“丛老,作为一个局外人,站在旁观者的立场上,你和黄惠平都有杀人的动机和作案条件,所以坦白的讲,我暂时没有办法来做判断。此外,自始至终,我都没有想介入你们家事的意图,完全是被牵扯进来,你们完全可以把已经搜集到的证据交给警方,看看能不能立案侦查,把我摘出来。要知道,在咱们国家,警方是不允许私家侦探介入刑事案件的,何况我仅仅是个心理咨询师,呵呵,梦探,只是个绰号而已。”

       丛子雄摇摇头,“这个道理我何尝不懂!可这些证据只能证明阿平有杀人的动机,可警方办案讲求的是证据,更何况是已经被定性为普通交通事故的旧案——仅有这些东西想翻案,太难了!”

       “罗先生,不是我吓唬你,现在还想置身事外,已经晚了。”丛子雄苦笑着看着对方,“在我过来找你之前,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瓜葛吧?然而,你遭遇了什么呢?要知道,对于一个犯下了滔天罪行的人,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多米诺骨牌效应。”罗杰苦笑道:“既然已经杀了一个,当然不在乎再多杀两个、三个,所谓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是这些人信奉的至理名言。”

       丛子雄看了看儿子,吩咐道:“阿明,你跟罗先生好好说说,阿平今天布置了什么。”

       迎着罗杰疑惑的目光,丛德明正色说道:“他今天在鱼塘里安排了蛙人……”

       “蛙人!”罗杰不禁倒吸口冷气,想了想,反问道:“那为什么最终没有动手呢?”

       丛德明回答道:“我猜是你安排的那个无人机被看到了,有个保安躲在11栋楼顶,那个位置正对着鱼塘,从上面朝下看,墙里墙外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罗杰半信半疑,默默点头。

       “所以我们现在已经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必须共进退。”丛子雄嘴角露出掩饰不住的喜悦之色,“罗先生,请放心,我们丛家绝对会全力支援你,要钱要人,说一声就行了。”

       丛德明猛地站起来,大声说道:“罗先生,我保证言听计从。只要能给老姐报仇,我什么都可以做!”

       “别,别,别,二位,”罗杰连连摆手,“主次颠倒了吧不是。首先,我是被动介入的一方;其次,跟我之间的利害冲突并不算特别严重;第三,这,毕竟算是你的家事。第四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站在我的角度,此时此刻,还无法断定谁在撒谎,我之前已经预设了一次立场,因此不能再犯相同的错误,假如接受了你的委托,则等同于认可了你的说法,我不能这么做!”

       “爽快!”丛子雄猛地拍了下沙发扶手,“我最喜欢直来直去,不绕弯子——我把话撂在这:你怀疑我也好,怀疑阿平也好,都可以放手去查,我们丛家绝对不会阻拦!”

       “罗先生,我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请不要再推辞了。”丛子雄起身上前,紧紧抓住罗杰的双手,语气诚恳的说道:“假如我能年轻20岁,不,哪怕是10岁,都不用劳烦别人帮忙。可是我,我已经老了,阿明脾气不好,暴躁易怒,又没啥心机,哪里是他姐夫的对手。我们吧,如今手里又没有过得硬的证据说服警方介入,只能厚着老脸请你帮忙。唉,我那可怜的丹丹啊!”

       “罗先生,不,杰哥,求求你,我给你跪下了。”丛德明干脆抓住罗杰的双手,跪在他面前,“玩心眼我十个也弄不过黄惠平,帮帮我们吧,老姐不能死的不明不白,我一定要给她报仇。”

       罗杰无可奈何的望着面前的父子俩,深深的吸口气,“好吧,那我就查查看吧。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面,我秉持的是客观公正的立场来搜集证据揭露真相,所以你的人暂时不用介入,假如我需要你们提供什么资料,我自会通知你们,这一条对黄惠平同样适用。基于同样的道理,我的安全由我自己负责,你们无需操心。”

       “同意,完全同意。”丛子雄连连点头,“罗先生,调查产生的全部费用我丛家全包了,事情结束之后另有重谢,绝不食言。”

       “对对,我们丛家向来说话算话的。”丛德明连声附和。

       “这些以后再说吧。”罗杰轻轻摆手,正色说道:“每个有良知的人都会期望凶手被绳之以法,被害者可以沉冤得雪,我自然也不例外。既然我答应了你们,那么肯定会全心全力一查到底。请回吧!”

       送走千恩万谢的父子俩,口干舌燥的罗杰给自己泡了杯茶,端起热腾腾的杯子慢慢踱到落地窗前,眺望着被摩天大楼切割成碎片的天际线,陷入了沉思。

这时,门口传来“咔嗒”一声,罗杰慢慢转身,看到弟弟罗豪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径直从冰箱里拿了瓶水一口气喝掉一半,然后原地转个圈,把会客室里里外外打量了一番。

      “怎么样?还能入你豪哥的法眼吗?”罗杰笑嘻嘻的调侃道。

      “马马虎虎吧。”罗豪耸耸肩,“哥,你说咱们一个妈生的,怎么差别这么大呢——这种办公室,让我坐两个小时都要疯掉,真搞不懂你一天到晚怎么坐得住。”

      “所以老妈才叫你蛮族小王子啊,适合在外面浪荡逍遥。”罗杰瞟了眼弟弟,继续调侃,“其实老妈也很困惑的,所以她老人家上次特意吩咐我上网查了下,找到了终极原因——你上辈子是飞禽走兽,野惯了。”

      “那你呢?我看应该是和尚,嘻嘻。”

      “看看,看看,多厉害,一猜就中,难怪老妈总是觉得你其实比我聪明。”

      “哥,你算了吧。”罗豪挠挠头,脸色发红,显然不太习惯被夸聪明,“咱们说正事吧,我在写字楼里憋得慌。”

      见老哥点头,罗豪清清嗓子,说道:“查到点东西——有个兄弟家里在香市临近鹏城的地方有个夜总会,里面有些擦边球的娱乐项目,坐台小姐证实黄惠平去年是那里的常客,他自称姓丛。我看过夜总会的监控视频,确认是他。”

      罗杰鼻孔里发出一声冷笑,问:“丛子雄那边呢?”

      “小恩的爸爸跟以前丛子雄有生意上的往来,对他评价不错。老家伙深居简出,警惕性还特别高,只能远远的观察,除了到外面喝茶、打高尔夫之外,没发现特别异常的地方。对了,他刚刚带着儿子上来了,是不是想摊牌。”

      “算是吧。”罗杰摇摇头,“现在的形势有点错综复杂,不太好下结论。”

      罗杰想了想,吩咐道:“小豪,你再深挖下丛子雄的过去,验证下他黑社会的身份到底是真是假。”

      “好的。”罗豪点点头,“哥,你这已经成了焦点,可要小心喔。”

      “放心吧老弟,老哥我的性格你还不清楚嘛。”罗杰拍了拍弟弟的肩膀,随口问道:“车行办得怎么样了?”

      “已经在装修了,再过段时间就能正常营业了。”罗豪边往外走边自我解嘲的笑着说:“真正动手做件事情,才发现原来赚钱挺复杂的,经常懵懵懂懂的,那些富二代的兄弟姐妹反倒比我清楚,要不是他们帮忙,我真的是手足无措了。”

      “万事开头难,慢慢来。”罗杰上前一步揽住弟弟的肩头,并肩而行,“你脑瓜子那么聪明,很快会上手的——老哥是说实话,不是哄你高兴的。”

      罗豪嘿嘿笑了笑,逃也似的走了出去。

Author: 猎书徒